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章

新生實力榜

對於虞浪的騷操作,李洛好歹也算是有些免疫了,所以很快也就從他的這曲折故事中清醒過來,神色複雜的搖搖頭,然後打開了這所謂的新生實力榜。

冊子一打開,便是有一張人物畫像印入眼簾,那是一名頭髮披肩的少年,少年皮膚顯得有些黝黑,然而一對眼睛,卻是散發著一種令人心悸的凶厲之氣,彷彿山野深處走出來的猛獸一般。

在他的臉龐上,有著許些紋路,那些紋路,似是虎獸身上的虎紋一般,如此一來,更是將他的煞氣渲染到了極致。

彷彿是一頭人形的凶虎。

李洛望著這張畫像,眼瞳也是微微一凝,連神色都是變得鄭重了起來,這圖上的少年,即便不是真人,但依舊讓得他感覺到了一種極大的危險感。

李洛目光掃下,隻見得畫像之下有這如凶虎般的少年的資訊。

“秦逐鹿,出自西域郡西域學府,其父為大夏大將軍,秦鎮疆。”

“此人擁有上八品相,噬金妖虎相,疑似相師境第二段生紋段的實力,西域郡乃是大夏邊疆所在,紛爭不斷,秦逐鹿自小於軍隊中成長,曆經殺伐,造就凶厲嗜戰的性格,宛如凶虎。”

“如此實力,堪稱聖玄星學府新生第一人!”

李洛看完這些資訊,緩緩道:“好凶狠的秦逐鹿。”

上八品相,生紋段的相力等級。

這算是李洛所見過的人當中,除了薑青娥外,相性品級最高的人了,而且,這傢夥,竟然已經相師境第二段了...這等修煉速度,堪稱是頗為驚人了,畢竟現在的李洛,也就剛剛纔完成到相師境第一段的突破而已。

此人看麵相就是凶性驚人,顯然手中是真的斬殺過不少敵人,與他相比起來,聖玄星學府的許多新生嬌軟得跟小白兔一樣。

“秦逐鹿,我聽說過他,此人根本不與任何人打交道,性格孤僻,凶厲,他的眼中隻有戰鬥,冇有任何其他之物,據說他的口頭禪就是...女人,隻會影響我砍人的速度。”呂清兒也是靠近了過來,帶起一陣幽香之氣,她望著那秦逐鹿的畫像,俏臉極為凝重與忌憚的道。

李洛一愣,搖搖頭道:“真是太野蠻了!他這樣會冇有女孩子喜歡的。”

“那可不一定,這秦逐鹿在西域學府中女孩子的嘴中風評還是挺高的,因為不知什麼原因,他雖然與男人交手時都是毫不留情,凶狠異常,可麵對異性時,都隻是點到即止,甚至聽說,他有些恐女。”

李洛震驚了,就連虞浪他們都是驚愕的看來:“恐女?”

這麼一個看上去跟殺神一樣的人,竟然會恐女?!

趙闊有些同情的搖搖頭,道:“看來他隻能單身一輩子了,大將軍府要絕後了?”

虞浪沉默了一下,道:“如此的話,李洛你可要小心一點了,這種人,既然恐女的話,那說不定會有另類癖好,你長得這麼帥,大概率會被盯上。”

李洛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的摸了摸腰間,我的刀呢?

呂清兒白了虞浪一眼,道:“曾有人評價他,凶性堪比王侯精獸。”

“這個評價,倒是很中肯。”李洛感歎一聲,他冇見過王侯級的精獸,但這秦逐鹿眉宇,眼神中所釋放出來的凶厲,卻是讓得他感覺到了一種窒息感。

“你這冊子倒是做得越來越精緻了,現在竟然還能配上人像。”李洛又看向虞浪,讚歎道。

這一次虞浪做出來的冊子,比在天蜀郡學府大考時,顯然更加的有水平了。

“都是我那個朋友給的資料比較齊全。”虞浪謙虛的道。

李洛翻了個白眼,神特孃的朋友,你這明明是敲詐勒索搞來的資料,想必那個朋友在給資料的時候,恐怕連殺人滅口的心都有了。

李洛冇搭理這傢夥,繼續往下翻看。

“新生第二名,王鶴鳩,出自大夏王家,乃是大夏最為古老的一批世家,底蘊深厚,其人身懷下八品毒相,疑似開種段,上重花種境實力。”

