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辭職顯然是不可能的。

但也正如李洛所說,現在的溪陽屋問題著實不小,而其中最嚴重的問題有三個。

第一自然是淬相師的流失,那上一任總會長韓植的叛變,帶走了將近一半的淬相師,這簡直是讓溪陽屋遭受了難以忍受的損失,畢竟淬相師就是生產力,缺少了淬相師,這就會影響溪陽屋的產量。

第二就是溪陽屋缺乏高級的淬相師,整個溪陽屋原本擁有著五位五品淬相師,這其中就包括韓植以及龐千尺,而如今韓植叛變,龐千尺被閒置,能夠派上用場的就隻有三位五品了,這個數量,實在是有些寒磣。

而那些大夏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比如都澤府的大澤屋,其中五品淬相師多達數十位,甚至連六品淬相師都有著七八位...這兩者間的實力差距,可見巨大。

第三個問題,是溪陽屋擁有的靈水奇光配方都不算高級,隻能勉強算是中級層次。

在大夏國,靈水奇光的配方,每一品的配方,被細緻的分為五個星級,一星級為最低,五星級為最高。

而溪陽屋的配方,就比如李洛最為熟悉的青碧靈水,這在一品配方中,隻能算是二星級。

李洛能夠憑藉著青碧靈水在天蜀郡打敗墨水屋黑星靈水,真的完完全全是純粹靠他那高達上七品純度的秘法源水硬懟上去的,因為人家的黑星靈水,可是評價為三星級的配方。

李洛翻閱了溪陽屋的所有靈水奇光配方,發現最高的,就是如今溪陽屋的主打產品,三品的“白羽靈水”,這是三星級的配方。

至於四星級配方,真是一個都冇。

如果溪陽屋未來的目標是成為大夏國前十的靈水奇光屋,光靠這一道三星級配方,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李洛揉了揉眉心,看向鄭平道:“鄭長老,招攬淬相師的事,要儘快做起來,不然溪陽屋的產量跟不上。”

現在隻能先將這些問題一個個的解決,高級淬相師的事急不來,現在的溪陽屋恐怕冇有那種吸引力,而靈水奇光配方也是冇辦法的事情,這配方除了花費大量時間研究,就隻能去購買了。

可是高星級的配方,其價格高昂到令人髮指,現在的溪陽屋是買不起的。

“是。”鄭平長老應了下來。

旋即他扭捏了一下,道:“少府主,那高純度的秘法源水,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供給總部這邊?”

李洛聽到這個就有點頭大,雖說溪陽屋總部這邊被挖走了一半的淬相師,但數量依舊遠比天蜀郡分部多,所以秘法源水的話,需求量也會更大。

可他畢竟還隻是一個十印境的孩子啊!

怎麼可能養得起這麼多如狼似虎的淬相師?

可先前他已經許了承諾,當然不可能反悔,那樣的話,恐怕他在溪陽屋總部的聲望會掃得一乾二淨。

“我先做一些準備,應該會很快給總部提供一批。”李洛心中歎息了一聲,旋即擠出笑容說道。

鄭平長老連忙點頭,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李洛不敢久留,所以在做了一些吩咐後,便是結束了今日溪陽屋的事情,然後有些倉惶的與薑青娥三女離開了總部。

他感覺如今的當務之急,還是得趕緊突破到相師境,不然他這小身板,真的禁不起榨啊。

但在這之前,還得先去一趟金龍寶行總部,把他記掛許久的最後兩道木,土奇材給搞到手,將第二道後天之相先煉製出來。

...

第二日,李洛與薑青娥打了個招呼,便是前往了金龍寶行總部。

雖說在這大夏城中治安問題很好,但謹慎起見的李洛還是隨身攜帶了幾位實力達到了相師境第三段的護衛高手,以備不時之需。

作為大夏國中的中立勢力,金龍寶行總部顯然頗為的特殊,其總部坐落在城中繁華的地段,其規模雄偉,遠勝天蜀郡的金龍寶行分部,遠遠看去,彷彿一頭匍匐在大地上的巍峨巨獸般,讓人心生畏懼,不敢在此生事。

而金龍寶行總部外,人流鼎沸,厚重大氣的青銅大門開了三麵,但依舊是顯得有些擁擠,可見人氣之高。

李洛順著人流擠入進去,其內大殿宛如巨大的廣場般,穹頂有十數米高,造型富貴而璀璨的水晶燈懸掛,將這殿廳照耀得如同白晝。

各種櫃檯有序的分佈在四方,穿著金龍寶行服飾的侍女們熱情的接待著各方來客。

不過李洛在這裡並冇有停留,而是徑直穿過走廊,走向了更深處。

走廊儘頭是通往寶行的高級場,進入其中,沸騰吵雜的聲音頓時減弱了許多,人流量驟降,寬敞明亮的大廳中,水晶櫃林立,其中擺放著琳琅滿目的物品。

那些物品,顯然比外麵的普通場要顯得高級許多。

當然,價格也更為的昂貴。

當李洛走入此處時,立即有一位身段窈窕,年輕貌美的侍女迎了上來,那容顏氣質,比起普通場的侍女顯然強上許多。

“請問貴客需要些什麼?”美貌侍女貝齒輕咬著紅唇的注視著李洛那帥氣的麵龐,身處金龍寶行,她也算是見多識廣,但這麼帥氣的少年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她眸光輕掃了一眼其他方向,有幾名年輕侍女正不甘的停下腳步,顯然有些忿忿她這裡的捷足先登。

李洛很索然無味的笑了笑,這種因為他而出現的明爭暗鬥的場麵經曆了太多,所以早就免疫了。

“我需要蘊含木,土能量的奇材。”李洛笑道。

“需要多少量級的?”美貌侍女細緻的問道。

這諸多奇材,也有著細微的分級,以量來區分,比如百量級,千量級,萬量級等等,而這所謂的量,是能量之意。

簡單來說,就是指這份奇材之中蘊含的能量達到了何種的層次。

“先看看千量級的吧。”李洛想了想,說道,在天蜀郡的金龍寶行中,他大部分見到的都是百量級奇材,千量級就比較少了,看了一些都冇有合適的,所以他打算先在這金龍寶行總部試試。

“好的,請跟我來。”

美貌侍女嫣然一笑,千量級的奇材,價格都是在數千枚金左右,不算便宜,眼前的少年對此並不在意的樣子,顯然是個年少多金的主,這樣的客人,她最喜歡了。

說罷,她便是轉身對著前方走去,細腰輕扭,翹臀搖曳,略有風情。

李洛對此表示很淡然,因為習慣了蔡薇姐那種嬌媚風情,眼前這些小妖精,真的是毫無吸引力。

而當李洛跟隨著這名侍女前行時,在這高級場的二樓上,那穿著青衣,短裙,潔白絲襪的清麗少女,眸光掃過,便是停在了李洛的身上。

然後少女略微顯得無精打采的清冷眸子,頓時就有著光彩綻放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