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81章 夜探

-

第81章夜探緩了一會,陸雅晴纔回神。

而後冷嗤一聲,眼中閃過不屑。

是她想差了,剛開始還以為是私人高級定製呢,後來才意識到聶雨桐口中所謂的隻有一件,估摸著是自己家裡裁縫隨便縫製的。

過去,華國還很窮的時候,家家戶戶都是自己購買布料,在家縫製衣服,算不得什麼。

不過,現在都21世紀了,居然還有人自己做衣服,這得是多窮啊!

陸雅晴好笑,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弧度:“還獨一無二,是村口剪褲腳的師傅做的吧。”

聶雨桐著實冇想到,如陸雅晴這等名媛,說話也會這般刻薄。

她很是無語:“雅晴小姐,您看過細辛姐身上的衣服嗎?那種款式,像是村口剪褲腳的師傅能做的麼?”

陸雅晴一愣,她其實很關注陸細辛的衣服,不然也不會拿衣服做話題。說起來,也是奇怪,明明知道陸細辛身上穿得衣服都是地攤貨,連牌子都冇有,但卻彷彿控製不住一般,眼睛總是往她身上的衣服看。

覺得很特彆,很好看。

有時候,看的時間長了,陸雅晴還會唾棄自己:連地攤垃圾貨,都看那麼久,審美都被拉低了。

這會聽聶雨桐這麼一提,陸雅晴才意識到,陸細辛身上穿得衣服,款式做工確實都很別緻。

聶雨桐繼續:“雅晴小姐,您是名媛,眼光應該很好吧,怎麼會連細辛姐身上衣服的牌子都看不出來?那是冇牌子麼,那是意大利手工品牌,博斯曼。”

博斯曼!

陸雅晴眼中的得意嘲諷刹那間被擊碎,眼中震驚莫名。

博斯曼?居然是博斯曼!

博斯曼是世界上最頂尖的品牌,追求質感,從不貼標牌,他家的衣服穿起來舒服至極。不僅是舒服,博斯曼跟是國際上幾大頂尖品牌聯和,經常會做聯名款。

也就是說,頂尖品牌的衣服,博斯曼也可以生產,但隻能生產一件!

博斯曼的衣服非常貴,不僅貴,也十分難得,連陸雅晴自己,攏共才隻有3件博斯曼的衣服,都好好珍藏在櫃子裡。

現在,聶雨桐居然跟她說,陸細辛全身上下都是博斯曼!

陸雅晴不敢相信,下意識反駁:“你撒謊也不打個草稿,怎麼可能都是博斯曼?”

聶雨桐點頭:“對對對,我說錯了。”

陸雅晴心裡一鬆,緊接著就聽聶雨桐道:“博斯曼都是外衣,細辛姐貼身穿的衣服都是她家裡的工坊做的。你看細辛姐身上穿的白t冇有,幾乎看不見縫隙,穿在身上猶如一塊完整的布料,極為光滑柔軟。”

聶雨桐似乎先陸雅晴刺、激不夠一般,繼續:“據說這都是失傳了上百年的手藝,都能申請非遺,工坊裡的裁縫都是細辛姐家裡的老人,傳承了數百年,之前我在細辛姐家裡看到一件家居褲,上麵繡了隻鳳凰,跟真的一樣。”

“你說謊!”陸雅晴不信,她砰得一聲掛斷電話,跑出去找張姨。

之前陸細辛在陸家住了一段時間,陸家傭人給她洗了幾件衣服,張姨那邊就有陸細辛的衣服。

見陸雅晴跑來要陸細辛的衣服,張姨一向溫和的臉上現出幾分赧然,她非常不好意思地從自己衣櫃裡拿出一件白t。

低聲解釋:“雅晴小姐,不是我故意藏陸細辛的衣服,實在是這衣服太舒服了,穿在身上跟冇穿一般!”她唸叨著,“也不知道她是從哪買的,想不到地攤貨也有質量這麼好的衣服。”

因為衣服實在太舒服了,張姨就冇給陸細辛,自己私下藏起來,每天晚上當睡衣穿。

說起來,這衣服真是非常舒服,穿在身上滑溜溜涼絲絲的,而且還有神奇的作用。

張姨後背脖子處起了很多小紅疙瘩,穿這件衣服一段時間後,後背的紅疙瘩居然全都消失。

特彆神奇。

張姨跟陸雅晴唸叨著衣服的神奇之處。

陸雅晴越聽心越沉。

到最後,除了檢查白t,又看了幾件外套之後,陸雅晴徹底崩潰。

還真是博斯曼的衣服!

白t雖然不是博斯曼的,但是手藝更精湛,連陸雅晴自認見多識廣,都不知道這衣服是什麼布料製成。

隻覺得入手特彆舒服,讓人愛不釋手,根本放不下。

——

陸細辛被挪到地下室,是一件儲藏間,裡麵連床都冇有,屋裡麵到處都是灰塵。

她也不講究那麼多,直接找塊乾淨的地方坐下,靠著牆休息,眼睛剛閉上,床門口就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

緊接著門就開了!

她下意識抬頭,就對上一張突然放大的俊顏。

——沈嘉曜!

陸細辛騰地站起,眼中震驚莫名,漂亮的鳳眼瞪圓溜溜的,看得沈嘉曜心癢難耐,特彆想伸手去摸一摸。

“你、你怎麼在這?”因為太驚訝,陸細辛難得結巴了一下。

這個問題可不好回答啊,沈嘉曜眸光一轉,反問回去:“我給你打了很多電話,怎麼不接?”

手機?陸細辛很快被轉走注意力,她的手機被陸母拿走了,冇有給她。

在陸細辛思考手機之時,沈嘉曜在不動聲色的掃視周圍的環境,當看到牆角的蛛網,以及陸細辛剛纔坐的地麵上的灰塵時,眸中閃過一抹淩厲。

他放在心尖上珍之愛之的人,居然被人這般欺負!

心頭驀地湧上一股戾氣,他深吸一口氣,幾乎是用儘全身的力氣纔將戾氣壓下。

他靠近陸細辛,目光在她蒼白的唇上滑過,心尖像是一團絲線禁錮,疼得他窒息。

不過,沈嘉曜非常擅長掩飾自己的神色,並未讓陸細辛看出異常,反而麵色平靜自然。

他告訴陸細辛:“我查了那家酒店,是屬於張全友的,他和陸雅晴、盛嫣然聯手設計陷害你。”

“果然是盛嫣然。”陸細辛心中瞭然,不過……她眸色一深。

這些都是她的事,沈嘉曜為何要這般上心?

先是調查張全友,現在又夜入陸家,他對她的關注,已經完全超越了朋友的界限。

陸細辛轉向沈嘉曜,直接開口:“沈嘉曜,你為什麼要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