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隱隱約約的感覺自己好似醒了一樣,但是,我卻不是在床上醒的。

而是在一處我不知道是哪裡的地方,廣場?舞台?還是一片空地?

這應該還是在夢中,我可能是熬了一晚上,精神緊張睡毛了吧......我心中這樣安慰自己。

可是,當我看到眼前那朦朧模糊的遠處,一個身影慢慢的向我走來,越來越近,身影也越來越清晰。

啊,我看清楚了,走過來的是周衍,此時的周衍腳步輕盈,一身淺灰色的衣褲,臉上還掛著一絲燦爛的微笑。

“周衍師傅......”我迎上前去叫了一聲,但周衍卻對我擺擺手。

“新不著急和我打招呼,我要讓你看個東西......”說著話,周衍對著我擺動的手向前一揮。

本來眼前昏暗朦朧的周圍瞬間變成了也一個城市,一個我熟悉的城市,或者說這就是市裡最繁華的街道。

“啊?怎麼是這裡......?”我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景象,街道上車水馬龍,各色的年輕人穿著時髦,有說有笑。

一台台豪車從眼前照耀著踩著油門開過,高樓大廈,天空上還不是的飛過一架客機,甩出長長的白色煙霧......

“你看到什麼了?”周衍看著我輕聲說道,此時的周衍身著白色長衫,眼神中帶著精光。

“這,這不就是萬達路廣場麼?”我隨口說道。

“你仔細看那邊......”周衍冇有理會我的回答,而是再次抬手指著路邊的方向說道。

這是要我看什麼?我順著周衍手指的方向看去,隻見三五個年輕人,有說有笑的在一起向我周衍的方向走來。

這五個年輕人,三個男孩兩個女孩,看樣子都是二十歲左右的樣子,應該是大學剛畢業,帶著青春的氣息。

咦?這個女孩,這不是那個......啊......這是那個女孩,躺在停屍房那個女孩......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個女孩說笑著,甩著那一頭長髮從我身邊走過。

“周衍師傅,這是......?”我看著女孩一步步從我麵前走過,轉頭看向周衍驚奇的問道。

“她,就是孫晴…你們見過麵的,去吧,做你該做的事情......”周衍說著話,對我點了點頭。

就在周衍說完這句話對著我點頭的時候,我的腦海好似過電一般,突然間閃現出孫晴那已經殘破不全的腦袋。

之前在停屍房看到的一幕再次出現,那一句句冰冷的話也重複在我的雙耳中......

“我不是自殺…幫我找到她…”冰冷淒慘的話語不斷的重複著,漸漸的聲音越來越小。、

“呼......”我深深的撥出一口氣,我眼前的畫麵也漸漸恢複正常,但是,我身邊的周衍卻不見了。

“周衍師傅......”我四下轉頭喊叫了一聲,但是周衍的身影早已不知去向。

不是自殺,找到她......

我轉頭看向那幾個年輕人,此時已經走到路口,孫晴和其中一個女孩手挽著手。

那三個男孩也相互搭著肩膀,看著他們很是熟絡的樣子。

這應該是孫晴出事前的情景,我顧不上這是不是我的夢中,我邁步走上前去,緊緊跟在孫晴後麵不遠的位置。

此時已經接近傍晚,太陽西下,在一棟摩天大樓旁邊已經半遮半掩,露出的餘暉將人的影子拉的很長......

五個年輕人說笑著向前走去,四道影子交錯在一起......啊,四道影子,這明明是五個人,怎麼是四道影子?

我仔細看去,走在最中間的孫晴,隻有她的腳下冇有影子,難道這意味著她晚上就要慘遭橫禍麼?

當我低頭的時候,才意識到,我居然也冇有影子......難道我隻是一個意識來到此處?

走邊走邊轉頭看向周圍,一個個從我身邊穿過的人幾乎冇有一個是和我眼神有交流的,就好像我是個透明的存在。

不對啊,以我臉上這塊獨一無二的紫色胎記,走在街上絕對會有十足的回頭率,怎麼會都不理我呢?

我走到路邊一對情侶的身邊,兩人正抱在一起說著甜言蜜語,絲毫冇有感覺到我就站在他們身邊不到二十公分的位置上。

我不死心,向前繼續走去,靠近一個走在路邊拿著手機搖晃著的女人。

也絲毫冇有察覺我的而存在,就連她在說要揹著老公晚上出去約會這句話都被我聽的清清楚楚。

我得出了一個結論,這裡的所有人都看不到我,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我繼續邁步向前跟著孫晴等人,街道上人來人往,此時正是下班的時間段,五個年輕人停下了腳步,似乎是在討論著什麼?

我快步上前,絲毫不顧及任何的站在他們的中間,五個人冇有一絲顧忌的說著。

“孫晴,晚上咱們去一個PARTY,到時候,你想去的那個家報社也會有在那工作的學長前去。”一個高大白淨的男生說道。

“對,那家報社的主編好像也回去,你的可以將你的稿子帶去......”另一個瘦高的男生也跟著說道。

孫晴聽到這兩個人的話,明顯動了心思,但還是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

“不行啊,我今晚上要趕稿子,明天要交的,晚上我怕我冇時間啊,還是下次有機會的吧......”

孫晴剛說完,旁邊的女生甩了一下孫晴的手臂說道:“這麼難得的機會你都不去,下次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就是啊,孫晴,這次機會難得,正好劉鬆給咱們引薦才能進去,否則,你進去想都彆想了......”

就這樣,幾人一句句的勸說,孫晴的態度有些轉變。

“哎,好吧,但是,我要早些回去趕稿子,我,我也喝不了酒的......”孫晴有些為難的說道。

“好啦,去就行啦,就這麼說定了,我晚上去接你......”說話的還是那個高大白淨的男生,說完,男生挽著孫晴旁邊的女生離開了。

啊,原來這兩人是男女朋友關係啊......那是什麼?

當那兩人挽著手臂從我孫晴麵前走開的時候,我注意到一個閃光的東西出現在兩人的手指上。

是那枚戒指......

這戒指不就是在孫晴體內找到的麼?

我看著兩人手挽著手離開,趕忙下意識的在自己口袋裡一抹,那枚裝在塑封袋裡的戒指在口袋裡。

我掏出一看,兩人手指上帶著的戒指和我手中的一幕一樣,這是一對情侶戒指,而我手中的應該是那枚女款。

這是什麼情況?那枚女款的戒指怎麼會在孫晴的體內?

我目送著五人各自離開,孫晴則是一個人回到了家中,此時天色已經開始變的暗淡下來,距離那個叫劉鬆的男生說的時間很快就到了。

一台最新款的保時捷帕拉梅拉呼嘯著停在了孫請家的樓下,開車的正是劉鬆。

副駕駛做著的就是那個女生,我清楚看到,她的手指上帶著的就是那枚戒指。

我深呼吸一口氣,眼見著孫晴坐上了這台價值百萬的保時捷,在車子低沉的咆哮聲中離開。

開車離開,我一著急,身體隨著我的意念雙腳離地,快速的跟在車子後麵。

這種經常在我夢裡出現的場景,此時再次出現,我好似超人一般,在半空中自由的飛行著。

但此時我顧不上心頭的興奮,我最關心的是,孫晴的死和這枚戒指到底是什麼關係?

很快,車子在市中心的一棟摩天大樓下麵停下來,專門的人將車子開走。

“李悅,你和孫晴一起,我還要在這等幾個朋友。”劉鬆輕聲說道,同時看了孫悅一眼。

劉鬆看向孫晴這一眼的同時,我看到那個叫李悅的女孩,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