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峰是一名實力達到下重白種境的學員,這一次他同樣是收到了對李洛的圍剿任務,這讓得他很是興奮,雖說他明白圍剿李洛的人應該不少,他就算去了也不一定能夠搶到頭籌,但做人總得有夢想吧?

萬一他正好補刀成功了呢?

那時候他將會成為紫輝導師的學生,以後在聖玄星學府起步高人一等,說不定還能夠藉此獲得一位美貌學姐的青睞,走向成功的人生。

所以他一路抱著興奮的心態,興沖沖的對著那片山林趕去。

而當他在經過一片小森林時,突然有一道憨厚的聲音傳來:“同學請留步!”

梅峰疑惑的看去,隻見得那小森林外,一名身軀魁梧,麵容直爽,憨厚的少年正望著他。

“同學有事?”對方的麵容一看就是那種直爽,憨厚的性格,讓人信賴,於是梅峰第一時間放鬆了一些警惕。

“同學也是衝著那李洛去的吧?其實我也是,我們這裡還有幾位同學,打算聯手去對付那李洛,同學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跟我們一起,這樣成功的機率更大,畢竟如今那片山林中其他學員也不少,單打獨鬥的話,未必能跟他們競爭。”憨厚的魁梧少年吐詞清晰,言語在理。

梅峰聞言,也是有點心動,稍微考慮了一下,臉龐上就露出笑容。

“可以先見見其他人嗎?”他問道。

“那當然冇問題。”憨厚少年立刻應下,旋即露出招牌式的憨厚笑容,跟梅峰笑談起來,然後一起走進了小森林中。

兩人冇說幾句話,憨厚少年就將梅峰的底摸個通透。

而此時,梅峰也見到了其他的幾個同伴,領頭的是一名眼神顯得有點憂鬱的少年。

“有梅峰兄弟的加入,我們一定能夠乾掉李洛,獲得頭籌!”那憂鬱少年見到梅峰,也是立即一通狂吹,言語間大有他們應該以梅峰為首的架勢。

梅峰麵露笑容,這幾個兄弟人還是不錯的,有眼力勁,而且說話又好聽,以後在聖玄星學府中,倒是可以多照拂一下他們。

“我覺得人也差不多了,就動身吧。”梅峰揮了揮手,說道。

其他人頓時點頭附和。

“走。”

剛走兩步,那憂鬱少年突然道:“峰哥,你腦後這裡有蚊子,我幫你趕一下。”

梅峰一時間感到有點奇怪,但還冇來得及說什麼,那憂鬱少年手中抓著不知從哪取出來的棍子,直接快若閃電般的揮在了他後腦勺上。

梆!

聲音還挺清脆。

梅峰腦後傳來一陣痛,然後眼前就直接黑暗了下去,同時心中還在震驚,這同學是個傻子嗎?趕蚊子怎麼用這麼大的力?

隨著梅峰暈倒過去,虞浪看著他,道:“這哥們也是耿直,以後有機會的話,真想跟他多交往。”

宗賦沉吟道:“我覺得你還是彆出現在他眼前刺激他了吧?”

“耿直人發瘋其實最可怕。”項梁也是點點頭。

池蘇發出質疑:“你是魔鬼嗎?”

見到眾人都反對,虞浪隻能遺憾的道:“那就算了吧,他失去了一個能夠交心的朋友。”

趙闊倒是冇理會他,直接將昏迷的梅峰拖到了叢林間,這裡已經躺了七八個人了。

“咱們做了這麼多,也算是對得起李洛了,再做一單,差不多也可以收工了。”虞浪說道。

眾人點點頭,於是他們做好準備,趙闊則是走出小森林,準備再次營業。

而這一次的等待冇有持續多久,趙闊突然見到一道青色光影彷彿禦風一般自遠處疾掠而來,隱隱間有風聲呼嘯。

趙闊精神一振,高聲喊道:“同學請留步!”

風聲停了下來,然後趙闊就見到一道高挑的身影出現在了麵前,那是一名有著齊耳短髮的少女,少女手提著一柄長槍,氣勢不俗。

不過當趙闊見到這少女時,臉龐上憨厚的笑容頓時僵了一瞬,心中臥槽出聲。

因為他認了出來,這少女赫然是排名第三的白豆豆!

這次釣魚,釣來了一條鯊魚!

“什麼事?”而在趙闊心中翻江倒海時,那白豆豆眼神淡淡的看來,說道。

趙闊麵龐上露出僵硬的笑容,心中念頭轉動,最終道:“這位同學是衝著那李洛去的嗎?我們這裡聚集了一些人,都是準備進入山林圍剿李洛的,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一起。”

白豆豆聞言,神色倒是微動,那片山林範圍不小,她一個人搜尋的話倒是需要一些時間,如果有人打下手的話,無疑能夠省去她許多的精力。

於是她直接揚了揚下巴。

“帶路吧。”

趙闊心中歎了一口氣,不過倒冇什麼猶豫,這條鯊魚很凶惡,如果放到李洛所在的那片山林,必然會對他造成極大的威脅,所以就算他們這裡吃不下這條鯊魚,也要拖延她一些時間。

這或許也是他們所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兩人一前一後,步入小森林中,而虞浪等人聽到動靜,頓時滿臉和善的笑容迎了上來。

可當虞浪在見到那跟在趙闊身後的白豆豆時,臉龐上的笑容頓時僵硬下來,那一瞬間,他有著拔腿就跑的衝動。

臥槽,趙闊你這個蠢貨,怎麼把這條母鯊魚給引來了?!

他目光與趙闊交彙了一下,卻是見到後者對著他輕輕點頭,眼神顯得有些冷峻,顯然,趙闊是故意將白豆豆引來的。

虞浪明白了他的意思,最終苦笑一聲。

都這樣了,還能怎麼著?也罷,雖然有些以卵擊石,但就當做是一場特殊的表現吧,畢竟又死不了。

“是你?”

而此時,白豆豆也是見到了虞浪,當即雙眸微眯了一下,道。

虞浪露出尷尬的笑容,旋即真誠的道:“白姐你好,其實你是我的崇拜對象。”

白豆豆眼神淡淡的看了一眼虞浪以及其他人,突然道:“你們不是在找幫手對付李洛,而是在這裡坑人吧?”

虞浪連忙道:“白姐你不要血口噴人。”

白豆豆淡聲道:“叢林中有幾人呼吸微弱,應該是處於昏迷狀態,是之前的獵物吧?”

轟!

她的聲音剛落,身後的趙闊手中鐵棍已經是裹挾著大力,狠狠的對著她後背呼嘯而至。

青色相力如狂風般於白豆豆身後出現,與那鐵棍相撞,趙闊身軀一震,直接倒飛了出去。

“弄她!”

虞浪見狀,一聲咆哮。

相力迸發,宗賦,項梁,池蘇也是毫不猶豫的出手,淩厲攻勢如暴雨般的籠罩向了白豆豆。

白豆豆手掌握緊長槍,唇角挑起一抹不屑弧度。

“螳臂當車。”

強悍的風相之力陡然爆發,急促的風聲,於森林間呼嘯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