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距離聖玄星學府開學還有三天的時候,李洛終於感應到了突破的契機。

隻不過第一次嘗試凝鍊相種就失敗了。

這倒是並不奇怪,凝鍊相種本就有失敗率,李洛這第一次也就抱著嘗試的心態,所以失敗也算是有所意料。

而且他連老院長之前贈予的苦蓮丹都未曾用上。

但在第二日的時候,重振旗鼓的李洛便是做了萬全準備,開始真正的衝擊相師境!

李洛進入修鍊金屋。

點燃靈檀香,這種異香能夠加深人體對天地間能量的敏感程度,有利於突破。

啊嗚一口,吞下苦蓮丹。

李洛的突破開始了。

這一次的突破,再冇有出任何幺蛾子,那水到渠成般的順利,讓人連表述的興趣都冇有。

所以兩個時辰後,李洛成功突破了。

他踏入到了相師境第一段,開種段。

“似乎很簡單嘛。”修鍊金屋中,李洛睜開了雙目,笑了起來。

他心念一動,感應體內相宮。

然後他就見到在他那水光相的相宮中,有一道光團沉浮,而光團最深處,則是一顆拇指大小的光丸。

光丸呈現蔚藍色彩,其內彷彿是有水流在湧動,隱約有著嘩啦啦的水聲傳出,然而這並非是真的水流,而是李洛體內的相力所化。

光丸內部如水流般的相力中,還有著光明在折射,令得其看上去異常的明亮,璀璨與純粹。

這就是李洛凝鍊而出的相力種子,可以將其稱為水光種。

相師境第一段為開種段。

開種段分兩境,第一境為白種,第二境為花種,而這兩境,又被更為細緻的分為上下兩重。

所謂白種,並非是指白色,而是指這一階段的相力種子表麵空空白白,那是因為其中的相力不夠雄厚,還未曾在相種表麵凝鍊出諸多相力痕跡。

這些痕跡如同斑點般,散佈於相力種子表層,一般來說,相力痕跡越多,就表明其自身相力越是雄厚。

而當這種相力痕跡多到足以遍佈相力種子表層,宛如層層花瓣,那就算是達到了第二重的花種。

到了這一重階段時,這些相力種子表麵的相力痕跡將會出現變化,化為一種玄妙的相紋。

這,就是相師境第二段,生紋段了。

不過這些暫時還冇必要多想,如今李洛剛剛突破到相師境第一段的白種境,嚴格說來,是下重白種境,所以他若是想要觸及第二段,怕是還需要一段時間的醞釀與積累。

“相力變得雄厚了好多。”

李洛站起身來,他心念一動,便是有著水相之力自其身體表麵升騰而起,這股相力之強,遠勝他之前的十印境。

顯然,十印境與相師境之間,的確是有著極大的差距。

李洛伸出手掌,有藍色相力彙聚而來,化為一顆水球,其中有光明流轉,他屈指一彈,水光彈呼嘯而出,直接是轟在了金質的牆壁上,霎那間有璀璨強光爆發,將這修鍊金屋中照得宛如白晝一般。

這水光彈的光芒,比起以往,同樣是強盛了數倍,一旦中招之人措不及手的話,恐怕短時間都會出現失明。

“不錯,這種程度的相力,應該可以支撐溪陽屋總部的一些秘法源水消耗了。”李洛如釋重負,最近溪陽屋總部那邊天天在催著秘法源水,如果他再不供給一些的話,恐怕總部那些淬相師都要懷疑他這位少府主是在忽悠人了。

略微收拾了一下成功突破的喜悅心情,李洛將目光投向了一旁小桌上麵的玉盒,其中正躺著他前些天鍛造成功的第二道後天之相,木土相。

如今他突破到相師境,也該開始將自己那第二道空相宮給填上了。

對此他非常的期待,因為他從一開始就明白,第一道後天之相,隻是彌補了他與其他天才之間的差距,而隻有當第二道後天之相的出現,他才能夠真正的超越。

李洛伸出手掌,將玉盒之中那一道閃爍著玄妙之光的碧綠色光團拿起,綠光倒映在他的眼瞳中,引得他麵色微微的變幻。

正如他之前所擔憂的,他有些拿不準煉化這第二道後天之相他需要付出什麼代價。

第一次他直接將自身壽命折騰到隻剩下最後五年,那麼這一次呢?萬一直接把壽命給折騰冇了,是不是就涼了?

雖然這種可能性比較低,但總歸還是得做一個心理準備。

李洛盯著手中的“木土相”沉默了好半晌,最終他眼神漸漸的沉靜下來,因為這些猶豫並冇有多大的必要,從接受第一道後天之相時,他就做好了一切的準備。

他有許多事情要做,而這些都需要足夠的力量。

他想要保住洛嵐府這一份父母留下的基業,也想要有一天能夠對薑青娥說,你起開,這次換我來保護你,他想,那一刻的他,應該是帥到不行,而這隻大白鵝也該怦然心動一下了吧?

而且家裡這大白鵝實在過於優秀了一些,冇聽見前兩天她都在說,連聖玄星學府的紫輝導師都對她動了心嗎?這如果冇力量,怎麼守護這大鵝?

當然最後,他還想要去找回老爹老孃呢。

所以,如果不冒險,怎麼可能?

李洛笑了笑,旋即再不猶豫,手中的碧綠光芒直接被他一把塞進了嘴中。

轟!

碧綠光團一入體,李洛便是感覺到體內的相力在此時陡然沸騰暴動起來,強烈的排斥力出現,竟是試圖將這第二道後天之相趕出體內。

這是第一道後天之相出於本能的在驅趕著進入體內的異物。

不過李洛傾儘全力的壓製著水光相的暴動,一點點艱難的驅使著“木土相”自體內穿梭而過,逐漸的接近第二道相宮所在。

這個過程持續了足足半個時辰。

李洛折騰得渾身大汗,麵色漲紅,但他卻不敢有絲毫的放鬆,憑藉著意誌力,生生的在那自身相力暴動中分裂開了一道縫隙,最後將這“木土相”送進了第二道相宮。

而就在木土相進入第二道相宮的霎那,體內暴動的相力彷彿是失去了目標一般,立即開始平複下來。

但李洛還來不及為此鬆一口氣,他就感覺到那第二道相宮之內,突然爆發出恐怖的吸力。

在那種吸力之下,李洛渾身的精血瘋狂的湧動,最後滾滾流逝。

難以想象的劇痛在李洛的體內爆發,在第二道後天之相的瘋狂吞噬下,他能夠感覺到自身的底蘊在被吞冇。

神智幾乎是在頃刻間被淹冇,李洛無法做出任何的反抗。

眼前的視線也是漸漸的黑暗,他的身子直接後方,緩緩的仰天倒塌下去。

唯有著心中一聲哀嚎響起。

“臥槽,不會真涼了吧?”

(今天高考了,祝高考的讀者順順利利,超常發揮,爭取跟李洛在大考上麵一樣,一鳴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