那名為王鶴鳩的少年,雙眼細眯,一臉笑容,手持一柄碧綠如玉的摺扇,看上去彷彿很是陽光的樣子,反而誰能想到,他所擁有的相,竟然是頗為少見的毒相。

這種相性,會使得修煉出來的相力擁有著劇毒之力,一旦侵入人體,就會造成極大的破壞力。

“不愧是聖玄星學府...這些新生,都不是簡單貨色啊。”李洛再度感歎,這名為王鶴鳩的少年,顯然不是省油的燈。

“新生第三名,白豆豆,出自姑蘇郡寒山學府,同時其所在的白家,也是大夏頂尖的世家之一,其人擁有下八品風相,疑似開種段,上重花種境的實力。”

這白豆豆,是一名有著齊耳短髮的少女,少女模樣隻能說是清秀,然而眼眸間卻是透著一股冷冽之意,一看就不是那種好接觸的人。

“新生第四名,都澤北軒,出自大夏學府,同時乃是大夏五大府之一,都澤府的少府主,身懷下八品瀾鯤相,疑似開種段,上重花種境的實力。”這個人李洛就不陌生了,畢竟之前在金龍寶行就碰過麵了。

“...”

“新生第七名,辛符,出自暗海郡暗之學府,身懷上七品影相,開種段,下重花種境實力。”這人擁有著罕見的影相,李洛多留意了一下,不過畫像上麵完全看不出什麼,因為這人穿著黑色兜帽,整個人彷彿都隱藏在陰影中,讓人感到很是神秘。

“......”

李洛繼續往後看,發現能夠進入前十的人,最起碼都是花種境的實力,而在第十三名的位置,見到了司秋穎,同時最後在第十九名的位置見到了他的資訊,而呂清兒,位於二十名。

“真是藏龍臥虎。”看完冊子,李洛笑了笑,毒相,影相,這類的相性頗為的罕見,此前他從未遇見過,如今總算是開了眼界。

“你這冊子,倒是真的不錯,你應該能在這上麵賺一筆。”李洛衝著虞浪笑道,這些資訊對於他而言的確算是頗為的重要了。

“過獎了。”虞浪笑嘻嘻的道,不過看得出來,他對自己這次的大作也是相當的滿意。

呂清兒搖搖頭,道:“你若是能夠把這些心思用在修煉上麵,現在恐怕已經達到十印了。”

眼下的虞浪,還處於九印層次,而趙闊更低,隻是八印,但趙闊的修煉時刻冇有放鬆,隻是因為他畢竟隻是五品相,這限製了他的提升速度。

虞浪乾笑一聲,然後衝著李洛神秘的眨了眨眼,道:“你以為這就是我此次的最佳力作嗎?”

“還有什麼?”李洛驚訝的道。

虞浪道:“你們覺得新生進入聖玄星學府,大家最在意的是什麼?”

“不就是誰最強嘛。”項梁大咧咧的道。

“錯!”

虞浪搖搖頭,笑眯眯的道:“難道你們不想關注一下,新生裡麵哪個女同學最漂亮嗎?”

項梁等人眼睛頓時一亮,這話對頭啊,說實在的,誰最強跟他們有什麼關係,反正他們冇可能去競爭,但是對於哪個女同學最漂亮,他們就有興趣了。

虞浪小心翼翼的從懷中掏出另外一份冊子,得意的宣佈:“這就是我這段時間的嘔心力作,聖玄星學府新生顏值榜!”

李洛皺眉,沉聲道:“虞浪,這我就得批評你了,我們來聖玄星學府是為了修行,你這些歪門邪道還是要注意一些。”

“先給我看看,我幫你批判一下。”

他伸出手來,從虞浪手中將冊子搶了過來。

唰。

趙闊,項梁,宗賦三人立刻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李洛將冊子緩緩打開,然後就有名單印入眼簾,而當李洛看見那榜首位置時,頓時沉默了下來。

身後的趙闊三人默默的坐了回去,同時看向虞浪的眼神中充滿著敬佩,他孃的,見過會作死的,但是真冇見到能作到這種程度的。

因為他們看得清楚,那新生顏值榜第一的位置,赫然是...洛嵐府少府主,李洛!

感情這玩意連男人的顏值都算進去了?

李洛將冊子緩緩的放下,麵帶笑意的看了看虞浪。

虞浪被李洛看得心裡發毛,乾笑道:“洛哥,這顏值榜不分男女,以你的帥氣,必然第一的啊!”

李洛笑道:“聽說今天是你請客?”

虞浪乾笑著點點頭,心中有點不安。

李洛手掌猛的一拍桌子,喝聲如雷。

“老闆,把你們那鎮店之寶,百年青碧羅給我全部送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