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中,當李洛聽到牛彪彪此話時,心頭頓時一跳,臉龐上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彪叔,你在說什麼啊?”

一旁的薑青娥也是雙手緊握起來,金色眸子中,有擔憂凝聚起來。

牛彪彪道:“少府主是不是感覺到一種莫名的空虛感?”

“其實那並非是錯覺,而是少府主你此次的確是損失了很重要的東西。”

李洛眉頭緊鎖,他的確有這種感覺,但自身的壽命應該是冇什麼問題,那麼是損失了其他的什麼嗎?

“你損失的,是底蘊,或者說根基。”牛彪彪緩緩說道。

“少府主,眼下你的這種身體狀態,不論你怎麼修煉,恐怕都很難讓你突破到將階。”

此話一出,如石破天驚,讓得李洛麵色都發白了起來,原來這一次他煉化第二道後天之相,損失的不是壽命,而是自身的根基。

而根基動搖,難以突破到將階?

這對於他而言,簡直是難以接受的結果,畢竟他可隻剩下五年的壽命!五年內,他無法突破到封侯境,一切努力,皆為烏有。

李洛眉頭緊鎖,在他的感覺中,牛彪彪所說可能屬實,但應該不至於真的這麼糟糕,因為他的水光相,木土相都是有著恢複,治癒之效,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損失的根基,應該能夠得到一些彌補。

或許,這也是為何李太玄,澹台嵐執意要讓他第一道後天之相選擇水光,第二道後天之相選擇以木相為主的原因。

因為這兩道後天之相能夠最大化的將後遺症削弱。

隻是,這對於李洛而言,依舊是一個極壞的訊息,因為現在他的修煉可是在爭分奪秒,這根基的問題,稍稍阻攔他一下,就會讓得他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彪叔,有解決的辦法嗎?”薑青娥突然在此時冷靜的出聲問道。

牛彪彪摸了摸光頭,道:“其他人可能會很束手無策,但換做我的話,倒是未必不行。”

李洛心頭一震,眼神期盼的看向牛彪彪。

“我知曉一種補根之法,名為“天殘地缺補神膏”,其以諸多奇材熬製而成,可補全缺失的根基,不過此法隻對將階之下有用。”牛彪彪說道。

這簡直就是為我量身打造的啊,隻是這什麼補腎膏名字不是很好聽啊。

李洛心中這般想著,然後動情的道:“彪叔,我未來的幸福就靠你了。”

牛彪彪大咧咧的道:“少府主說的什麼話,老牛我肯定會全力幫你的啊。”

“那什麼開始煉製?”薑青娥問道。

牛彪彪摸了摸粗獷的臉龐,道:“這“補神膏”需要許多罕見的材料,需要一些時間去準備。”

“彪叔你將材料給我便是,我會吩咐洛嵐府全力蒐集。”薑青娥道。

牛彪彪點點頭,道:“不過其中有一份主料,恐怕蒐集也無用。”

“什麼主料?”李洛連忙問道。

“帝流漿,這是一種極其罕見的天材地寶,隻會出現於天地間能量極盛之處,此物若是吞服,甚至能夠媲美八品的靈水奇光,同時,據說煉製九品靈水奇光的話,也是需要此物。”牛彪彪笑道。

李洛呆若木雞,這東西他雖然冇聽過,但光是那所謂的效果,就足以看出這是何等的珍貴與稀罕,這真的能夠找得到?

“哈哈,帝流漿如果是外人,恐怕的確很難搞到手,但少府主與小姐不一樣,你們應該會有機會得到的。”牛彪彪說道。

“為什麼?”李洛對此很是疑惑。

倒是薑青娥輕聲道:“因為聖玄星學府內,就會產出帝流漿,我曾經也得到過,但都被我用了。”

李洛吞了一口口水,聖玄星學府真的這麼恐怖的嗎,竟然能夠擁有著這種罕見的資源?

薑青娥看向李洛,道:“相力樹,你應該不算陌生吧?南風學府也有,隻不過跟聖玄星學府的相力樹比起來,南風學府那種真的隻能算作小樹。”

“聖玄星學府的那顆相力樹,巍峨程度遠超你的想象,其枝葉甚至遮蔽了學府的半壁天空,那裡恐怕是整個大夏國中天地能量最濃厚的地方,所以纔會在特定的時間中誕生出帝流漿。”

“而聖玄星學府中,一些比較重要的比賽或者任務,學府就會拿出一些帝流漿當做獎勵。”

“等你進入聖玄星學府後,應該也會有這種機會的,到時候千萬不能放過。”

“我這邊也會幫你爭奪一些,留給你熬製補神膏。”

李洛感歎道:“青娥姐,你對我太好了,一時間想要以身相許,但卻發現我們已經有了婚約。”

薑青娥拳頭落在了李洛頭上:“少給我口花花。”

牛彪彪則是笑眯眯的望著他們打鬨,然後將李洛喝完的碗筷收了起來,慢悠悠的轉身而去了。

李洛望著他離去的背影,道:“咱們這位彪叔,懂的實在有點多。”

他這裡根基一缺,牛彪彪就拿出了一道補神法,這之中的巧合,讓人簡直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薑青娥螓首微點,道:“這應該是師父師孃在洛嵐府留下的一枚暗棋,但是對於洛嵐府的事情,他幾乎從不過問。”

李洛點頭,他之前還以為老爹老孃可能並不知曉煉化第二道後天之相所付出的代價,眼下來看,恐怕未必如此...

“彪叔的事,不用太過的在意,因為就連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真的有實力,還是就單純的是一位廚藝了得,懂得比較多的廚子。”薑青娥說道。

“與其糾結這種事情,還不如儘可能的提升自己,想要保住洛嵐府,靠任何人,都不如靠自己。”

李洛笑著點點頭。

“你先好好休息吧,再等幾天,就是聖玄星學府開學的時候了,到時候你可得記住我之前對你的提醒,同時好好表現。”薑青娥輕笑道。

李洛感歎一聲:“終於要進入生玄星學府了啊...”

對於這座屹立在大夏國最頂尖的學府,李洛早就期待許久了。

“對了,聽說青娥姐你在聖玄星學府內極其受歡迎,我進去之後,會不會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啊。”李洛似是有些擔憂的問道。

薑青娥唇角微翹:“有句話不是說,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嗎?你跟我有婚約,當然要承受更多啊。”

李洛誠懇的道:“我都說了可以先解除婚約的。”

“距離解除婚約那一步,你還有很長的距離要走呢。”

薑青娥站在床榻旁,嬌軀纖細修長,旋即她伸出小手,輕輕的摸了摸李洛的頭髮,金色眼瞳中泛起笑意。

“放心吧。”

“學府中有人欺負你的話...”

“我會揍他的。”

有陽光自窗戶縫隙間照射而進,落在那張絕美的容顏上麵,李洛感覺心都化了,青娥姐,你撩得太狠了吧。

這我哪頂得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