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清兒所在的二樓,正是一處臨窗的雅間,此時寬敞的雅間內還有著其他不少人,但都是一些背景不俗的年輕人,顯然這裡應該是一場聚會。

而呂清兒對這場聚會,顯然並不是太感興趣。

所以,當她在無意間看見下方大廳中的那道熟悉身影時,神色淡淡的嬌俏小臉上,就忍不住的浮現出了一抹細微的笑意。

“清兒,在看什麼呢?難得見你笑一笑。”

而此時,在呂清兒身後,突然有著溫和的笑聲傳來,那是一名身軀挺拔的青年,他含笑的望著呂清兒。

呂清兒轉過頭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寧昭大哥。”

“魚姨讓我多照顧你一下,帶你早點熟悉大夏城,所以今天才請了一些朋友來,不過看樣子你似乎不喜歡太熱鬨,是我疏忽了。”那被呂清兒稱為寧昭的青年笑道。

他對著呂清兒比了比,道:“我記得幾年前見你,你都還隻是一個小女孩,結果現在...出落得這麼漂亮了。”

呂清兒回以矜持的微笑,眼前的青年名為寧昭,其父親是大夏金龍寶行總行的副會長,資曆深厚,論起身份地位,僅次於她的母親,魚紅溪。

而他自身,也是聖玄星學府的學員,今年就該入二星院了,未來還算是她的學長。

不過不等寧昭繼續說下去,呂清兒道:“我有個朋友在下麵,我先去見一見。”

說完,便是腳步輕快的轉身而去。

寧昭望著她離去的優美倩影,眼中掠過心動之意,這一次見到呂清兒,著實是將他驚豔了一把,這女大十八變真不是說笑,幾年前的呂清兒,還隻是一個青澀的小女孩,可現在,已是水靈到這般程度了。

以後等她進入到了聖玄星學府,不知道會引得多少異性追求垂涎。

“朋友嗎?”

不過想起先前呂清兒俏臉上浮現的那種歡快笑意,寧昭眉頭就微微皺了皺,目光也是隨之投向下方的大廳中。

...

水晶櫃檯上。

貌美的侍女取出一些玉盒,貼心的為李洛儘數打開,其中擺放著一株株精緻的奇材,有濃鬱的木,土能量散發出來。

“貴客,這些都是千量級的奇材,蘊含著木相以及土相能量。”

李洛讚歎一聲,不愧是金龍寶行總部,這些千量級的奇材直接就拿出這麼多,而在天蜀郡的金龍寶行,可是要等好幾天才能夠看見一兩株。

李洛仔細的檢驗著這些奇材,感應著其中蘊含的能量強度,如此約莫好半晌後,他有些遺憾的將這些材料都放了下去。

“貴客不滿意嗎?”侍女柔聲問道,冇有半點不耐,同時心中想著,眼前的少年,即便是皺著眉頭時,都是這般的讓人怦然心動。

真是老孃的菜啊。

李洛搖搖頭,道:“看來千量級不符合我的要求,有萬量級的奇材嗎?”

侍女美目頓時一亮,萬量級的奇材,價格動輒上萬甚至數萬金,眼前的少年,比她想象的還要多金。

不過就當她要開口說話的時候,忽有聲音從旁傳來:“這個貴客就交給我來服務吧。”

侍女柳眉頓時倒豎,誰敢來搶老孃看中的?

她怒氣沖沖的轉過頭,然後就見到了一張清麗動人的小臉蛋,她愣了愣,旋即臉頰上的怒氣以驚人的速度化為笑容:“小,小姐...您怎麼來了?”

身為金龍寶行總部的一員,她怎麼會不清楚,眼前這位就是他們魚會長的千金。

“這是我的朋友,由我來招待吧。”呂清兒衝著侍女微微一笑,道。

侍女聞言,連忙點頭,旋即乖巧無比的退走了,隻是那眼神中,顯然是透著無儘的遺憾。

“清兒?”

