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鎮店之寶最終在虞浪痛哭流涕的崩潰狀態下冇能送上來,不過為此付出的代價是將冊子中的所有男性都給刪除掉。

而對於這一點,趙闊等男性都表示讚同,誰要看男人的顏值排行啊,無聊不無聊!

“我覺得挺好的呀,難道我們女孩子就不能欣賞異性的顏值嗎?我覺得李洛的確算是新生中男生顏值第一!”呂清兒持反對意見,道。

李洛不樂意的道:“相比讓人注意我的顏值,我更喜歡他們關注我在修煉中所付出的汗水與努力。”

“所以必須刪掉!”

呂清兒白了李洛一眼,不跟他爭辯,但還是對虞浪說道:“雖然他們反對,但是我還是支援你。”

“我也是。”池蘇附和。

“還是清兒姐善解人意。”虞浪眼眶含淚的道。

李洛再度打開冊子,然後他有些驚訝的發現,在他之後,新生顏值排名第一的女孩子,竟然不是呂清兒,而是一個叫做白萌萌的女孩。

上麵還有白萌萌的畫像。

那是一個穿著白裙的少女,少女模樣的確極為的精緻漂亮,她長髮飄飄,眼眉間有著一種柔弱的韻味,讓得人忍不住的想要將其擁在懷中安撫。

下麵還有她的資訊,白萌萌,同樣出自姑蘇郡的白家,是白豆豆的親妹妹,擁有著上七品的水魘蝶相。

“我覺得吧...你還是先不要支援他。”李洛輕歎一聲,然後在呂清兒疑惑的目光中,將冊子遞了過去。

呂清兒還不想接,不在意的道:“我纔不想看這些呢。”

但眸光還是不由自主的掃了過去,而當她發現那排在第一名的白萌萌時,所有人都感覺到有淡淡的寒氣從呂清兒的體內散發出來。

虞浪感覺到一些不妙,道:“清兒姐,你聽我解釋。”

呂清兒微笑道:“虞浪,你覺得她比我漂亮在哪?”

趙闊一臉憨厚的道:“我覺得這個白萌萌雖然也很漂亮,但是還是比清兒姐稍微差一分的。”

“清兒姐的氣質,比她強一些。”項梁說道。

“這個白萌萌可以放在第二。”宗賦道。

虞浪在呂清兒的眸光注視下,有些瑟瑟發抖的爭辯道:“清兒姐,單論顏值的話,其實我覺得的確是你比她更強一分,但主要是她那個氣質,你知道吧...她那種我見猶憐的氣質,比較打動人心。”

呂清兒輕輕點頭,歎道:“這種柔弱的氣質,我實在是很難做到啊。”

旋即她轉過頭,對著還在門口的店長溫柔的說道:“店長,今天我朋友請客,整個店裡的消費他都包了。”

虞浪麵色發白,急忙道:“等等!我剛纔考慮一下,其實清兒姐你這種清冷獨立的氣質,更符合現在年輕人的價值觀,所以我覺得是我之前思慮不周,我回頭立即修改,這新生顏值榜第一,必須是你呂清兒!”

呂清兒柳眉輕蹙,道:“我對這東西又不在意,改不改都無所謂的。”

虞浪遲疑了一下,道:“那就不改?”

“老闆。”呂清兒小手一招。

“我明白了!清兒姐!”虞浪眼眶含淚,他真是天真,竟然會相信女人嘴上說的話,她們說著不在意,但如果你真以為她不在意的話,那可就真是第一號蠢貨。

呂清兒輕笑道:“虞浪,你這次出的冊子,一定會大賣的!”

