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四章

魚紅溪,宮鸞羽

突然出現在小男孩身後的麵白男子,也是讓得都澤北軒麵色微變,他能夠感覺到這一霎,他彷彿是被一條毒蛇鎖定,在後者的手掌擒拿下,他體內的相力都是隱隱的有著凝滯的跡象。

顯然,這是一個實力極強的高手。

起碼都是天罡將階。

這是眼前小男孩的護衛嗎?這小東西究竟是個什麼身份?

都澤北軒心中驚疑,天罡將階的高手就算是在都澤府中,都擁有著極高的地位,僅次於他的父親,一般說來,那種高手,連都澤北軒都難以調動,可現在,這小男孩卻是能夠隨身帶著一位如此實力的護衛?

在都澤北軒心中驚疑間,那麵白無鬚的男子卻是將他的手掌鬆開,然後淡淡的道:“我家少爺既然拍下了東西,自然不會不給錢。”

李洛在一旁也是有點側目,這大夏城當真是藏龍臥虎,隨便出來一趟,就碰見了一些硬點子。

這個麵白無鬚的男子,一點都不引人注意,但李洛卻記起,這個人似乎之前就坐在他們不遠處的地方,而且是從一開始就跟著的...

顯然,之前那些找尋熊孩子的護衛,隻是做做樣子,這位真正的護衛,卻是時刻都在跟隨著,之前冇有出現,可能隻是為了讓這熊孩子玩得儘興一點。

說不定連他給熊孩子上水影術的一幕,也是被人家看在眼中。

一想到這一點,李洛就忍不住的乾咳一聲,感覺有點難受。

都澤北軒退後兩步,麵色陰晴不定,冇有再說話,一旁的寧昭也感覺到對方的強硬,心頭暗叫一聲不妙。

此時,在那後方,有金龍寶行的人急匆匆的跑來,道:“打擾諸位貴客了,魚會長說了,這幾份材料不必收取費用了,諸位玩得儘興就好。”

有侍從上前,將四份材料恭敬的端給熊孩子。

熊孩子眨巴了兩下眼睛,卻是感覺有些無聊,搖搖頭,聲音稚嫩的道:“姐姐說過,不能白拿彆人的東西。”

“我不要了,給你吧。”

熊孩子衝著李洛說道,然後就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小臉添了幾分蒼白。

“小少爺,咱回吧。”那麵白無鬚的男子彎身說了一聲,

熊孩子有些遺憾的點點頭,跟著男子轉身漸漸離去了。

隨著他們的離去,此處的氣氛方纔漸漸鬆緩下來,李洛看了看身旁的四份材料,又對著呂清兒道:“這怎麼處理?”

“我娘都說了不收取費用了。”呂清兒笑道。

李洛搖搖頭,他同樣不喜歡白拿東西。

“那就按照之前的底價吧。”呂清兒也明白李洛的心思,想了想,說道。

“那就卻之不恭了。”李洛遲疑了一下,最後點了點頭,這四份材料對他而言,的確還算是比較關鍵的。

都澤北軒麵無表情的望著這一幕,淡淡的道:“李洛,往後在聖玄星學府,我們還有很多機會,希望你每次都能夠這麼好運。”

話音落下,直接轉身而去。

李洛望著他離去的背影,歎了一口氣,又他媽的想惹我。

上一個逼我的人,現在都不知道能不能進聖玄星學府。

而當這裡的熱鬨散場時,眾人都並不知曉,在那金龍寶行的樓頂處,一麵水晶玻璃後,有兩道人影也是在盯著這裡。

那是兩個風華極盛的女人。

一位是穿著紅裙的美婦,她嬌軀修長,玲瓏有致,長髮盤起,插著一枚魚形的髮釵,氣質顯得強勢而豔麗。

她的容顏與呂清兒略微有幾分相似,隻是更多了一些成熟風情。

她正是呂清兒的母親,大夏國金龍寶行總會長,魚紅溪。

“一場鬨劇,倒是讓得長公主看笑話了。”魚紅溪笑道。

在其身旁,是一名容顏絕美的女子,女子身穿白色衣裙,她長髮挽成鳳髻,顯得尊貴異常,一對丹鳳眼頗為的淩厲,高挑的瓊鼻,濃密的睫毛,性感的紅唇,渾身都是在散發著驚人的魅力。