李洛望著那出現在麵前的呂清兒,倒不算是太過的驚訝,畢竟早就知曉了她的身份。

“少府主,您這一來我們金龍寶行,就將我們的侍女迷得神魂顛倒,若是多來幾次,豈不是我們連生意都做不了了?”呂清兒笑吟吟的道。

李洛聞言,有些自責的道:“對不起,但是這些容顏是我爹孃給的,我也冇有辦法。”

呂清兒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這傢夥,說他胖還真的喘起來了。

“我比你早一些時間來大夏城,我娘催著我來陪她...對了,你們溪陽屋的事情,我也聽說了,冇事吧?”呂清兒不跟李洛扯皮了,而是關心的問道。

“被人擺了一道而已,正常,這種事這些年可不算罕見。”李洛擺了擺手。

“嗯,加油,以你的本事,未來一定會重振洛嵐府的。”呂清兒鼓勵道。

“這麼看好我...”

李洛笑了笑,然後搖搖頭,不在這上麵多說,而是目光打量了一下呂清兒,調笑道:“你剛纔說由你來服務嗎?”

“都有什麼服務,說來聽聽。”

呂清兒淺淺一笑,伸出雙手,手上戴著冰蠶絲手套,而此時在其相力催動下,手套上麵的白磷頓時倒豎起來,閃爍著寒芒。

“你想要什麼服務?”

“你看看你這態度。”

李洛正色斥責道:“還不趕緊給我把萬量級奇材拿出來,擱這磨磨蹭蹭的做什麼呢。”

呂清兒剮了李洛一眼,道:“萬量級奇材每天出現在金龍寶行的也不會太多,其中木,土屬性更少,而這種級彆的奇材,都會放在競拍室,我可以帶你去看看。”

“那還廢話什麼,走吧。”李洛揮了揮手。

見到這傢夥還真是不客氣的把自己當侍女使喚,呂清兒氣得咬了咬牙,忍住了想要錘他的衝動,轉頭在前帶路了。

隻是,轉過身時,那光潔的俏臉上,便是忍不住的有著笑意浮現出來。

...

二樓上,那寧昭望著李洛與呂清兒走得遠去,手掌微微握緊酒杯,然後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心中略有鬱氣。

他也看見了先前呂清兒臉上那歡快的笑容,與在他這裡顯然是截然不同的。

那個銀灰頭髮的少年,是什麼來路?

“嗬嗬,那位就是洛嵐府的少府主,李洛...”而就在心中想著的時候,一道笑聲便是在他的耳邊響起。

寧昭轉頭,見到一名俊朗的藍髮少年站在身旁,笑眯眯的望著下方李洛的身影。

“北軒少府主看來對他很瞭解啊。”寧昭笑了笑,眼前這藍髮少年,正是都澤府的少府主,都澤北軒。

“我們都澤府對洛嵐府一舉一動都很關注,畢竟算是世仇了,我對他當然瞭解。”都澤北軒笑道。

“都澤府最近把溪陽屋那位會長給挖走了,可是讓得溪陽屋成為了笑柄。”寧昭說道。

“當然更讓人啼笑皆非的是,這位李洛少府主,以二品淬相師的實力,成為了溪陽屋新一任總會長。”

都澤北軒笑了笑,道:“畢竟他們不可能把總會長的位置給了那龐千尺,那可是裴昊的人。”

“對了,寧昭老哥,能不能查一下這位李洛少府主來金龍寶行做什麼?”

寧昭眼皮微垂,道:“這怕是不符合規矩吧,為客戶保密,也是我們金龍寶行的宗旨。”

都澤北軒笑起來,道:“我聽說在那南風學府時,呂清兒和李洛倒是走得很近,在天蜀郡的學府大考上麵,李洛還救過她...”

寧昭沉默了一下,取過一旁的酒壺,將酒杯倒滿,然後一口飲儘,轉身走了出去。

都澤北軒則是笑眯眯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