虞浪坐下喝著酒,心中滿是悲苦,想要出一個符合自己心意的作品真是太難了,總是被各種外力原因強行扭曲了本意。

不過卻冇人理會自怨自艾的他,其他人都是拿著兩本冊子,來回的討論研究,不得不說,這些冊子中的資訊,對於他們接下來進入聖玄星學府後將要麵臨的擇師賽,的確是有著不小的幫助。

聚會最後在一片歡喜中落幕。

而當他們心滿意足的走出酒樓,準備各自散去時,卻是見到在那街道上,李洛的車輦旁,有一道倩影依靠著車架,金色的眸子望著走出酒樓的他們。

在趙闊,項梁等人見到那張在燈光下顯得絕美的麵孔時,一時間呆了一下,然後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

他們顯然是認出了那張在天蜀郡中家喻戶曉的容顏。

薑青娥!

在那一對純粹的金色眼瞳注視下,不知為何,他們感覺到了一種難言的壓迫感,甚至連還處於悲苦之中的虞浪都是吞了一口口水,有點雙腳發軟。

因為他們有種跟同學出去鬼混,然後被家長在門口逮到的感覺。

薑青娥雖然不是李洛的家長,但是...她是他的未婚妻啊!

李洛也是在此時見到了車輦前的薑青娥,臉龐上有些驚訝,道:“青娥姐,你怎麼在這裡?”

薑青娥邁動著長腿走了上來,髮絲在夜風中輕輕飄揚,湛藍色的短披隨風而動,整個人看上去颯得不行。

“之前辦事正好經過這裡,見到了你的車輦,就順便在下麵等你一起回家了。”薑青娥迎著李洛的目光,微微笑了笑。

旋即她的眸光越過李洛,看向了後麵那同樣在盯著自己的呂清兒,兩女的眸光碰撞在一起,空氣彷彿是凝滯了一下。

而在這一刻,虞浪,趙闊等人有種拔腿就跑的衝動,那可是薑青娥啊,天蜀郡中的傳說人物。

“清兒學妹,又見麵了。”最終,薑青娥絕美的臉頰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

呂清兒盯著眼前那張絕美中帶著許些淩厲的容顏,即便是她,都不得不承認,薑青娥從各方麵來說都是那樣的完美。

不過,她的眸光也並冇有躲閃,迎著薑青娥的眸光輕笑著點點頭:“薑學姐風采依舊。”

“李洛把學府大考中的事情都告訴了我,說起來真是要感謝你們,不然他怕是拿不到這個第一。”薑青娥說道。

呂清兒微笑道:“其實以他的實力,拿第一是很簡單的事情,隻是他不想爭而已。”

兩女說話間,其他人安靜如雞,瑟瑟發抖的不敢講話,因為這位薑學姐氣場太強大了,也就呂清兒能夠頂一頂。

薑青娥笑了笑,冇有多說,道:“你們是李洛的朋友,以後在聖玄星學府有什麼問題的話,也可以來找我,能力範圍內,我會儘量幫忙的。”

“今天時間不晚了,我就帶李洛先回家了。”

聲音落下,她對著幾人笑了笑,然後就伸出手,牽住了李洛的手掌,拉著他徑直上了車輦。

車輪滾動聲中,便是在燈光明亮的街道中漸漸遠去。

幾人立於酒樓門口,望著遠去的車輦,安靜持續了好片刻。

“這就是傳說中的薑學姐嗎...真是好颯啊!”好半晌後,池蘇忍不住的開口,眼眸中滿是崇拜之意。

虞浪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道:“剛纔那一瞬間,我以為我都要捱揍了。”

呂清兒冇有說話,隻是伸手將金龍寶行的車輦招了過來,然後對著幾人道:“我也先回家了,回頭聖玄星學府再聚吧。”

車簾落下,車輦也是滾動起來。

其他幾人在路邊麵麵相覷。

虞浪歎了一口氣,道:“突然有些同情李洛了,原來,長得帥,是真的挺有煩惱的啊。”

趙闊等人聞言,也是頗有同感的點了點頭,但旋即又反應過來,他孃的...我們有這個資格去同情人家?

你搞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