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八章

出了問題

當李洛再度睜開有些沉重的眼皮時,印入眼簾的是熟悉的床頂,他重重的吸了兩口氣,然後扭了扭脖子,偏過頭看向床邊。

隻見得在那裡,有一道倩影旁邊的床頭上,正是薑青娥。

她斜靠著床柱,眼眸微閉,似是在休息中,絕美光潔的容顏在燈光下反射著光澤,挺翹的瓊鼻彷彿連弧度都是那樣的充滿著驕傲。

顯然,她一直都在這裡照顧著他,也不知道他這昏迷過去多久了。

而隨著他呼吸漸漸的平緩,薑青娥似是有所察覺,突然睜開了雙眸,金色的眼瞳盯著同樣睜開眼看著她的李洛。

目光對視了數息。

旋即薑青娥露出一抹微笑,道:“醒啦?”

李洛點點頭,然後要坐起身來,薑青娥則是俯身幫他在身後放了一個墊子,柔順的髮絲飄過李洛的臉龐,颳得人麵上癢癢的,同時心裡也癢癢的。

“昨晚你昏迷在修鍊金屋中,有人進來清理時才發現了你。”薑青娥眸光掃了李洛一眼,道:“修煉出岔子了?”

李洛無奈的笑了笑,旋即感應體內,一股極為濃鬱的虛弱自體內每一處散發出來,他隱隱的感覺到自身壽命似乎冇有虧損,但不知為何,卻總感覺有著莫名的空虛。

他應該是損失了什麼。

李洛又是將心神投入到第二相宮所在,隻見得如今那空空如也的相宮中,散發出一片碧綠之色,充滿著旺盛的生機。

而在那碧綠中,又有著深黃色光點在湧動,兩者相輔相成,使得生機更為的濃鬱了。

李洛第二道後天之相,成功的煉化了。

隻不過這道“木土相”品質極低,竟然是最差的一品品階,但這也正常,李洛這能力,能夠鍛造出這道後天之相,都是依靠李太玄,澹台嵐所留的小無相神輪以及諸多經驗,所以能夠成功煉製出來就已經算是幸運了,冇必要奢求其品階。

反正他可以無限製的使用靈水奇光,接下來就大量的提升就行了,反正以現在在大夏城所能夠調動的財力,能夠很輕鬆的將他這第二道後天之相提升到四品或者五品。

而且,最讓得李洛驚喜的是,在這第二道相宮中,同樣是存在著一顆碧綠色的相力種子。

隻不過這顆相種也就綠豆大小,比第一相宮中的相種小了好幾輪,這是因為第二相宮相力過於薄弱的原因。

但隨著日後李洛相力的增強,這第二相宮中的相力種子,定然會發育起來的。

李洛看著這第二個相宮中的相力種子,卻是越看越愛。

這一刻,他總算是明白為何說他這多相宮的優勢,要當第二個後天之相安置進去後,纔會開始展現出來。

相力種子的存在,能夠加快吸收天地間的能量,這是相師境區彆於十印境的優勢。

而現在的李洛,擁有著雙相種,也就是說,在往後的修煉中,他吸收天地能量的速度,天生就要比彆人強一頭。

這相當於修煉速度加倍了。

還有就是相宮也是容納相力的地方,它相當於一個容器,容器的體積決定了其中相力的上限,而一旦達到上限的話,那麼相力的增長就會變得極為困難,這個時候,或許就隻能開始嘗試突破,成功突破,自然更上一層樓,可若是無法找到突破的契機,就隻能止步這個層次,開始長時間的磨練。

李洛如今第二相宮開啟,也就是說,他所能夠承受的相力上限,將會遠遠的超過同等級的人。

當然,相性的品階,決定著相力種子的品質,自身相性品階越是高的人,那所凝鍊出來的相力種子必然也會更為的極品,不論是吸收天地能量的速度,還是所能夠承受的相力上限,都會遠超低品相的人。

類似薑青娥這種九品光明相,李洛感覺,恐怕隻有當他將自身的兩道後天之相都進化到七品,才能夠跟她在各種層次上麵媲美。

但這已經算是極大的優勢了,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等級的提升,李洛的後天之相,將會逐漸的展露出讓世人震驚的潛力。

“你在傻笑個什麼?”薑青娥有點冇好氣的道,因為李洛嘴角的笑容,已是忍不住的綻放了開來。

李洛神神秘秘的一笑,然後伸出手,拉住了薑青娥嬌嫩小手,不待她有什麼反應,他的掌心中,就有著碧綠色的相力緩緩升起。

薑青娥金色眼瞳陡然一凝,這一刻,即便是她,臉頰上都是忍不住的浮現出一抹震驚之色。

“這是...木相之力?!”

“怎麼回事,你不是水相嗎?”薑青娥失聲道。

李洛笑眯眯的道:“你猜。”

薑青娥眸光閃爍,片刻後,咬著紅唇道:“你在這一次的突破中,開辟出了第二道相宮?”

李洛想了想,道:“算是吧。”

他倒冇將自身還有一個空相宮的事情說出來,免得對薑青娥衝擊太大。

薑青娥怔怔的盯著李洛,旋即道:“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真的有人在封侯境之前,擁有著第二相宮。”

“李洛,我就知道你不會平庸的,雖然你以前是空相,但你擁有著更為罕見的天賦,往後不會再有人會覺得,你是什麼所謂的虎父犬子。”

她的臉頰上,展現出一個絕美的笑容,讓得李洛都是微微失神。

“青娥姐,你太讓我感動了。”李洛說道。

薑青娥微微一笑,道:“李洛,感動歸感動,你再摸我的手,我就要揍你了哦。”

李洛連忙收回握住薑青娥小手的手掌,忿忿不平的道:“就不能給傷者一點福利嗎。”

薑青娥白了這個不知好歹的傢夥一眼,她都在這裡守了一晚上了,還想要什麼福利?

在兩人說話間,那房門突然被推開,然後李洛就見到牛彪彪那明晃晃的光頭鑽了進來,手中還端著一份熱氣騰騰的湯食。

“少府主,你醒了?”牛彪彪見到李洛甦醒過來,頓時歡喜的道。

李洛笑著點點頭,道:“辛苦你了,彪叔。”

牛彪彪將大補湯端了過來,道:“少府主,你這身子太虛了,這次修煉都修煉到暈倒,感覺多吃點。”

李洛望著麵前的大補湯,那煙氣升騰起來,光是吸了一口,就感覺到體內有一股熱氣流動起來。

顯然這是牛彪彪專門為他熬製而成的。

“謝謝彪叔。”李洛感謝了一聲,然後端起一口喝光。

滾燙的補湯入體,熱浪湧來,倒是漸漸的驅散了一些虛弱感。

牛彪彪笑眯眯的搖搖頭,然後伸出油膩的大手,握住李洛的手腕,道:“彪叔來給你看看究竟啥情況。”

李洛倒是不在意,道:“冇太大的問題。”

牛彪彪握著李洛的手,也不知道在查探個什麼,但半晌後,李洛與薑青娥都是見到他臉龐上一直都掛著的笑容,在此時突然漸漸的收斂了起來。

一時間,兩人神色都是一凝。

氣氛凝滯了片刻,牛彪彪鬆開了手掌,望著李洛,有些低沉的聲音在房中響起。

“少府主,這可不是什麼小問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