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林深處。

李洛坐在溪流邊的青石上麵,此時他身上的衣衫有些破損淩亂,儼然一副經過大戰的模樣。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在此前的一段時間,他陸陸續續的受到了十數人的攔截,不過最終都是被他以各種手段化解而去。

如此強度的激鬥,也是讓得李洛的相力消耗嚴重,如果不是他已經開了雙相宮,兩顆相力種子在全力的吸收煉化著天地相力,再加上水相之力本就擅長連綿持久的話,恐怕他真是有些頂不住這種程度的車輪戰。

呼。

李洛微微閉目,運轉著能量引導術,抓緊時間的恢複著消耗的相力。

如此在獲得了短暫的平靜後,他突然睜開眼睛,望著身後的綠蔭中,隻見得那裡,一道人影慢步走了出來。

“李洛,跟老鼠一樣躲來躲去的滋味如何?”那道人影一頭藍髮,麵龐陰柔,除了那都澤北軒之外,還能有誰?

李洛瞧著都澤北軒,一臉沉重的道:“都澤北軒,如果你追著我是為了讓我當你姐夫的事情,我建議你就不要開口了,薑青娥不會同意的。”

都澤北軒額頭上有青筋跳動,眼神陰狠的盯著李洛:“李洛,都這個時候了,耍嘴皮子還有什麼意思?”

“我倒是想要看看,我踩著你腦袋的時候,你的嘴巴是不是還能這麼硬?”

李洛痛苦的道:“你不要再逼我了,我隻想低調的在學府修行。”

都澤北軒冷眼看著李洛的表演,道:“想要拖延時間恢複一些相力嗎?李洛,真就算你恢複了又如何?你覺得你真的會是我的對手嗎?”

這倒不是都澤北軒看不起李洛,而是出於對自身的自信。

他身懷下八品瀾鯤相,自身相力等級早已達到了上重花種境,而李洛呢,充其量算是下重白種境,雙方之間的差距不論從什麼方麵來看,都不是一個等級的。

“那你可以願意再等等?如果你可以再等我半個小時,我就敬你是條漢子!”

“你說呢?”都澤北軒露出冷笑,身軀上,有強悍的相力開始緩緩的升騰起來,隱約間,彷彿是一頭巨大的鯤相,氣勢不俗。

李洛見狀,有些遺憾的歎了一口氣,看來這位都澤府的少府主,並冇有他想的那麼愚蠢啊。

不過,也無所謂了。

李洛自青石上麵站起身來,他盯著都澤北軒,下八品相,上重花種的境界,從各方麵來說,對方的確是碾壓他。

隻是,有些東西表麵上是看不出來的。

比如,誰能知道,他體內有著兩座相宮,兩顆相力種子?

所以,如果隻是單純的比拚相力雄厚的話,李洛的相力,應該並不會遜色於一般花種境的人。

雙方的差距,也冇看起來的那麼大。

他這一次,算是被那沈金霄擺了一道,此次的擇師賽中有五位紫輝導師,但正如沈金霄所說,其他四位紫輝導師,未必就會為了一個李洛去掃他的麵子,畢竟他們都是封侯強者,彼此間都會有些忌憚。

他李洛,終歸不是薑青娥。

薑青娥的潛力,足以讓得這些紫輝導師彼此撕破臉皮去爭取,可他李洛呢?暫時來看,冇有這個資格。

但李洛則明白,這一次的擇師賽,他必須要得到一位紫輝導師的青睞,這不僅關係到他未來的修行,也關係到他的性命安全。

其中緣由,薑青娥之前已經跟他說得很清楚了。

所以,他應該怎麼做?

其實很簡單,顯露出他的潛力就行。

當他的潛力強到足以讓這些紫輝導師為他撕破臉皮的時候,他相信,沈金霄的顏麵將會不堪一擊。

如何展現潛力?

眼前的都澤北軒,就是最好的靶子。

“既然無法低調,那就隻能...”

李洛雙掌握住了腰間的雙刀刀柄,輕風吹拂而來,銀灰色的頭髮飄揚,極其帥氣的臉龐上露出一抹笑意。

“亮瞎他們狗眼了。”

...

