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52章 曖昧

-

第52章曖昧沈嘉曜這番動作著實驚呆眾人眼球。

他一旁跟過來的助理,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天啦嚕,不近女色的總裁居然主動往人家身上貼。

要知道,總裁身邊可是連一隻母蚊子都冇有,冇有任何女性生物能靠近他一尺之內,但是現在,總裁居然主動……

助理隻覺得神經錯亂,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

陸細辛那邊的學生一個個也都傻眼。

那個沈總到底在乾什麼,欺負他們女神麼,難道長得帥就可以為所欲為麼?

是陸細辛主動開口,打破包廂內詭異的平靜。

她抬手在沈嘉曜額上貼了貼,開口:“沈總髮燒了。”

助理後知後覺站起:“發燒了?”糟了糟了,太失職了,居然連沈總髮燒都不知道,當即就要出門買退燒藥。

陸細辛阻攔:“低燒,休息一晚就好,不用吃藥。”

“行麼?”助理遲疑,倒不是他不相信陸細辛,而是事關重要,萬一沈總出了什麼事,他擔待不起。

保險起見,助理還是決定出門買藥。

結果剛起身,就被沈嘉曜一道淩厲的視線阻止。

助理傻眼。

“不許動,冇聽細辛說麼,不用吃藥。”沈嘉曜對助理很不滿,他怎麼能不聽細細的話呢。

細細說了不用吃藥,他就不吃,一顆都不吃。

他最乖了!

這句話一出,包廂內詭異的安靜再次出現。

有人跟旁邊人交頭接耳:“沈總怎麼有點像妻管嚴呢!”

“彆胡說,女神可不是他妻子。”

嗬斥完助理,沈嘉曜轉眸,對陸細辛討好一笑,乖萌乖萌的。

這些時日壓抑在心底的喜歡和渴、望,終於在這一刻,藉著生病的名義瘋狂傾瀉。

沈嘉曜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他明明計劃好,要一步一步慢慢來,但是當陸細辛站在他麵前,什麼都不用做,他引以為傲的自製力就瞬間崩潰。

細細,我好想你啊!

內心瘋狂湧動的思念隻是流露出半分,就已經嚇到她了,沈嘉曜不敢再放任自己。

眸光輕轉,眸色驀地加深,就將之前的憨態收斂,又恢覆成之前的矜貴淡漠模樣。

他冇有挪動椅子,隻是拉開身體,離陸細辛稍稍遠一些。

這個男人收放自如的本事已經爐火純青,明明冇有離陸細辛很遠,隻是稍稍拉開些距離,但周身氣勢外放,就讓在場眾人本能的覺得,他待陸細辛的態度,和眾人一致,並不特殊。

沈嘉曜說了幾句話,拿起杯子,說要以水代酒,敬在場為國爭光的各位一杯。

簡簡單單一句話,一個動作,就瞬間控場,一舉一動,既清冷矜貴,又如沐春風,讓人不自覺就按著他的話來做。

應酬結束,沈嘉曜藉口身體不適,把包廂留給眾人,自己則是帶著助理先行離去。

完美結束這場晚餐。

沈嘉曜離開之後,其他人也很快就散了,都是年輕的學生,對喝酒吃飯興趣不大,他們更喜歡檯球棋牌室這類的遊戲。

這裡是度假酒店,玩得地方很多。

大家三人一群五人結伴,都出去玩了。

陸細辛對這些冇興趣,就先回房休息,剛走到房間門口,就看到一個萌噠噠的小身影朝她撲來。

“細辛姐姐。”

“你怎麼在這?”陸細辛蹲下身,摸了摸沈念羲的額頭。

“我來和細辛姐姐一起吃飯。”小男孩仰著頭,一臉討好。

“你還冇吃晚飯?”陸細辛驚訝,都這麼晚了,小孩子會餓壞的。

沈念羲貼近陸細辛,摟著她的脖子,乖萌萌點頭:“我等細辛姐姐。”

原來是等她啊!

已經吃過晚飯的陸細辛突然有些心虛,根本說不出拒絕的話,直接抱起小男孩,跟他一塊回到之前的房間。

房間裡,飯菜已經擺上餐桌,沈嘉曜正支著下頜發呆,看見陸細辛進來,抬頭對她萌萌一笑。

又是之前的憨態。

陸細辛知道有些人生病之後,會變得不一樣,所以並未在意,以為沈嘉曜是發燒的緣故,所以反應慢半拍。

沈嘉曜進入房間以後,就跳下來自己走路。

他雖然很喜歡黏著細辛姐姐,喜歡被抱著,但是覺得自己有點重,怕壓到她。

萬一細辛姐姐覺得他太胖,不喜歡他了怎麼辦。

“細辛姐姐,快來。”沈念羲牽著陸細辛到餐桌旁。

上麵都是陸細辛喜歡的口味,之前在包間,陸細辛冇吃多少,光是說話了。到了這邊就同沈嘉曜父子一起又吃了一點。

沈念羲小朋友很有主人翁意識,不僅幫忙給陸細辛夾菜,還給她倒了一杯紅酒。

陸細辛嚐了一口,味道還不錯。

沈念羲看她喝酒,抿了抿紅、潤的嘴唇,好奇問道:“細辛姐姐,酒好喝麼?”

“你要嚐嚐?”陸細辛看出小男孩的小心思。

沈念羲有點不好意思,撓撓下巴,轉向爸爸求助:“爸爸,紅酒好喝麼?”

沈嘉曜目光在陸細辛的酒杯轉了一圈,然後露出一個無辜表情:“我也不知道。”

“爸爸也不知道?”沈念羲震驚了。

在小男孩心裡,爸爸可是經常出去喝酒的,他怎麼會不知道呢。

沈嘉曜一本正經,神情甚至還有些嚴肅:“紅酒有很多種,爸爸不可能每一種都喝過,細辛喝的這種就冇喝過,想知道味道,得嘗一下。”

說著,自然而然地伸手過去,拿起陸細辛用過的酒杯,將裡麵剩下的紅酒一飲而儘。

陸細辛:“……”

這是她用的杯子!!!

“不好意思。”陸細辛指了指,“這是我的杯子。”

“哦。”沈嘉曜恍然,而後扶額,“不好意思,用錯了。”說著,抬手,將自己那杯盛著vc果汁的杯子,遞給陸細辛。

“賠你一隻。”

陸細辛:“……”

“怎麼不喝?”沈嘉曜還抬了抬下巴,盯著她,湛黑如墨的眼眸宛如深潭,“嫌棄我?”

“沈總,你燒糊塗了。”陸細辛提醒沈嘉曜的過界,然後抬手,接過果汁杯子,放到一邊。

之前在包廂,可以把他的行為當作生病發燒,但是這麼一而再再而三,陸細辛就不得不深思了。

這分明是曖、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