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夜聚會過後,李洛再度沉浸於相術修煉的世界中,時間就這麼過去,轉眼就已到了聖玄星學府開學。

不過額外值得一提的是,在這些天的時間中,李洛煉化了大量的靈水奇光用於進化第二相,而現在,他的木土相已經直接從一品飛躍到了四品。

這個品階的木土相,方纔勉強算是能夠排上一些用場了。

眼下的李洛,實力從某種意義來說已是相當不錯,相師境第一段白種的實力,第一相宮擁有著六品水光相,第二相宮擁有著四品木土相。

兩座相宮同時運轉,兩顆相力種子煉化吸收著天地能量,不僅使得李洛自身的修煉速度比起以前更為的迅猛,而且也讓得他的相力上限,要比同等級的人強上許多。

可以說現在的李洛,纔算是開始體驗到多相宮帶來的好處。

而在這種種的加持下,李洛感覺,在那擇師賽中,他找個紫輝導師,應該也不算太難吧?

...

這一日的大夏城格外沸騰,因為今日就是聖玄星學府開學之日。

聖玄星學府雖然並未坐落在大夏城內,但大夏城距離學府也就不到半日的路程,從輻射範圍來說,聖玄星學府依舊算是大夏城的區域之內。

所以,想要前往聖玄星學府,大夏城是必經之路之一,再加上此處乃是大夏的中心,更是引得各路學員都會在此落腳。

而聖玄星學府在大夏國的地位超然,它的任何一舉一動,都將會引得各方勢力時刻關注,這新生入學,更是重中之重,因為這些新生,算是代表著大夏國這一屆最為優秀的新鮮血液,在那未來,指不定就有著封侯強者從其中走出。

若是能夠在這上麵提前進行一些投資,未來所取得的回報,將會是超乎想象的。

在大夏城因為聖玄星學府開學而沸騰時,在那寬敞的大路上,洛嵐府的車輦已是奔馳而過,對著遙遠處而去。

“聖玄星學府位於大夏城西南方向,依靠著古昆大山脈而修建,這古昆大山脈你應該知曉,這是大夏最龐大綿長的山脈,它甚至險些將整個大夏疆域一分為二,古昆大山脈中,生存著無數精獸,可以說,整個大夏中,有超一半的精獸都是在這古昆大山脈中,甚至在其深處,更是存在著王侯級的精獸,所以就算是封侯境強者,都不敢過於深入其中。”飛馳的車輦中,薑青娥正在對李洛進行著一些聖玄星學府的基礎知識的科普。

“不過古昆大山脈對於聖玄星學府而言,也是一處用以磨練學員的天然修煉之處,甚至學府還會釋出一些開拓古昆大山脈的任務,由學員去完成,當做磨礪與修行。”一旁的顏靈卿也是扶了扶銀質眼鏡,補充道。

她如今跟薑青娥都是聖玄星學府三星院的學員,此前在溪陽屋更多的是為了磨練自身,如今開學了,自然也得先回學府一段時間。

“這些資訊你以後都會慢慢的接觸到,不過對於你們這種新生而言,今天最重要的,還是所謂的擇師賽,我之前也說過,這是進入聖玄星學府最重要的事情,最起碼,在你達到三星院之前,你的導師將會成為你的引導者以及支撐者。”

薑青娥金色眸子盯著李洛,緩緩道:“李洛,不要小瞧了聖玄星學府學員的這個身份,更不要小瞧了一位紫輝導師學生這個身份,從某種意義來說,他甚至不比你這個洛嵐府少府主的身份輕多少。”

“因為這代表著,在他的背後,有一位封侯境強者。”

“如今洛嵐府在大夏內局勢飄搖,我身懷九品光明相,人人都知道我潛力非凡,可他們難道就冇有生出過一些直接將我提前抹殺的意圖嗎?”

“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不敢。”

“因為我的優秀與潛力,即便是聖玄星學府都異常的重視,在這種情況下,冇有誰敢以非正常的手段來刺殺我,他們隻能選擇最光明正大的方式來對付我,而隻要我抗下了這些,未來自會有反擊的機會。”

“所以李洛,進入聖玄星學府後,要展現出你的潛力,要讓學府高層重視你,這會是對你自身最大的保障。”

李洛望著薑青娥那有些嚴肅的絕美容顏,輕輕點頭,洛嵐府這塊肥肉牽扯的利益極大,在這種利益之下,並不缺少一些鋌而走險的人,甚至刺殺這種手段也不算罕見,而想要杜絕這些,成為一名紫輝導師的學生,顯然是個最保險的方式。

“放心吧,這擇師賽,我會竭儘全力的。”

一旁的顏靈卿托著香腮,笑道:“青娥,你這種囉唆的樣子,可真是很罕見呢。”

旋即她偏頭看著李洛,道:“你身懷水相,之後修業進入正軌後,如果想要嘗試去淬相院輔修淬相術的話,可以找我,我幫你推薦。”

李洛笑道:“那就先謝謝靈卿姐了。”

“待會到了聖玄星學府,靈卿會帶你去報道,然後準備擇師賽,這算是今天聖玄星學府的一場盛事,連大夏城各方頂尖勢力都會有掌事者親自到場觀看。”薑青娥說道。

“你不帶我?”李洛問道。

“真要選擇地獄開局嗎?如果你不在意的話,我倒是真的無所謂。”薑青娥絕美的容顏上露出一抹笑意。

李洛一滯,悻悻的道:“算了,等我發育一下再浪。”

他當然明白薑青娥的意思,以她在聖玄星學府的受歡迎程度,如果兩人表現得過於親近的話,恐怕會給李洛招引來一些“無妄之災”。

雖說這有點掩耳盜鈴的做法,但能不刺激人,就還是少刺激一點吧。

李洛也不想走到學府中,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給打悶棍。

瞧得李洛那悻悻然的模樣,顏靈卿忍不住的嬌笑出聲,就連薑青娥,唇角都是微微彎了彎。

車馬飛馳,兩三個時辰後,李洛聽見車外喧嘩聲開始變得沸騰起來。

他心有所感,掀開了車簾,看向了大道的儘頭。

隻見得那裡,有一座巍峨大山拔地而起,大山之後,更是連綿無儘的蔥鬱山脈,莽荒古老之氣自其中沖天而起,給人一種磅礴之感。

山前有石梯一路而上,彷彿直通雲霄,石梯最儘頭,是白玉石所鑄就而成的門戶,其上似是星辰在綻放奇光,有五個文字浮現,那文字散發著無儘的厚重之感,同時有莫名的威壓釋放出來,彷彿連這方天地都被其鎮壓了下來。

聖玄星學府。

“這座門戶上麵的字跡,乃是王級強者所書寫。”李洛身後,薑青娥悠然的聲音傳來。

李洛心頭一震,王級強者...

他望著那五個彷彿具備著生命力般的字跡,僅僅隻是文字所留,就彷彿是具備著精氣神一般,充滿著靈性。

難以想象,書寫它的人,究竟是擁有著何等浩瀚之力。

真是讓人...嚮往。

李洛的眼中掠過一抹灼熱之色,旋即他望著石梯儘頭那若隱若現的龐大學院建築群,心中有著期待湧現出來。

他感覺,他的人生,將會在這裡,開啟真正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