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糖寶低頭一看,差點扔了!

這哪裡是竹棍?

分明是兩支竹箭!

寒光閃閃的箭頭,彷彿帶著血煞之氣。

糖寶:“……”

立刻嚇得清醒了!

“你還抓著這勞什子乾啥?”夏思雅氣呼呼的說道:“你看能的你!徒手抓箭!你以為自己武功蓋世不成?!”

夏思雅越說,越生氣。

一想到剛纔的驚險,後怕的眼淚就“啪嗒啪嗒”的掉。

“明明隻會個三腳貓的功夫,竟然連接三箭!”

糖寶:“……”

記住網址m.9biquge.com

三箭?

還有一箭呢?

這不明明是兩……

糖寶滯住了。

眼睛,落到了地上。

地上躺著一支孤零零的箭羽。

怪不得她剛纔感覺,小肚肚下麵硌得慌呢。

原來,另外一支,被她壓身子下麵了。

糖寶忽然精神了。

三箭呀!

徒手接三箭,夠她顯擺一輩子了!

夏思雅依然在,不住嘴的數落糖寶。

“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福氣大,就不會出意外嗎?萬一呢?萬一那箭偏一點點兒,射中你呢……”

夏思雅一想到糖寶被箭貫穿的情景,血液就要停止流動。

“思雅,住嘴!”夏夫人無力的說道。

“砰砰!”亂跳的心,終於平穩了一下。

但是,臉色還是有些發白。

剛纔那一瞬間,她的腦袋都空白了。

若非是身邊的鄒媽媽直接扶住了她,她早就坐地上了。

這輩子還從來冇有這麼害怕過。

隻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閨女繼續這樣埋怨下去,反倒是不好了。

“糖寶雖然年紀小,但是一向心善,她也是心急救白老夫人,所以纔不顧自己的安危……”

夏夫人說著,看向了太後孃娘。

糖寶:“……”

她聽到了啥?

糖寶順著地上的,那支箭的,箭頭的方向,看到了太後孃孃的腳丫子。

糖寶:“……”

原來,老天爺冇有棄女!

親爹!

這絕對是親爹!

糖寶感激涕零,就差點直接對天磕幾個響頭了。

並且,對於自己剛纔誤會了老天爺,狠狠的反省了半秒鐘。

怪不得今天出門下雨!

不下雨能來這破廟嗎?

不來破廟,五哥能英雄救美嗎?

不來破廟,自己能救了宮裡的老祖宗嗎?

哎呦喂!

糖寶覺得自己,應該支棱起來。

畢竟,自己救了皇上的老孃。

這可比當初救皇上,功績還要大……

糖寶挺了挺小胸脯,大義凜然的說道:“乾孃說的對,我身為晚輩,危急之下,為救長輩,理應不吝生死,捨生取義……”

“……白老夫人和我雖然隻有兩麵之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不由自主的,把她當成最敬重的長輩,在她的身上,我感受到了濃濃的慈愛之心,我從小就冇有祖母,心裡早就把她,當成了自己的祖母……”

糖寶囉囉嗦嗦,說的慷慨激昂。

馬屁拍的啪啪響!

關係拉的賊拉拉的近!

話說,當初麵對皇上的時候,她都冇有這麼賣力過。

為了五哥,她也豁出臉麵去了,拚命的討好太後孃娘。

糖寶私以為,華寧公主的親事兒,做主的不是皇上,而是這位太後孃娘。

她親爹費勁巴拉的,把這條金大腿,送到了她麵前。

她若是不把握住機會,豈不是傻子?

太後孃娘看到麵前的小姑娘,胖乎乎的小臉上,一片真摯的表情,一雙大眼睛裡,星光璀璨,不由的一陣心潮澎湃。

如此赤誠之心,何其難得?

她這一輩子聽了太多的奉承話,卻也隻是因為她的當今太後。

可是現在,這個和自己隻有兩麵之緣的小姑娘,卻是真真切切的把自己,當成了可以捨命相救的親人、祖母……

太後孃娘濕了眼眶,上前幾步,親手把糖寶扶了起來。

“地上涼,快起來。

”太後孃娘滿腹感情的說道:“你把我當成了祖母,我又何其不是把你當成了孫女?不然的話,又怎麼會把自己佩戴了十年的佛珠,給了你?”

太後孃娘說著,目光下意識的落到了糖寶的手腕上。

因為要去上香,糖寶特意把那串白檀木佛珠,卷吧卷吧戴在了手腕上。

太後孃娘看到卷吧的白檀木佛珠,心一點兒也不抽抽了。

看吧,乾孫女多麼的聰明!

這佛珠戴著太大,立刻就知道戴兩圈……

太後孃娘心裡,已經把糖寶當成了乾孫女了。

她可不知道,當初她兒子要認乾女兒,結果讓她親孫子給攪黃了。

糖寶聽了太後孃孃的話,小臉上露出濡慕的表情,臉皮賊厚的說道:“我就知道,我和老夫人最是有緣……”

“以後不要叫老夫人了,你既然心裡把我當成了祖母,以後就叫祖母便是。

”太後孃娘語氣慈愛的說道。

糖寶:“……”

金大腿這是徹底的抱結實了!

華寧公主見到糖寶好像是懵了,連忙說道:“福丫妹妹,還不快喊祖母?”

糖寶:“……祖母。

現在求祖母,把寧姐姐嫁給五哥,成不?

太後孃娘笑眯眯的答應一聲,接過陳嬤嬤手裡的帕子,彎腰給糖寶擦了擦身上的臟汙,說道:“現在祖母手頭上,冇有什麼好物件,以後再給你。

“嘻嘻,多謝祖母。

”糖寶也不推辭了。

太後孃娘都能彎腰給自己擦土了,自己還推辭個啥呀?

話說,能讓太後孃娘彎腰擦土的,糖寶覺得應該冇有幾個人。

怕是小哥哥,當初也冇有過這等殊榮吧?

糖寶覺得,自己以後得跟小哥哥,好好的顯擺顯擺。

廟裡的變故,早就嚇壞了一同避雨的那幾個人。

幾個人縮到角落裡,恨不得不存在。

至於周舉人,也不見了蹤影。

“放開我……放開我……”

隨著憤怒的大叫聲,林恩義和一個護衛,押著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中年漢子,走了進來。

其他護衛則是手拿兵刃,圍在四周圍。

“老夫人,賊人已經抓住了!”

護衛稟報了一聲,手使勁兒一推,同時腳在中年漢子的膝蓋窩一踢。

中年漢子腳步不穩,“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放開我!”中年漢子掙紮著要起來。

林恩義和護衛,一左一右的押著中年漢子的肩膀,讓他動彈不得。

糖寶看著跪在地上的中年漢子,滿臉——

哦,她能感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