而當李洛與都澤北軒在對峙的時候,這一幕畫麵,也是被投射到了新生殿的光幕之上,引起看台上各方人士的注意。

“這李洛是被都澤府的都澤北軒盯上了啊。”

“看來差不多要結束了,都澤北軒身懷下八品瀾鯤相,相力等級又達到了上重花種境,這遠遠不是李洛能夠相比的。”

“不過李洛能夠堅持這麼久,已經算是讓人有些意外了。”

“可惜冇用,輸給了都澤北軒,恐怕這一次的擇師賽,他頂多隻能選一個金輝導師,這將會讓得他在起步上麵就落後其他人,往後在聖玄星學府內的修行,也將會難以追趕。”

“嗯,到時候差距隻會越來越大。”

“這洛嵐府,果然還是隻能靠薑青娥獨木支撐。”

“......”

在那各方人士說話間,一處看台上,都澤紅蓮雙臂抱胸,眼神冷冽的望著光幕中的一幕。

“這小混蛋,讓你嘴賤,這次看小弟怎麼收拾你。”

想起先前李洛潑她的汙水,都澤紅蓮就氣得牙癢癢,畢竟這種事情傳出去,就算明眼人知道是謠言,但同樣會有人以此來嚼舌根,偏偏她對此又無可奈何。

都澤紅蓮眸光投向另外一處看台,那裡的薑青娥也在盯著光幕。

她冷哼一聲,薑青娥,你就在這裡親眼看著,你這小未婚夫是怎麼被北軒踩在腳下吧。

“那都澤紅蓮一直看這邊,這嘴臉可真難看。”在都澤紅蓮時不時看向這邊的時候,顏靈卿也是低聲對薑青娥說道。

薑青娥淡淡的道:“畢竟她敗在我手中太多次數,我這裡她已經看不見多少翻身的機會,自然隻能看看能不能從李洛這裡找回一些暢快的感覺。”

顏靈卿點點頭,旋即柳眉微蹙的道:“那個都澤北軒可不好對付啊,他的實力超過李洛太多了。”

薑青娥金色眼眸凝視著光幕,道:“我相信李洛。”

“而且,此前天蜀郡大考,你們誰能提前想到他會打敗師箜,獲得第一?”

顏靈卿啞然,道:“你這也太盲目了吧,都澤北軒段位可比那個師箜高多了,下八品相可不是鬨著玩的。”

薑青娥紅唇微翹,心中說著:“李洛的雙相,也不是鬨著玩的啊。”

看台最高處。

“姐姐,那個李洛打得贏嗎?”小皇帝目不轉睛的盯著光幕上,然後對著一旁的長公主悄悄的問道。

對於那個都澤北軒,他當然是有些討厭的,畢竟之前在金龍寶行中對方留給他的印象很不好,而李洛雖然也忽悠了他,但比起都澤北軒還是要好很多的,畢竟這傢夥給他的源水,還緩解了他的疼痛,所以他還是希望李洛能夠贏下來的。

長公主充滿著威嚴與尊貴的丹鳳眼也是在凝視著光幕中對峙的兩道人影,微微沉吟,道:“從表麵上的實力來看,李洛冇有任何勝算。”

“啊?”小皇帝聞言,有些失望。

“不過有時候勝負,可不能靠表麵實力來下定論。”長公主笑了笑,丹鳳眼中有著一些饒有興致。

之前她看過李洛的資料,知曉他在天蜀郡一鳴驚人的打敗了師總督之子,師箜。

所以在她的感覺中,這個李洛與薑青娥是截然不同的性格,如果說薑青娥是鋒芒極盛,如煌煌大日橫掃四方,那麼這個李洛,就有點如一汪毫無波瀾的深潭,看上去平平無奇,實則內有乾坤。

當然,這隻是她的一種女人直覺而已。

至於能否印證她的直覺,就得親眼看一下李洛這一場的表現了。

希望,不會讓她太失望吧。

畢竟,好歹也是那兩位的兒子以及與薑青娥有著婚約的人呢。

(今天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