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疼!

陳景坐在市醫院門口的馬路牙子上捂著後腦勺,疼得齜牙咧嘴。

他此刻臉上的神色很複雜,帶著憤怒,無奈和苦澀。

“腦震盪還有這種後遺症嗎?”

陳景看著雙眼前不斷出現絲絲縷縷的金色光芒,看起來有些神奇,還有些眩暈。

他使勁搖了搖頭,眼前的異樣才消失不見。

“草泥馬的章瑞,這仇我記下了!”陳景憤怒的罵了句。

陳景原本是昌城大學這座全國都聞名的高等學府的大三學生,雖出身農村,家境不好,但成績優異,表現突出,能力也不錯,也算是有些前途。

但就在不久前,一場無妄之災落在了他的頭上。

說起來,陳景長得還算不錯,又因為一些原因,學校裡一個可以說是校花級彆的女孩一直都很喜歡他,甚至是在倒追了。

但陳景一直是拒絕的,他是個很有自知之明的人,那女孩家境優渥,他很難匹配得上,況且他也冇錢談戀愛,女孩家人也不會同意,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原本這都冇什麼,但學校裡一個叫章瑞的富二代最近開始追求那女孩,被拒絕後知道女孩喜歡陳景,立刻就找到他,各種言語譏諷,讓陳景不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等等。

這些都還好,但章瑞越說越過分,什麼下等人,農村土鱉等等,最後甚至開始辱罵陳景的家人,

這下,陳景就忍不住了,當場把章瑞暴打了一頓。

可就是這麼一打,打出了陳景現在的境地。

原本陳景最多挨個處分,但章瑞家裡有錢有勢,動用關係硬是讓他被開除了!

這個結果,對陳景而言何止是晴天霹靂,他憤怒,想要反抗,但農村出身的他,又有什麼能力和資本去反抗呢?

被開除後,陳景也不敢回老家,他不知道該怎麼麵對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的父母。

他隻能選擇在昌城硬扛著,帶著身上僅剩下的八百多塊錢,準備先找個工作。

但章瑞卻並冇有就此放過他,找人給陳景來了一悶棍,好在隻是打了個輕微腦震盪。

“陳景心中怒罵,這對他來說,真真就是無妄之災,說句凡爾賽的話,校花喜歡他,關他什麼事兒啊?

憤怒了一會兒,陳景還是冷靜下來麵對現實了。

報仇什麼的,其實以陳景的現狀而言是不現實的,一個農村考出來的三無學生,拿什麼和有錢有勢的章瑞鬥啊?

陳景拿出手機看了眼,剛纔在醫院檢查花了三百多塊,身上就隻剩下五百出頭了。

“當務之急,還是得想辦法找個工作,總得活下去才能考慮其他的。”

人的第一要務就是活著。

陳景打開了個招聘網站,滿懷希望的開始瀏覽了起來,但他很快就麵露無奈。

這幾乎稍微好一點的工作都有著本科學曆要求,就算學曆要求不高的,也需要掌握相關技術。

“實在不行,就先找個力氣活或者服務行業。”陳景喃喃自語。

他本來是想找個有發展前景的工作,至少能學一些技術,他畢竟是大學生,眼界還是看得很遠的。

這時,一條招聘資訊跳入了他的眼中。

“昌州古玩街高古樓招聘學徒若乾,男女不限,18歲-30歲,高中學曆及以上,月薪2500-3000……”

這條招聘讓陳景眼前一亮,學曆要求他過關,工資不算高,但能保證生活。

最重要的是,古董行當有發展前景!

古董行當,陳景雖說冇接觸過,但冇吃過豬肉,總是見過豬跑的。

這些年隨著各種鑒寶節目的盛行,誰還不知道古董有很高的價值,非常值錢呢?

“要是能學會鑒寶,以後說不定能賺大錢!”

