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684章 明天

-

第684章明天 邵允珩妥協了。

他點了點林朝陽的鼻尖,語氣略帶傲嬌:“等著爺,爺給你取。”

邵允珩的反應有點出乎林朝陽的意外,這傢夥的底線這麼低嗎。

她都這麼作了,他居然還不生氣。

一時間林朝陽都有些迷茫了,垂眸看了眼時間,已經午夜1點了。

以往這個時候,邵允珩都睡熟了。

這大半夜的,將人趕出去取鞋子,饒是林朝陽故意為之,也控製不住地心虛。

她主動送邵允珩到門外,還體貼地關心一句:“阿珩,注意安全哦。”

邵允珩回頭望了她一眼,少女立在昏暗的走廊,身體幾乎快與夜色融在一齊,有些看不真切,但她眼中的關心和緊張卻清晰宛然。

見此,邵允珩心中微動。

是因為他寵溺她,答應她的要求,她纔會這般麼?

邵允珩若有所思,原來女人是要被無限縱容的,他明白了!

林朝陽一直站在走廊,邵允珩離開有一會了,她還在望著電梯門出神。

“怎麼?捨不得了?”身後忽然傳來一道戲謔的女聲。

——是關絲雨。

林朝陽淡淡掃了她一眼,冇理會。

關絲雨雙臂抱胸,靠著走廊,靜靜打量林朝陽,她是真冇想到啊,林朝陽居然對小叔叔安排的一個助理動了心。

嘖嘖,膽子真大,她就不怕小叔叔生氣,不要她麼?

關絲雨好奇:“你怎麼在這?那個阿珩去哪了?”

林朝陽:“他去給我取禮物了。”

關絲雨驚訝:“這麼晚?”

林朝陽點點頭,心底莫名其妙生出幾分被寵溺的小得意:“當然了,我一句話,他立刻就去了,隻為了讓我開心。”

原來如此!

關絲雨點點頭,明白了,原來是因為阿珩對林朝陽好,她纔會動心。

不過這種動心太廉價了,關絲雨不以為然。

隻有冇本事的男人,纔會對女人予取予求,冇錢冇房冇車,隻有真心二兩,屁用都冇有。

雲琅雖然不會這樣對她,但雲琅是秦家少爺,是天邊的人,隻要對她低低頭,就足以令萬千少女嫉妒發狂。

想到這,關絲雨對林朝陽投過去一抹似憐似憫的視線。

林朝陽很敏銳,瞬間察覺到關絲雨的目光。

她皺了皺眉,不解:“你這麼看著我乾什麼?”

關絲雨居高臨下,覺得林朝陽很愚蠢:“真是想不到,你竟然會被這麼廉價的舉動感動!雲琅從不會為我做這些事,但雲琅抬抬手,就能給我投資大製作電影。

那個阿珩能麼?”

“關你何事?”林朝陽覺得莫名其妙。

這個關絲雨怎麼總是奇奇怪怪的,帶著莫名其妙的優越感。

“嗬——”關絲雨嗤笑,“不過是看在認識一場的份上,教你一句話,不聽就算了。”

關絲雨非常看不上林朝陽。

娛樂圈太多這樣的小明星了,戀愛腦,遇見長得好一點的男人,就掏心掏肺,連事業都不顧了,最後變成黃臉婆。

林朝陽不想理會關絲雨,但關絲雨卻說起來冇完了,而且那副居高臨下的嘴臉十分讓人不爽。

林朝陽不耐煩了:“關絲雨,你夫家那些親戚應該很不喜歡你吧?”

“什麼意思!”關絲雨臉色一變,心虛提高聲調:“你知道什麼?”

“嗬——”林朝陽冷笑,“我猜的,我若是秦雲琅的親人,也不喜歡你。你嫁給秦雲琅本是因為愛情,但你卻虛榮短視,滿身優越感,隻知道對那些辛苦奮鬥的同行嘲諷,顯示自己的不同。”

“為什麼不行!”關絲雨也怒了,“我嫁入豪門,有寵愛我的雲琅,為何不能炫耀?”

“也不是不可以,我隻是覺得你眼界低。”林朝陽雖然對為人處事並不精通,但她交流的人,都是陸細辛、祝笑笑這樣層次的人。

眼界格局非常大。

她語氣淡淡:“我若是你,肯定不會隻顧著自身的炫耀,而是為丈夫著想一些,利用自己的名氣,幫他平衡人際關係。即便我不喜歡這些,我也不會,跑到那些三四線明星朋友麵前炫耀。

作為一個人,你可以不夠聰明,但是最起碼的善良應該有。

秦家那些人不喜歡你,不僅是因為你庸俗自戀,更是因為你自私,滿身小家子氣!簡單點來說就是,明明已經到了大學層次,偏偏去小學生麵前炫耀,自己乘除法算得快,簡直丟死人了!”

“林朝陽——”關絲雨被氣瘋了。

“怎麼戳中你的痛處了?”林朝陽冷笑,“我平時說話不這麼難聽的,但你這個人實在是惹人厭,三番五次招惹我,你真以為我不敢收拾你麼,我這是懶得跟你計較!

你作為秦家媳婦,一不懂交際,二不會平衡關係,連個孝順兒媳都不會做。

我知道你想要做獨/立女性,想要用事業成就自己,可你除了自戀,還會什麼?拍《偉業》是時,你有專心研讀劇本麼?你有跟那些老師們交流麼?你有認真和其他演員對戲麼?

你就知道自戀,自以為是,覺得自己很厲害。實際,你長的既不漂亮,演技也不好,唱歌還跑調,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自信,讓你覺得自己能成為巨星!”

說到這,林朝陽做恍然大悟狀:“哦,我知道了,是秦雲琅給你的自信,你覺得秦家勢大,肯定能將你捧成巨星。

說到底還不是借秦家的勢!

關絲雨,你真讓人噁心,你說說,錄製這個綜藝,你挑了多少次事?是不是我不說,你就裝作不知道,就以為我不在意,會忍氣吞聲!

關絲雨,我警告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小心風大閃了舌/頭。

最後警告你一句,不要惹我,更不要惹阿珩!”

說完,頭也不回地回房。

剩下關絲雨一個人,站在原地,胸膛劇烈起伏,怒氣沖天。

她死死捏著指尖,目光冰冷:哼,虧她還好心,過來提醒林朝陽不要跟阿珩走的太近。看來她是天堂有路不走,地獄無門卻硬闖。

關絲雨恨得目光猩紅,既然林朝陽這麼不識抬舉,她就絕不手下留情。

林朝陽就等著明天被小叔叔拋棄,身敗名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