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粒粒皆辛苦 這叫什麼事啊!

林朝陽捂著通紅的臉蛋,根本不敢抬頭看邵允珩。

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色/魔。

以後,以後她一定要注意,千萬要跟邵允珩保持距離。

“好吧,是我誤會了,對不起。”林朝陽低著頭,控製著自己的目光,不往他緊實的胸膛瞄,“你把衣服穿上,後背還有傷口呢,彆著涼。”

少女總是低著頭,讓邵允珩有些失望。

他‘嗯’了一聲,喉結滾動,聲線性/感極了。

林朝陽以前參加選秀成團的時候,總聽旁邊的女孩們唸叨,說什麼聲音好聽極了,耳朵都要懷孕了。

當時她不理解,如今聽到邵允珩的聲音,才明白,什麼叫耳朵懷孕。

因為,真的是太好聽了!

聲線彷彿帶著鉤子,直往耳朵裡鑽,貼著耳膜來回摩蹭。

麻癢直入心尖。

“你餓不餓?”林朝陽覺得自己必須要離開,否則她就快控製不住自己了。

邵允珩這個傢夥,簡直就是個磨人的妖孽,勾人而不自知,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林朝陽簡直要崩潰了!

她怕自己再這樣下去,會忍不住對邵允珩下手。這貨可是個危險人物,絕對不能越線,否則她將會萬劫不複。

“我去給你弄點吃的。”說完,頭也不抬,轉身急急忙忙往外跑。

出了門到走廊,紛亂的心臟才跳停。

唔,她真的是太難了!

林朝陽額頭頂著牆壁,覺得自己真是人生艱難。

真是英雄難過美男關啊!

明明知道邵允珩是號危險人物,明明知道不能靠近,可是看著他漂亮精緻的臉蛋蒼白起來,就會忍不住心疼,給他包紮傷口。

聽見他低啞如霧的聲音,就忍不住沉溺。

再這樣下去,她一定會被他迷惑的。

不行,不行,得趕緊將他弄走,絕不能再留他了!

下定了決心,林朝陽去樓下餐廳打包幾樣飯菜帶上來。

“邵爺,吃東西啦。”她將餐盒打開。

邵允珩邁著優雅的步伐走來,身上還是穿著那件墨色睡袍,帶子鬆鬆垮垮的,行走間,緊緻的胸膛若隱若現。

林朝陽趕緊低頭,不敢再看。

她蜷縮著身體,縮在椅子上,像一個可憐的受氣包,端著碗,低著頭,隻吃自己附近的菜。

邵允珩就坐在她對麵,存在感強烈。但是好在,他冇有主動接近她,隻是坐在那裡,安靜地吃東西。

林朝陽吃光了一碗飯,準備再添一碗,結果一抬頭,就看到邵允珩嘴角處粘了一顆飯粒。

“邵爺!”林朝陽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示意,“這裡。”

“嗯?”邵允珩抬眸,眸光有些疑惑,似乎會錯了意,骨節分明的大手,直接朝著林朝陽而來。

戳在她嘴角。

“做什麼?”他問。

啊啊啊!

林朝陽嗖地往後一縮,躲過邵允珩,語氣無奈:“不是我,是你,你的嘴角。”

“哦。”邵允珩明白了,指尖探向自己嘴角,可惜他摸得對方不對。

林朝陽趕緊指揮:“往上一點,不對,左邊……唉,過了……”

指揮了半天,邵允珩都找不到正對方。

林朝陽是急性子,她自己受不了了,直接起身,輕觸邵允珩臉頰,指尖一挑,戳走白飯粒。

軟嫩的指尖,接觸到臉頰,燙得邵允珩心臟一縮。

而後,猛然升起一股衝動,邵允珩控製不住地站起,傾身含/住林朝陽白嫩的指尖。

“邵爺,你乾什麼!”林朝陽懵了。

邵允珩捲走米粒,然後若無其事地坐回位置,輕描淡寫:“不要浪費,粒粒皆辛苦。”

林朝陽指尖都快燙熟了!

如果不是邵允珩表現得太淡然,她真的懷疑他是故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