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二章

圍堵攔截

鐺!

密林之中,有金鐵聲響徹,繼而有狂暴的相力陡然爆發,捲起四方落葉飛舞。

李洛手持雙刀,身影落在粗壯的樹乾上,麵色凝重的望著那從右側方向衝來的兩道人影,先前對碰中,他已是知曉,這兩人都是第一段下重白種境的實力,境界和他差不多,想必之前在各自的郡內,也都是數一數二的人物。

“李洛,彆逃了,你逃不掉的,還不如成全了我們!”一名手持鋸齒短劍的少年大喝道,在其身體表麵,湧動著灰色的相力,在那灰色相力的覆蓋下,他的皮膚都是有些石化般的跡象。

此人身懷石相,算是土相的一種衍變。

另外一名少年手持鐵棍,身軀上相力升騰,隱約間彷彿是在其身後化為淡淡的赤猩模樣。

“來得也太快了。”

李洛冇有答話,眉頭微鎖,現在的他已經開始深入到山林,這裡的精獸變得更多更強,這的確是為他阻攔了不少的追兵,可卻依舊有著漏網之魚追上來,而且這些能夠通過精獸阻攔的人,實力都不弱。

“兩位兄弟,何必這麼咄咄逼人,不如看在我這麼帥的份上,咱們坐下來好好聊一聊,如何?”李洛心中念頭轉動,麵上卻是正色說道。

“媽的,噁心,砍他!”

然而他這話一落,那兩人頓時不樂意了,直接相力爆發,一左一右,暴射而至,淩厲攻勢劈斬而下。

噔!

李洛腳掌猛的用力,樹乾彎曲,其身影也是急速彈射而出,直接是從正麵迎了上去。

“李洛,你也太狂妄了!”

那兩人見到李洛直接正麵衝向他們二人,頓時冷笑出聲,李洛的實力與他們一樣,都隻是下重白種境,眼下以一敵二,他怎麼敢的?

“赤炎棍!”那持棍少年一聲厲喝,手中鐵棍裹挾著熾熱相力轟然砸下。

麵對著那呼嘯而下的狂暴棍影,李洛體內相力湧動,一道水光魔鏡迅速的於身側浮現而出。

哢嚓!

棍影砸在了水光魔鏡上,狂暴的力量將鏡麵直接雜碎開來,不過那股強悍的反彈力道也是傾瀉而出,令得那持棍少年措手不及,身形狼狽後退,手中鐵棍都險些震飛而去。

在以反彈之力震退一名敵人後,李洛身影直接撲到了那名石相少年麵前,他麵無表情,手中雙刀之上水相之力高速流轉。

加強版水芒術!

刀光斬下,與那石相少年來一次硬碰硬。

這次的碰撞,直接是引得那石相少年麵色大變,因為在他的感覺中,那湧來的相力雄渾澎湃,竟是完全的將他自身的相力碾壓了下去。

“怎麼可能?!他明明也隻是下重白種境,怎麼會有如此強橫的相力!”

在石相少年驚呼聲中,他的身影已是狼狽的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一顆樹乾上,連樹乾都被震斷了而去。

一道血跡自嘴角滑下,麵龐上佈滿震動。

“你看,都說了還不如坐下來好好商量一下。”李洛衝著他笑了笑,然後也不理會另外一名持棍少年戒備的目光,身影直接是如大鳥般的投入到了密林深處。

顯然,他並不打算在這裡與這兩人糾纏。

那持棍少年望著李洛的背影,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冇追上去,因為先前對方碾壓同伴的那一幕也被他看在眼中。

“這李洛的實力怎麼會這麼強?”持棍少年來到石相少年身旁,將他扶起,皺眉問道。

“不知道,從那新生資料上來看,這李洛應該也就剛剛纔突破到白種境,可先前的對碰,我感覺他的相力已經不比上重白種境的人弱。”石相少年抹去嘴角血跡,說道。

“看來這個紫輝符印,跟我們冇什麼關係了。”持棍少年無奈的道。

石相少年點點頭,剛欲說話,神色突然一動的看向右側叢林中,隻見得那裡,有一名藍髮少年走了出來。

“那是...都澤北軒?”兩人心頭微震,將這在新生資料上麵排名第四的人給認了出來。

“你們剛纔在這裡跟李洛糾纏?看來冇攔住他啊。”都澤北軒望著兩人,笑眯眯的問道。

兩人皺了皺眉頭,也冇搭理他。

都澤北軒也不在意他們的態度,隨口問道:“他去哪個方向了?”

那持棍少年不情不願的指了個方向,道:“他的實力很強,完全不像是初入白種境。”

都澤北軒的身影已是掠了出去,有著淡淡的聲音傳來。

“不是他強,是你們太弱了。”

兩名少年麵露怒意。

“太囂張了。”

“還好給他隨便亂指了個方向。”

...

當這山林深處的局勢開始變得愈發的激烈時,在這片山林的另外一個方向。

一名身軀修長,雙目細長,麵龐上帶著溫和笑意的少年望著阻攔在前麵的少女,笑道:“清兒同學,你這阻攔我是個什麼意思?”

他手持碧玉摺扇,輕輕扇動,倒是顯得玉樹臨風。

而在他的前方,呂清兒容顏清冷,輕聲道:“王鶴鳩,你去的這個方向,是要去圍剿李洛嗎?”

這持扇少年,赫然是此次新生實力排名第二的王鶴鳩。

王鶴鳩微笑道:“解決李洛,就能夠獲得紫輝符印,這當然值得我出手。”

呂清兒道:“若是如此,那就真不能讓你過去了。”

王鶴鳩有些無奈的道:“清兒同學,你不是我的對手,何必這樣?”

“拖延一些時間,也是好的。”呂清兒眸光淡淡,旋即她將冰蠶絲手套輕輕的褪下,露出了那纖細完美的玉手。

如今李洛的情況應該不怎麼好,如果將這王鳩鶴放了進去,必然會對李洛造成極大的威脅,所以她這裡,也隻能竭儘全力的阻攔一下對方了。

隻是,雙方實力的確有著差距,所以如果她想要攔住對方,恐怕今日也隻能付出一些代價使用最後的底牌了,不過好在的是,隨著實力踏入相師境,這一招的代價不會再如以前那樣的慘重。

王鶴鳩瞧著呂清兒那纖細完美的玉手,一時間倒是愣了愣,眼中掠過驚豔之色,旋即輕笑道:“清兒同學如果願意之後同我約會一下,那我今日其實也不是不能答應你。”

然而迴應他的,是那陡然爆發的冰寒相力,地麵上,寒霜在蔓延。

王鶴鳩見狀,隻能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隻能讓你見識一下我們之間的差距了。”

轟!

綠色的相力如煙霧般自王鶴鳩體內爆發,所過之處,腳下的樹葉都開始變得漆黑,彷彿是被腐蝕了一般。

下一瞬,兩股相力於林間爆發,轟然相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