她的個子也有些高挑,如天鵝般的脖頸下,是相當讓人歎服的偉岸胸懷,若是李洛在此的話,恐怕會心中感歎,終於是找到了能夠與蔡薇姐媲美的女人。

隻不過蔡薇氣質過於的嬌媚,而眼前的女子,則是尊貴中帶著冷厲,讓人不敢小覷,同時敬而遠之。

而這位女子,身份也極為不一般,她名為宮鸞羽,乃是如今大夏王庭的長公主,也是當今王上的親姐姐。

老王前些年駕崩,新王上位,然而其年紀太小,所以一切國事,都是攝政親王統領,而長公主也是在其中分有一些權力,堪稱是如今大夏中權勢最盛的女人。

另外,她還是聖玄星學府的四星院學員,比起薑青娥,剛好高上一級。

“是小弟胡鬨,給魚會長添麻煩了。”長公主微微一笑,有些歉意的說道。

“王上正是年幼的時候,貪玩一些是常事。”魚紅溪輕笑道。

兩人又是說了一些話,最後長公主見到時候差不多了,便是告辭而去。

魚紅溪將長公主送走,又是來到了水晶玻璃前,眸光掃過下方,而當她在見到李洛與呂清兒並肩而行的身影時,眉頭便是微微一皺。

“這小子...跟李太玄那混蛋長得可真像。”

...

在金龍寶行後門處,此處有護衛已是封鎖了街道,一輛金黃色的車輦停在其上,周圍護衛森嚴。

長公主走進車輦中,就見到正搓著小臉的熊孩子,在他的麵龐上,褪下了一層皮質,緊接著他的麵龐就發生了一些變化。

首先是變得更加的白皙,然後竟是顯得眉清目秀了起來,烏黑大眼睛亮晶晶的,宛如星辰般。

“姐姐。”他見到長公主,頓時歡喜的叫道。

長公主則是有些嚴厲的道:“你現在已經是大夏的皇帝,卻還如此貪玩,雖然有護衛時刻跟隨,但萬一出了事怎麼辦?”

這熊孩子,竟然就是當今大夏的小皇帝,宮景曜。

小皇帝吐了吐舌頭,捏著耳朵道:“姐姐,我知道錯了。”

長公主這才神色緩和一些,道:“今天怎麼回事?”

小皇帝咯咯的笑了起來,將之前發生的事情都給說了一遍。

“哈哈,那個李洛挺好玩的,故意激我跟那都澤北軒搶拍,不過我也裝作上當的樣子,跟他玩了玩。”

聽完小皇帝所說,長公主也是笑了笑,有盛世風華:“那都澤北軒的性格,倒是跟他父親差不多,睚眥必報...”

“這李洛麼,倒是讓我有點意外,我以為他會是如薑青娥那般的鋒銳,但現在來看,卻是顯得很是內斂並且滑溜。”

小皇帝告狀道:“那傢夥也是討厭,竟然還訛詐了我五千金。”

長公主莞爾,剛要說話,卻是見到小皇帝的麵色陡然變得蒼白起來,呼吸急促間,白皙的小臉上有血紋浮現,看上去有些猙獰。

長公主心頭一沉,知曉這是小皇帝的老毛病又犯了,連忙從車廂中取出一支玉瓶,想要取出治療的丹藥,可這一倒,裡麵卻是空空如也。

“藥用光了?”長公主丹鳳眼中掠過一抹陰沉,她記得之前吩咐過,要時刻準備丹藥救急,這些下人,這麼冇用嗎?

“立即回王宮。”長公主喝道。

車輦迅速的移動起來。

長公主抓住小皇帝的一隻手,雄渾強橫的相力湧動起來,湧入小皇帝體內,幫助他緩解著病發的痛苦。

小皇帝這毛病,從小就落下了,發作時頗為痛苦,眼下藥物缺失,就隻能硬抗一下了。

小皇帝小臉上的血紋逐漸的濃鬱,最後他有些難以忍受了,突然從懷中取出了一支琉璃瓶,

長公主一時不察,就被他將琉璃瓶中的不明液體喝了大半。

不過她很快回過神,急忙一把將那琉璃瓶奪了過來,有些憤怒的道:“這是什麼東西?你怎麼能亂喝不明之物?”

但她的驚怒很快又止了下來,因為她見到,小皇帝臉龐上的血紋,竟然是在此時隱隱有著退散的跡象。

關鍵是小皇帝麵龐上的扭曲痛苦,也是在一點點的消失。

麵對這一幕,繞是長公主定力極好,也是忍不住的有著霎那間的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