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車輦抵達聖玄星學府之外時,薑青娥便是率先下了車,然後一路吸睛無數的登上山門,在一片沸騰聲中進了學府內。

李洛與顏靈卿則是在後方一些位置。

李洛能夠清楚的見到,在那薑青娥所過處,一些明顯是聖玄星學府的老學員,都是讓開了道路,對著她點頭示意,麵龐上的熱切即便想要掩飾,但依舊還是透露出來了一些。

至於一些新學員,在略微做了一些打聽後,那眼中便是有著驚豔與敬重同時的顯露了出來。

那就是薑青娥啊,傳說中的九品相。

這是真正的風雲人物,不論是在聖玄星學府還是在整個大夏。

而一想到未來他們就將會與這般人物在一個學府中修行,就不免感到了一些期待與激動。

“嘖嘖,這聲望也太高了吧。”李洛忍不住的感歎一聲。

“這纔到哪...等以後,你會慢慢的知道,你這位未婚妻在聖玄星學府中魅力有多強。”顏靈卿說道。

李洛歎了口氣,也不用以後了,畢竟連紫輝導師這種封侯境的存在都難逃薑青娥的魅力,他還需要知道個什麼?

在這種複雜的心緒間,李洛跟隨著顏靈卿登上石梯,邁過那散發著磅礴威壓的白玉門戶,然後前方的視野陡然間變得震撼起來。

首先印入眼簾的是連綿的學院建築群,一幢幢高聳如塔般的建築拔地而起,錯落有致的散佈在四方。

一股磅礴大氣之感撲麵而來,彷彿是夾雜著這座古老學府千百年的厚重底蘊,讓人忍不住的就心生敬畏。

而這些建築並非是最為震撼人心,最具備視覺衝擊力的,是在學府的上空,有一株巨大到讓人感到戰栗的相力樹展開的枝葉。

那一株相力樹之巍峨,宛如擎天山嶽般,人立於其下,顯得格外渺小。

相力樹茂盛的枝葉鋪天蓋地的蔓延開來,遮蔽了聖玄星學府半壁天空,磅礴濃鬱的天地能量源源不斷的自四方彙聚而來,即便隔著挺遠的距離,李洛依舊能夠感覺到那相力樹中散發的能量強盛到了何種驚人的程度。

難怪連帝流漿這種天材地寶都能夠誕生出來。

果然,南風學府的那顆相力樹與聖玄星學府這一顆比起來,真的是如同冇長開的小樹苗...

在李洛心中為聖玄星學府的場景而震撼時,顏靈卿已是將他帶到了新生報到處。

做了一些簡單的登記,李洛取得了一枚玉牌,這是待會參加擇師賽時所需要之物。

“趕緊溜。”

那給李洛做登記的是一名二星院的學員,他對著李洛的資訊看了半天,似是有點印象,但又想不出哪裡熟悉,而顏靈卿見狀,則是拉著李洛打算撤退。

在要撤退時,李洛突然感覺到後方有些騷動聲傳來,目光一掃,便是見到在那人群中,有兩道倩影走了出來。

兩道倩影,當先的少女身材高挑,雙腿修長,齊耳的短髮,她的容顏隻能說是清秀,臉頰上還有著點點雀斑,麵色冷淡的模樣,散發著有些壓迫的氣場,讓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相與的人。

不過李洛倒是一眼將她給認了出來,在虞浪編造的冊子上麵,這少女正是那排名第三的白豆豆。

在白豆豆身後,還有著一名少女,這名少女模樣與白豆豆比起來,就明顯上升了不止一個檔次,精緻的容顏宛如瓷器般,肌膚如雪,大眼睛忽閃忽閃,彷彿是一汪清澈湖泊所化。

比起白豆豆高挑的身材,她要顯得嬌小一些,可正因如此,反而顯得整個人有種我見猶憐般的楚楚動人,讓人恨不得擁入懷中好好保護。

周圍那些騷動聲,大部分都是一些男學員在看著這嬌小精緻的少女。

白萌萌。

李洛也將她給認了出來,正是此次新生中最出名的姐妹花。

嗯,這白萌萌倒的確是很漂亮,有跟呂清兒競爭的潛力,難怪虞浪好這口,冒死都想要將她排到新生顏值第一。

“無聊的蒼蠅,滾開。”

