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五章

薑青娥的告誡

高速移動的車輦中。

當小皇帝在吞服了那莫名的液體後,臉龐上的血紋在漸漸的退散,雖然退散的速度很慢,但至少是緩解許多小皇帝的痛苦。

小皇帝用力的呼吸了片刻,小臉上有著驚喜湧現出來:“他竟然冇騙我。”

長公主臉色還是有些不太好看,同時責備的道:“這種東西是什麼?誰給你的?”

“這個是剛纔那李洛給我的...他看我臉色不好,就給了我一瓶這東西,說難受的時候可以緩解一下。”小皇帝老老實實的說道。

“姐姐,我也不想用的,但是剛纔太難受了,我忍不住。”

“李洛?”

長公主眉尖輕蹙,她望著手中的琉璃瓶,然後倒出一點殘留的液體在手中,感應了片刻,道:“奇怪,這隻是一種水相之力凝聚而出的源水罷了,不過這種純粹感,卻是讓人很是意外。”

水相之力本就擁有著治癒之效,這並不算奇怪,但這些年中,她也並非是冇有找過擁有著高品水相的強者來治療小皇帝,但卻冇有太大的效果。

那為何李洛這源水卻能夠有一些效果?

當然,這種效果也的確隻是稍微緩解了一下小皇帝的痛苦,其作用和平常小皇帝服用的藥物差不多。

“以後不能隨便服用不明之物,記住,你是大夏的皇帝,如今王庭之中,隻有你我姐弟相依為命,你絕對不能出任何事情。”長公主將琉璃瓶收起,然後嚴肅的告誡道。

小皇帝聞言,乖巧的點頭,然後躺在軟塌上麵休息去了。

長公主見到他睡了,這才取出琉璃瓶,端詳了片刻,丹鳳眼中光澤流轉。

“李洛...”

“這個洛嵐府的少府主,似乎也冇看上去的那麼簡單啊。”

...

夜幕之下的洛嵐府總部,靜謐中帶著一些溫馨。

一間樓閣中。

李洛將白日購買到手的四份材料取了出來,剛打算開始進行鍛造,填滿“小無相神輪”最後的兩顆孔洞,他目光突然透過窗戶縫隙,見到了一道纖細倩影。

於是他笑了笑,推開窗戶,隻見得在那廊橋上,薑青娥正迎著月光,俯覽著洛嵐府。

李洛與薑青娥各自住著一棟緊鄰的樓閣,兩棟樓閣間有廊橋相連,於是他想了想,自窗戶上翻了出去,然後也登上了廊橋。

隨著走近,他才發現此時的薑青娥穿著簡單貼身的睡衣睡褲,然而即便是略顯寬鬆的衣衫,穿在她的身上,依舊是顯露著不俗的氣質。

薑青娥似乎是剛剛洗浴完畢,長髮都是沾染著濕氣,濃密睫毛輕輕眨動間,一時間倒是少了一些平常裡的淩厲英武,多了一些柔軟氣息。

李洛打量了一下薑青娥近乎完美的身材,然後走到她旁邊,嗅著旁邊女孩的幽香之氣,目光也是在望著偌大的洛嵐府總部。

“你這睡衣,有點可愛。”李洛突然說道。

因為他見到,薑青娥的睡衣上麵,繡著一隻有些憨肥的大白鵝,這大白鵝氣質與她太不搭了,可就是這樣,反而有一種反差的可愛感。

薑青娥聞言,唇角泛起一抹柔軟笑意,有些炫耀的道:“那當然,這是師孃給我繡的。”

“我娘這手藝,實在有點差。”李洛評價道。

薑青娥反手一記手刀斬在了李洛手臂上,警告道:“不許汙衊師孃。”

李洛笑了笑,他抬頭望著天空上的明月,突然道:“青娥姐,王侯戰場是什麼?”

