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動靜兒?”

老院長耳朵一動,狐疑的看向窗外。

外頭颳起了風。

運轉著隱匿術的我和成娟兒就站在他身旁,但老院長什麼都看不見。

我對著成娟兒打了個眼色。

成娟兒會意,身形滑動向前,舉起雙手,嫁衣的袖子合併一處,正好擋在老院長的眼前。

老院長渾然不覺,他要是知道身前站著一隻真正的女鬼,是不是得嚇昏過去?

這傢夥下了地,披上外衣就出了屋子。

看到鐵門大敞四開的,懊惱的低聲咒罵,走過去關門。

老院長看不到的是,紅裙子女鬼領著一幫黑衣邪物到了鐵門之前,他們魚貫而入,但好像是看不到老院長。

成娟兒的鬼遮眼範圍擴大出去,將老院長隱藏在自身散發的陰氣波動中,這群傢夥自然看不到老院長了。

他們按照劇情設定衝進了老屋。

外頭,老院長被鬼遮眼的厲害,毫無反應的鎖上了鐵門,正緩緩的往回走。

我就站在屋子中,靜靜看著事態發展。

陰風‘咻咻’的刮動,紅裙女麵上卻出現驚訝之色。

她已經來到老院長先前睡臥的土炕之前,但根本就冇有目標啊,她一下就當機了。

傻不愣登的站在那裡,鬼爪提起來作勢要撲殺,麵上也展現出猙獰,但下一步,她不知道如何做了。

按照設定,在之前的過程中,早就和紅衣女鎖定的目標(也就是老院長)麵對麵了,嚇的目標驚聲尖叫的那一刻,目標就自動傳到下一重夢境去了。

眼下這個樣子,找不到目標了,紅衣女可不就不知道如何行動了嗎?

我在一旁看的那叫一個好笑,緩緩的走出這間房,就看到某黑衣男將睡在西牆那邊的老太太嚇死的場麵。

老太慘叫著化為一股白煙,顯然是傳送到下一重夢境去了,緊跟著,完成嚇人任務的黑衣男發出鬼笑聲,化為濃濃黑煙,也不見了蹤影。

好嘛,這設定緊跟著就演繹出來了,感情,送走自家鎖定的夢境目標後,這些鬼怪也會趕赴下一重。

周而複始的,倒是可以邏輯自洽。

問題是,眼下有我的乾涉了,它還能繼續順暢的運轉嗎?一旦運轉失靈了,會發生什麼事兒呢?

我很是期待。

老屋中的各個房間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聲,伴隨著一股股濃煙,一個個目標轉到了下一重夢境之中。

隻用了不到五分鐘,老屋中就隻有老院長和紅衣女鬼了。

成娟兒亦步亦趨的跟著老院長,雙手始終擋在他的眼前。

老院長看不到、聽不到其他人的遭遇,自然是按部就班的上了土炕,蓋上被子就睡了。

而紅衣女鬼就在炕前,偏偏她看不到目標,隻能保持欲要撲擊的樣子,靜止在當場。

室內陷入詭異的氛圍中。

隻有老院長深沉的打鼾聲迴盪在四周,連外頭的風聲都靜止下來。

我心頭忽然一動,轉眼就跑出了屋子。

看向院子之外,隻見東方那邊兒隱隱約約出現一個場景,滿院子狐狸和小動物的亂竄,以及好幾個人在那裡驚慌失措的,看著像是海市蜃樓,隻不過,畫麵是靜止不動的。

轉頭看向相反方向。

隱約看到個銀白色的房間,內中一個巨大輪盤,其上分為兩個區間,站於輪盤前不少人,但他們都緊盯著輪盤,有的正在掏兜子,有的往一旁的投幣機中投擲錫幣,畫麵也是靜止的。

好嘛,我所在的這重夢境停滯不動了,連帶著,其他兩重夢境跟著就定住了,這是大故障!

隻老院長這一環就能造成了這麼大的故障,怎麼說呢,那個降頭師比我想的還要弱。

還找什麼破綻?眼前這不都是破綻嗎?

隻要不停的給他設置故障,他就維持不住三重夢境的運行了,一旦失控,反噬之下必然重傷,死亡也不是不可能。

“就這?”

我輕笑一聲,心頭愈發的有數了。

緩緩退回房內,靜靜等待。

“方哥,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停止不動了?咱們造成了這麼大的影響嗎?”

維持著鬼遮眼效果的成娟兒看我返回來了,好奇的詢問。

隱匿術運行著,我倆的對話不會被紅衣女鬼聽到。

我笑著說:“這個降頭師一定是個外強中乾的,本以為他有多厲害呢,感情,就這兩下子?

看到冇有,處處破綻啊!不停的給他製造故障,他很快就得玩兒完,想來,這廝急壞了,要是冇猜錯,因著這份變故,他馬上得出現在你我麵前了。”

“真的嗎?”成娟兒驚喜,冇想到對方這麼的不經打。

我剛要說話,就感覺到外屋出現了波動,忙示意了成娟兒一下。

她立馬反應過來,瞬間就收了鬼遮眼,迅捷的躲到我身後去。

我加強了法術運行,強化了一番隱匿術。

並未再度使用靈遁天下,因為,用不上了。

紅衣女鬼發現了炕上的目標,一下就活了過來,口中發出嗚嗚的鬼動靜,低頭,和睡著的老院長麵對麵,彼此距離隻有一尺左右,黑髮落到老院長鼻子上。

他似乎感覺癢癢,就要打噴嚏。

就在此刻,伴隨著響指聲,屋內畫麵再度定格。

隨後,一個戴著青魔鬼麵具的人,一步步的走了進來。

我和成娟兒退到牆角,仔細打量著進來的這個人。

此人身穿一套黑色中山裝,配合麵上的青魔鬼麵具,釋放著一股驚悚氣息。

看身形大概一米七五左右,有些發福,應該四五十歲了。

但我深深知道,具現在夢境中的形象,大多和外頭的本體不一樣。

老院長這般保持原樣兒的不多,即便是我,也變了一部分樣子。

所以說,眼前所見的,不見得是對方的本來身形。

至於麵容?

我冇法看穿那張特製的青魔鬼麵具,根本就看不到對方的臉,隻能觀察到他的一雙眼於流轉之間,全都是陰險和狡詐之色。

佈置了夢降的降頭師,意識深入到三重夢境之中了。

原因是,突然遭遇了夢降故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