麵對著周圍那些投向妹妹的熱切目光,那白豆豆臉頰上有著寒氣縈繞,直接毫不客氣的寒聲道。

周圍的學員頓時尷尬的撤開,顯然冇想到這白豆豆如此的剽悍。

白豆豆冷哼一聲,麵無表情的帶著白萌萌前往一處接待點,辦好了新生入學手續。

李洛也是收回了目光,與顏靈卿就打算離開。

不過剛剛轉身,李洛卻是險些撞到一道人影身上,連忙退後一步,目光看著麵前,隻見得那裡,有兩道人影正盯著他。

其中一人李洛並不陌生,竟然是都澤北軒,此時的他,正眼神玩味的盯著他。

而在都澤北軒身前,還有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女子一頭火紅長髮,烈焰紅唇,容顏也是相當漂亮,隻不過一對眼眸卻是散發著強勢以及冷厲。

此時,這紅髮女子盯著李洛,淡淡的道:“你就是李洛?”

李洛瞧著眼前這身材火暴的紅髮女子,眉頭微皺了一下,這跟都澤北軒如此的親近,顯然是敵非友啊,於是他笑了笑:“有事?”

“都澤紅蓮,你乾什麼?”此時李洛身旁的顏靈卿柳眉微豎起來,道。

李洛聞言,心頭一動,都澤紅蓮...看來這紅髮女子,也是都澤府的人啊。

“顏靈卿,我隻是來看看薑青娥的未婚夫而已,你這麼護犢子做什麼?”都澤紅蓮紅唇微掀的道。

她的聲音並不響亮,可落在附近關注此處的人耳中,卻宛如是驚雷一般。

旋即有嘩然聲爆發開來,一道道難以置信的目光望著李洛。

“他是薑青娥的未婚夫?!”

“對了,他叫做李洛,洛嵐府的少府主,的確與薑青娥有著婚約,這事連薑青娥都曾經親口說過的!”

“可惡啊,這小子何德何能,竟敢占有薑學姐?!”

“除了長得帥點,似乎也冇什麼特長啊。”

“這個樣子,其實中肯的來說,也不能說隻是有點帥吧?”

“膚淺,再帥又能怎樣?在我聖玄星學府,帥的人還少了嗎?我們講究的都是內涵與底蘊!”

“......”

諸多聲音爆發,那些看向李洛的目光中,最為濃鬱的,便是一種名為嫉妒與不忿的負麵情緒。

這些視線,也讓得李洛再度清晰的感覺到薑青娥在聖玄星學府中的聲望與魅力,當即無奈的撇撇嘴,冇想到到頭來還是避免不了這一遭。

“都澤紅蓮,你在這裡做什麼妖,你被青娥一直壓製,也冇必要來找李洛出氣吧。”顏靈卿俏臉上有怒意浮現出來,她顯然也看了出來,這都澤紅蓮是故意來點破李洛身份,為他招引一些不必要的仇恨值。

“隻是實話實說而已,或者說,這位小學弟冇有勇氣承認這件事嗎?”都澤紅蓮烈焰紅唇,倒是顯得格外的性感,然而她的所作所為,卻彷彿是一條妖豔的蛇在吐著信子一般。

“你!”顏靈卿怒視,這都澤紅蓮倒是狠毒,這種局麵,李洛如果承認,那就是招引仇恨值,可若是不承認,傳出去更是讓人看低了李洛,覺得他缺乏勇氣,這對於他未來在聖玄星學府修行,可冇有半點好處。

李洛凝視著這都澤紅蓮,片刻後,突然笑了笑,上前兩步。

然而都澤紅蓮隻是眼神淡淡的看著他,也冇有退後的樣子,那目光猶如在看待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孩一般。

李洛目光與都澤紅蓮對碰,輕聲道:“都澤紅蓮...”

都澤紅蓮淡笑道:“我的問題,你還冇回答呢。”

“都澤紅蓮!”

李洛臉龐上突然有著怒意湧現出來,一聲大喝,喝聲之中,似是充滿著無奈與痛苦。

在那周圍疑惑的目光中,他突然退後兩步,大聲道:“你不要再逼我了,我都已經說過了,雖然你喜歡我,但我們是不可能的,我是有婚約的人,而且就算你同意做小,青娥也不會答應的,你就放過我吧!”

李洛無奈痛苦的聲音響起,引得此處的喧嘩瞬間鴉雀無聲下來,一道道目光噙著震撼之極的情緒投射而來。

而那都澤紅蓮,俏臉上噙著的淡淡笑意,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僵硬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