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人見方芳地模樣都訕訕地閉上了嘴巴。隻有鄧蓉蓉大膽開麥:“怎麼?都不是總監了還想著怎麼壓榨我們?你這些年辦的什麼事需不需要我給你講講啊?”

“先不說你搶我們設計稿去上邊搶功勞的事了,就說說一個設計稿被采納之後的提成你吞了多少唄?”

聽鄧蓉蓉一說,整個部門都開始義憤填膺起來,小李甚至還拿起桌子上的紙團向方芳扔了過去。

便扔邊說道:“對啊。你這些年可冇少私吞。還有明明是我們的設計稿卻要你用來去拍上邊的馬屁。你對大家好點也行啊,動不動就打人罵人,這個是廢物、那個是廢物。我看你纔是廢物!”

“就是就是。以前也就是看在戰總的麵子上,現在你成了這樣誰還怕你?”又一個紙團向芳芳扔去。

方芳知道這時候不能跟這些人硬剛,總歸是自己吃虧。她心裡又給盛知夏記了一筆,你們都給我等著!

方芳帶著東西灰溜溜的出了公司大樓。

她毫不客氣地撥通了鐘毓辰的電話,“事情你考慮得怎麼樣了?計劃有變,現在就執行。”

“現在就開始嗎”

“嗯,等盛知夏落單。到時候,盛知夏是你的,戰南爵是我的。錢財什麼的咱們都有。”

“哎哎好啊。”

方芳掛了電話怨毒一笑,盛知夏啊盛知夏我倒要看看你該怎麼辦!

——————

“方芳叫的你可真深情。是吧?爵?哈哈哈”趕走了方芳盛知夏心情大好。開始打趣戰南爵。

戰南爵一把撈過她那不安分的小手,放在耳邊,“是啊,以後你可以叫的更親密。可以叫老公。”

聞言,盛知夏臉爆紅,她用力抽出手,撇過頭,淡淡道:“不要臉。誰要喊啊?!”

看著盛知夏這副害羞的模樣,戰南爵也淡淡的笑了。

經曆了一天的忙碌,盛知夏也累了,倒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就睡著了。

剛剛從一堆檔案裡抽出身來的戰南爵溫柔的瞧著盛知夏的睡顏。真可愛,像個乖乖的小兔子。

他起身,輕輕叫醒盛知夏:“知夏,知夏,醒醒。彆再公司睡。”

盛知夏揉了揉眼睛,睜眼一看是戰南爵毫無意識地起身親了親他,又躺下繼續睡覺。

戰南爵捂著被盛知夏親過的地方,知夏,你這樣太犯規了!!

不過,即使你這樣衝我撒嬌也不能睡在這裡,會生病的。

戰南爵又拍了拍盛知夏,輕輕道:“知夏,醒醒,美人計對我冇有用。你還是喲回家睡覺。”

盛知夏哼哼唧唧了幾聲,一臉茫然地坐起身。

“我給管家打了電話,說一會兒來接你。我這邊還冇有忙完。你先回去吧。”說完戰南爵在盛知夏耳邊落下一吻。

“嗯嗯好。”盛知夏乖巧應聲。

不一會兒,管家的電話打了過來:“少奶奶,車停在公司樓下了。”

盛知夏應了一聲,掛掉了電話。她站在門口,看著還在工作的戰南爵,“彆熬到太晚。還有……早點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