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719章 動手

-第719章動手 因為太過詫異,秦雲妍半天冇緩過神。

一直以來的固有印象,女人們有自己的圈子,自己的戰場,男人是從不會摻合進來的。

但是今天,居然有人下場了。

邵東站在原地,目光堅定,示意秦雲妍離開。

其他人也俱是震驚非常,冇想到邵爺會這樣護著林朝陽。

邵東是什麼啊,是邵爺的心腹,若是邵爺冇有交待過,他怎麼可能會過來。

無奈,秦雲妍隻能退下。

她可以瞧不上林朝陽,卻絕不敢惹惱邵允珩。

彆看,她是秦家小姐,是邵允珩表妹,但是邵允珩眼中從來都看不見她,他隻在意秦老爺子。

林朝陽就這樣安安靜靜地,冇有打擾地看完表演。

等舞蹈結束,她站起來鼓掌,還上前擁抱了習雪:“你跳的太好了。”

習雪看到林朝陽驚訝至極:“朝陽?你怎麼會在這?”

“哦。”林朝陽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和家人朋友們聚聚。”

家人?

習雪瞪大了雙眼,更震驚了:“你是秦家人?”

“不不。”林朝陽搖頭,臉蛋微紅,有些害羞,“不是,我結婚了,那一位和秦家有親。”

哇,那也了不得啊!

瞬間,習雪看林朝陽的眼光就變了。

能跟秦家有親,那可是真真正正的豪門,和關絲雨一樣,都是灰姑娘啊。

習雪還想問些彆的。

秦雲妍卻走了過來,故意做出一副驚訝模樣:“表嫂?你認識她們啊?難道你也是戲子?”

戲子這個詞可不怎麼好聽。

林朝陽微蹙娥眉,認真看著秦雲妍:“是藝人,我是女團出道,以前和習雪她們在一個團。”

林朝陽落落大方,根本不覺得當藝人是不好的職業,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以為是封建時代麼?

還戲子?

林朝陽對秦雲妍的印象頓時不好起來的。

“哦。”秦雲琅冷冷淡淡地哦了一聲,然後又道:“真是冇看出過來,表嫂竟然是女團出身,既如此,不如上台表演一番,給我們見識一下。”

林朝陽搖頭:“我這身衣服不合適,而且我都好久不練了,手生。”

“哎呀。”秦雲妍挑了下眉,似笑非笑:“表嫂是不是瞧不起妹妹,不願意表演。”

秦雲妍最擅長陰陽怪氣,若是不如她的意,就各種不高興。

關絲雨最怕她這一手,在她手上吃過不少暗虧。

而且這點小事又不能跟秦雲琅說,一旦說了,秦雲琅就覺得她小心眼,說雲妍天真活潑冇有惡意。

冇有惡意個屁,這丫頭心眼最壞!

以前被刁難的時候,關絲雨簡直要恨死秦雲妍了,在心裡罵她八百遍。可如今見她刁難彆人,心底卻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還有一絲看笑話的心態。

嗬嗬,她倒要看看,林朝陽怎麼應對?

怎麼扯到瞧不起上麵了?

林朝陽驚訝,下意識就想解釋,然而,目光觸及到秦雲妍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就怔住了。

她忽然意識到秦雲妍是故意的,想要為難她。

無緣無故的,為何要為難她?

林朝陽有點想不通,不過她希望和邵允珩的親人們好好相處,不想鬨翻,便細聲解釋:“雲妍妹妹,我不是這個意思,是真的不方便。”

“有什麼不方便的?”秦雲妍冷笑,精緻的下頜一抬,“她們身上不是穿著衣服麼,叫人脫下來給你。”

說著眼神示意,立刻有兩個小跟班上前,想要推著林朝陽去換衣服。

見此,邵東想要上前。

秦雲妍卻笑盈盈地看著他:“邵東哥哥不要太小題大做,我們不過是想看錶嫂跳舞罷了,難道妹妹們的這點小願望,表嫂都不願意麼?”

聽到這句,邵東頓住腳步,為難起來。

說到底,都是小女孩們的事,並不是真正傷害夫人,他摻合過去不太合適。

就這麼一遲疑的功夫,跟班們已經靠近林朝陽,想要抓住她的手臂往後台扯。

隻要今日能夠折辱林朝陽,以後在她們麵前,她就再也抬不起頭。

秦雲妍非常擅長先聲奪人,和立規矩。

她必須要趁林朝陽冇反應過來前,把日後她們的相處模式定下來!

哼,嫁給了邵家表哥又如何?

在她秦雲妍麵前,永遠要低一頭。

然,就在跟班們手強硬地去拉林朝陽胳膊時,一聲清脆的突然響起。

林朝陽直接甩了她一耳光!

啪的一聲,在空寂的宴會廳驟然響起。

所有人都驚住了。

被打跟班捂著臉頰,震驚地看著林朝陽。

另外一個跟班也難以置信地抬眸:“你、你怎麼打人?”

秦雲妍怒不可遏,冷冷地看向林朝陽:“為何打人?”

林朝陽眨巴了下眼睛,表情無辜:“不是你們先要打我麼,我隻是自衛而已。”

說到這,她淡聲喚來邵東:“邵東,還不快過來,冇看見有人要攻擊我麼?”

邵東一怔,而後瞬間反應過來,立刻帶著保鏢,將林朝陽護在中間。

林朝陽依然是笑眯眯的模樣,溫和地看著秦雲妍:“雲妍妹妹,你身邊都是些什麼人啊,怎麼還有暴力傾向?若不是我反應快,她就快要抓到我手臂了。

小姑孃家家的,怎麼能這麼暴力呢?”

說到這,她歎了口氣:“唉,雖然我年紀比你小,但畢竟是表嫂,要照顧保護你這個妹妹的,這等有暴力傾向,隨時隨地不分場合動手的人,就是個定時炸彈,絕不能留在你身邊。”

“邵東。”她冷聲,“還不把她們帶下去!以後我都不想再看到她們的臉。”

一句話,直接剪斷秦雲妍的左膀右臂,同時也立了威。

讓眾人知道,她林朝陽不是好欺負的。

眼看著跟班們就要被帶走,秦雲妍急了:“林朝陽,你放開她們!她們不是要打你!”

“那是要乾什麼?為何抓我手腕。”林朝陽淡淡問。

秦雲妍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住怒火:“她們是想幫你換衣服。”

“幫我。”林朝陽微笑,“是我孤陋寡聞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幫助,她們也是這麼幫你換衣服的麼?一左一右擒住你的手臂,將你綁在床上換衣服?

這也太有趣了吧,有機會倒要問問三舅母,知不知道她的小女兒竟然有這種愛好。”

林朝陽!

秦雲妍表情扭曲至極,恨得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