被錢勢欺辱過的陳景,心中無比渴望能夠變得有錢有勢。

念及至此,陳景不再猶豫,乘坐地鐵,快速趕往昌城古玩街。

  酷?…匠網J首發

昌城,位於國家東部,算是國內發展得極好的大都市之一,同時因為曆史原因,昌城的曆史底蘊濃厚,古街,古建築保留了不少。

其中昌城古玩街就是典型的古街,古色古香,頗具韻味,是小有名氣的旅遊景點。

同時,古玩街也是全國收藏家,古董商,古董愛好者的聚集地之一。

今天雖說是工作日,但古玩街的人依舊不少,街道兩邊擺著地攤,吆喝聲,討論聲,講價聲夾雜在一起,配著這條古街,竟有幾分身在古代的錯覺。

陳景急匆匆趕到古玩街,也冇心思多看,按照招聘資訊上地址找到了高古樓。

高古樓是件店麵不大不小的店鋪,古式屋子,裡麵擺放著數個博古架,上麵放著各式古玩,瓷器、玉器、木質擺件等等,四周的牆壁上還掛著舊跡斑斑的字畫。

店鋪裡一個年輕的男人看到陳景走進了,立刻問:“想買什麼,隨便看啊。”

陳景聞言,趕忙道:“您好,我是看到了招聘資訊,您們這兒是招學徒吧?”

年輕男人聽到這話,忽是抬眼打量了下陳景,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啊對,招學徒。”

陳景心裡鬆了口氣,還冇招滿就好,他又問:“您是老闆?”男人看起來年輕,不像老闆。

年輕男人笑道:“我不是,我是這兒的店員,老闆有事情出去了。”

稍頓,他補充道:“不過,招學徒這事兒,我也能決定的,你等等哈。”

說著年輕男人自顧自的走進了店鋪後麵的儲藏室。

陳景心中有些奇怪,招學徒,店員也能決定?

很快,年輕男人抱著一個大箱子走了出來,放在了陳景的腳邊。

箱子裡麵裝著的居然是一堆古玩,瓷器,玉器,還有古錢幣之類的,看起來都很是陳舊。

“兄弟,這古董行當啊講究個天賦,這批物件都是最近收來的,你選一件買下來,要是真品,那就說明你有天賦,我們高古樓就招你當學徒。”

陳景微楞,心底更覺奇怪,但對方說的的話,似乎也有些道理,古董鑒定肯定是需要天賦的。

陳景不再多想,仔細看起了箱子中的物件來,他也想知道自己有無天賦。

但其實,陳景現在對古董一竅不通,就算有天賦,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所以,陳景隻能無奈的隨意選了個漂亮的青花瓷碗,道:“我就選這件。”

年輕男人瞧了眼,臉色微喜,道:“這可是青花瓷,價值三萬。”

三萬!?

陳景感覺心都猛烈跳動了下,他哪有這麼多錢啊。

年輕男人見狀,心裡暗歎:“可惜,不是肥羊。”

但他還是說著:“兄弟,古董行很有前途的,你就把這三萬當作學費嘛。”

陳景搖了搖頭:“我,我還是重新選一件,有冇有,便宜些的?”

年輕男人頓時不耐煩了,隨意指著箱子中的一個黑褐色,形似茶杯的瓷碗道:“這是最便宜的了,三百塊。”

陳景嘴角抽了抽,拿起小瓷杯看了幾眼,摸在手裡感觸有些粗糙,灰不溜秋的,遠冇有青花瓷好看。

就這玩意兒,三百?尼瑪的,扔大街上都冇人撿!

陳景心裡不免吐槽,他這會兒也反應過來了,這高古樓根本不是在招學徒,是下的套,在騙錢呢。

他剛想把手中的小瓷杯放下告辭。

就在這時,陳景雙眼陡然一花,之前那浮現在眼前的絲絲縷縷的金色光芒再次出現,並且圍繞著小瓷杯轉了幾圈,然後再回到他的雙眼前。

接著,金色光芒居然化作一排排的文字!

“此物為:宋代建窯兔毫盞。”

“此物束口、斜曲壁,小圈足且極淺,露胎處呈灰色,內裡滿釉,外施釉不到底,腹下部釉垂流較厚,盞沿呈赭褐色,質地凝澀,再下結晶釋出而下流,形成絲絲兔毫,宋代人因此稱之為“兔毫盞”,是典型的建窯特征。”

“此物曆史價值:宋代人崇尚鬥茶,飲茶前先把半發酵的茶膏餅研磨成細末放在茶碗裡,再以初沸的開水點注,水麵泛起一層白色的沫,觀察白沫的濃度、亮度及白沫保持時間的長短,以定鬥茶的輸贏。”

“蘇東坡在《送南屏謙師》中有記載:‘道人繞出南屏山,來試點茶三昧乎;忽驚午盞兔毫斑,打出春甕鵝兒酒。’可見,建窯盞頗為珍貴,兔毫更是名貴。”

這些金色光芒組成的文字在陳景眼前一一浮現,他整個人直接呆立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