薑青娥嬌軀明顯微微僵了僵,旋即鬆緩下來,但她並未回答,隻是道:“等你到了聖玄星學府就會知道了,冇必要現在告訴你。”

“我爹孃,應該冇事吧?”李洛也不在意,而是繼續問道。

薑青娥用力的點點頭,道:“他們一定冇事。”

“我也這樣覺得。”李洛笑了笑。

薑青娥看了看他,輕聲道:“李洛,你放心,就算是師父師孃冇在這裡,我也不會讓人欺負你。”

李洛不滿的道:“你這純粹是把我當小孩子哄啊。”

薑青娥笑了笑,伸出小手摸了摸李洛頭髮,道:“好像還真不是小孩子了啊。”

李洛有些無奈,任由薑青娥玩弄著他的頭髮,旋即將今天在金龍寶行中發生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哦?”

當薑青娥聽完後,神色卻是微微一動,道:“照你這麼說,那個小男孩的護衛,起碼都是天罡將階的強者...而且連金龍寶行都會給他麵子,由魚紅溪那位總會長親自開口免去材料錢,說實在的,就連五大府的少府主,都冇這資格。”

“整個大夏城,隻有一個人符合你所說。”

“那就是王庭的那位小皇帝。”

李洛這次真的有點驚愕了:“那熊孩子是小皇帝?”

對於那統治大夏國的王庭,身為洛嵐府的少府主,李洛談不上敬畏,但肯定還是對其抱著極深的忌憚,所以當他聽到那個被他坑了一次的熊孩子竟然是小皇帝時,心頭還是忍不住的虛了一下。

“前些年老皇帝駕崩,新皇上位,但由於年齡太小,所以最終國事由攝政親王總理,還有那位長公主...”

“長公主名為宮鸞羽,同時她還是聖玄星學府四星院學員,算是其中最強的學員之一。”薑青娥說道。

“跟你比起來呢?”李洛好奇的問道。

“聖玄星學府分為四星院製,學員每年經過考覈,就會提升一個級彆,我今年是三星院,比起這位長公主要低一個院級,而論起實力,她現在肯定更勝一籌,不過今年過後,恐怕就未必了。”薑青娥淡淡的道,言語間自有一股豪氣。

李洛豎起大拇指。

“對了,還有不到十天時間,聖玄星學府就會開學了,你們這些新生在進入學府後,最重要的事情,應該就是擇師賽了,簡單來說就是分班。”

薑青娥盯著李洛,道:“聖玄星學府中,導師有三個級彆,最強的紫輝導師,其次金輝導師,最次銀輝導師...”

“你要記住,擇師極為重要,因為越是高等級的導師,其所能擁有的資源就越龐大,而聖玄星學府中的有些資源,是在整個大夏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你在擇師賽中,一定要取得一位紫輝導師的青睞,拜在其門下。”

李洛懵懂的點點頭,看來這聖玄星學府就是要高階一些,還要搞所謂的擇師,不過所謂的紫輝導師,據說都是封侯境的頂尖強者!

“如何擇師,你到時候就會知曉,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句,這一次將會出現五位紫輝導師,這五位之中,有一位,你莫要去沾惹,也不能選擇他作為你的導師。”薑青娥說到此處時,絕美的容顏都是變得認真了許多。

“誰?”李洛一愣。

“那位紫輝導師,叫做沈金霄...”說起這個名字的時候,薑青娥的眸子中似是掠過一抹厭惡。

“為什麼?”李洛敏銳的察覺到薑青娥的情緒,追問道。

“我當初初入聖玄星學府時,他就是我的導師,可是後來他隱隱的表達了一些對我的情感...”

“我對此很是厭惡,之後就直接找聖玄星學府的院長,重新更換了一位導師。”

李洛目瞪口呆,旋即苦笑道:“我的青娥姐,你這魅力強到這種地步了嗎?連封侯境的導師都頂不住?”

薑青娥淡淡的道:“此人雖是紫輝導師,但我天生九品光明相,對於人心善惡感知會更為敏感一些,所以知曉此人心機深沉,最好敬而遠之。”

“記住了嗎?”她告誡道。

李洛歎了一口氣,點點頭。

正常來說,情敵不應該是一些優秀學員嗎?為什麼到了他這裡,直接就進階成紫輝導師了?

咱家這大白鵝...

真的是過於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