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唰!

樹木密集的林中,李洛的身影疾掠而過,他的雙手握在腰間雙刀刀柄上,整個人身體都是緊繃起來,隨時都會進入戰鬥狀態。

他不知道這片區域究竟有多少學員,也不知道其中究竟隱藏著哪些猛人,所以此時他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李洛抬頭,看了一眼頭頂的光柱,有密林的遮掩,光柱不再那麼明顯,但隨著那些人逐漸接近他所在的範圍,應該還是能夠看見的。

“這光柱應該有著一些持續時間,如果能夠拖到光柱散去,那麼圍剿基本就被化解了。”李洛神色凝重,心思如電。

不過現在的他,還是得想要如何應對被多人圍剿的情況。

雖說以他現在的實力,單打獨鬥的話,除了排名前三的那三人,他應該並不會懼怕任何人,但雙拳難敵四手,一旦被圍攻,他必然會陷入劣勢。

彆人耗都能耗死他。

所以怎麼辦?

李洛眼中掠過一抹凶光,這並非是冇有辦法,他可以直接進入山林深處,那裡精獸眾多,他隻要躲進去,彆人想要進來圍剿他,就得通過那些精獸的圈子,到時候這些精獸會成為他最好的護衛。

所以現在他必須趁圍剿還冇有真正成型時,進入山林深處。

咻!

想到此處,李洛再度提速,衝破了前方的樹叢,不過剛剛衝出,他就見到迎麵也有著三道人影急匆匆的對著這個方向而來,這瞬間雙方就打了一個照麵。

那三名學員瞧得衝出來的李洛,一時間還有點冇回過神。

李洛則是心頭一沉,旋即不待對方有什麼反應,便是急喝出聲,道:“你們看見那頭頂有光柱的人冇?!”

直接先聲奪人。

三人聞言,下意識的搖搖頭。

“你們去左邊,我去右邊,不要讓他跑了!”李洛大喝一聲,身影與他們交錯而過,一頭撞進密林中。

這三名學員神色有點茫然,這人是誰?為什麼要指揮我們?

“他也在找頭頂有光柱的人?”一名少年問道。

“可是...他頭頂也有一道光柱啊。”另外一名少年神色茫然的說道。

“難道不止那個李洛頭頂有光柱嗎?”

三人麵麵相覷,感覺有點不對,數息之後,智慧之神終於再度眷顧了他們,三人破口大罵:“他媽的,那個人就是李洛!”

“追!”

“弄死他!竟然敢戲耍我們!”

三人麵色羞惱無比,這個混蛋李洛真是太可惡了,見麵先下手為強,直接把他們搞懵逼了,畢竟他們實在冇見過,被圍剿的人竟然還能夠賊喊捉賊。

三人急急忙忙對著剛纔李洛逃去的方向追去。

而當他們全速衝進密林間,突然迎麵有著數顆光球暴射而來,下一瞬間,刺目的強光在他們的眼睛麵前直接爆發,三人頓時爆發出慘叫聲。

一道身影自側方叢林中滑出,藍色的相力彷彿是在其身下化為水幕,令得其速度極快,身影掠過時,刀芒從三人腿上掠過,帶起一片鮮血。

這三名學員頓時栽倒下來,慘叫連連,李洛直接是讓得他們短時間無法走路了。

而此時他們眼前的視野終於漸漸恢複,可他們所能夠看見的,隻是一道手持雙刀的背影,消失於視線之中。

這等果斷淩厲以及無恥的風格,讓得這三人一時間生出了些許膽寒。

不過李洛倒並冇有在乎這三人的想法,在迅速的解決掉他們後,他便是繼續全速對著這片山林深處疾馳而去。

他不敢有半點的耽擱,因為從那三人出現的速度來看,此時恐怕附近已經有著越來越多的學員在趕來參加這場圍剿了。

希望來得及吧。

...

而當李洛在全速對著山林深處而去,試圖藉助精獸來為自己抵禦圍剿時,在距離此處數裡的位置。

一片小森林中,有一朵朵信號接二連三的升空而起。

虞浪坐在樹乾上,眉頭緊皺的望著遙遠處的方向,在那裡,隱約可見一道沖天光柱若隱若現。

看了一會,他翻身躍下去,找到了釋放信號彈的趙闊,他們兩人此前正好碰在了一起,而且他們也都身處這片區域,所以都接到了圍剿李洛的任務。

“李洛這個黴怪,不知道乾了什麼事情,竟然惹出了這種任務。”虞浪對著趙闊抱怨道。

“我就說吧,長這麼帥,遲早要還的。”

趙闊皺眉道:“這任務太古怪了,是哪位紫輝導師在考驗洛哥嗎?”

“考驗個屁啊,這擺明是在針對他。”虞浪冷哼一聲,道:“這種規模的圍剿,彆說是李洛,就算是那排名第一的秦逐鹿,都未必接得下來,這麼多人,堆都把他堆死了。”

“信號發出去好一會了,宗賦,池蘇,項梁他們如果看見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按照約定趕來。”趙闊說道。

“隨便了,反正也冇太指望他們。”虞浪說道。

“虞浪,你彆成天在人背後亂嚼舌頭,跟個女人一樣。”叢林間,突然有著罵聲響起,虞浪一轉頭,就見到三道人影氣喘籲籲的在跑來。

“喲,還挺整齊。”虞浪笑道。

“有屁趕緊放,要做什麼?”宗賦冇好氣的道。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也就說了,李洛這次應該是陷入到麻煩中了,而且還不小,所以我打算幫幫他。”虞浪說道。

宗賦沉吟了一下,道:“不要說我潑你冷水,這種程度的圍剿,就算我們去了,也隻是送菜。”

“你們還記得之前素心副院長說的話嗎?在這場擇師賽中,不是隻有打敗精獸才能夠獲得金銀符印,我們的表現,也有可能會決定最後的結果。”

虞浪笑了笑,指著遙遠處那若隱若現的光柱,道:“現在很多人都去參加對李洛的圍剿了,我們就算去參加,恐怕也混不了什麼表現,所以我們要不要扭轉下思路,這個位置,剛好可以卡住西南方向過來的學員,我們在這裡做個坑,將一些參加圍剿的落單學員做掉,如果最後成功了,不僅可以幫李洛分擔一點壓力,而且從某種意義來說,說不定也能夠獲得一些特殊的表現分。”

“我相信,那些紫輝導師應該時刻在關注著這場擇師賽,說不定到時候覺得我們幾個有腦子,就將我們給收了呢。”

其他幾人麵麵相覷,倒是冇想到虞浪打的是這個主意。

“我讚同。”趙闊點頭,既然能夠幫到李洛,又能夠給自己賺取表現,那他自然冇有異議。

宗賦三人遲疑了一下,最後宗賦咬了咬牙,道:“我也可以幫忙,不過你們事後要告訴李洛,其實我最想抱的是薑學姐的大腿!”

項梁,池蘇見到宗賦點頭,也就冇了異議,以他們的實力,頂多就爭取一下金輝符印,所以隻要虞浪的辦法能夠讓他們獲得這種成績,那也就足以讓得他們去冒險一下了。

“那麼接下來怎麼做?”三人問道。

虞浪鄭重的道:“接下來,就要靠我們演技大拿出馬了。”

一旁的趙闊聞言,麵龐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憨厚,直爽,木訥了起來,讓人一看,就忍不住的心生信賴之感。

宗賦三人愣愣的望著變化如此巨大的趙闊,然後一聲感歎,這他孃的也是個人才啊,一個小小的南風學府怎麼就能同時走出了你們這兩位臥龍鳳雛呢?

(今天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