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相...”

都澤北軒望著李洛身軀上升騰的兩種相力,那眼中的情緒變得極為的複雜,震撼,驚怒,嫉妒...

對於李洛,他一直都是抱著俯視的心態,畢竟前者雖然與他一般,都是大府中的少府主,但李洛一直生活在那小小的天蜀郡中,而且以往還是空相,這在都澤北軒的認知中,這就是一個平庸之人。

即便後來李洛突然崛起,奪得了天蜀郡大考第一,但都澤北軒依舊冇有太將其放在眼中,畢竟天蜀郡在大夏百郡中實力一般,就算奪得第一又能如何?

他自身懷有下八品相,不論是天賦還是潛力,都遠遠的超過李洛,所以在與李洛比較時,都澤北軒懷有極強的優越感。

李洛的父母的確很厲害,這一點就連都澤北軒也不得不承認,因為那是事實,他的父親被李太玄打敗十八次的事,在這大夏國雖然不是人儘皆知,但也不算什麼隱秘。

可在都澤北軒看來,這些都沒關係,那是上一輩的事情,而到了他這裡,他隻要將這李洛死死的壓製住,讓得外人明白,李洛父母厲害,那是他們的事。

他這都澤府的少府主,足以將洛嵐府的少府主全麵碾壓。

而此前一切,也完全都如同他所預料一般,直到眼前李洛的雙相顯露...這種罕見的雙相,給都澤北軒帶來了壓力。

“我不信!”

最終,都澤北軒一聲厲喝,他體內相力激湧,手中重戟力量爆發,將那纏住槍身的綠蟒樹枝陡然震碎,就要再度對李洛發動攻擊。

不過這一次,李洛卻比他更快出手。

“虎將術,萬樹之縛!”

伴隨著李洛低喝聲響起,隻見得這片密林中,有諸多大樹震動起來,其上有綠光流轉,緊接著,破風聲響起,一條條巨蟒樹乾迅速的對著都澤北軒所在纏繞而來。

都澤北軒怒吼出聲,手中重戟橫掃,化為道道戟影,自身的相力與力量也是在此時毫無保留的爆發。

戟鋒掠過,將那些纏繞而來的巨蟒樹乾儘數的斬斷。

不過隨著這番接觸,都澤北軒發現這些覆蓋在樹枝蔓藤上麵的相力,並冇有他想象的那麼雄厚,這說明李洛這一道木相,品階應該不算太高。

這發現,倒是讓得都澤北軒稍微的鬆了一口氣。

“李洛,想要靠這些來束縛住我,恐怕你想的太簡單了!”都澤北軒冷笑,攻勢淩厲,不斷的斬斷攻來的樹枝蔓藤,並且開始一步步的逼近李洛。

李洛望著這一幕,倒是並不意外,他的木土相眼下還隻是四品,所以以此催動而出的虎將術,威力的確是很難真的對都澤北軒造成威脅。

但是,這還隻是開始。

李洛雙手合攏,體內水相之力陡然運轉,最終有低喝聲響起:“虎將術,重水術!”

水相之力爆發而起,竟是化為了一滴滴深藍色的液體,這些液體飛灑而出,落在了那些飛舞的樹枝蔓藤之上。

劈啦!

閃爍著綠,藍兩種光輝的樹枝蔓藤狠狠的抽向都澤北軒,而後者也是立即全力迎上,重戟與蔓藤撞擊。

不過這一次的撞擊,讓得都澤北軒陡然變了臉色,因為他發現他的戟鋒竟然未能穿透蔓藤,反而那蔓藤上麵湧動的力量比起之前,變得沉重堅硬了許多。

滴答。

蔓藤上,有水滴滴落下來,水滴落在重戟上,頓時引得重戟變重了許多。

“是重水術?”

都澤北軒麵色難看,這李洛將重水術與萬樹之縛融合在了一起,這就導致這萬樹之縛的攻擊變得極其的沉重,那種感覺,就彷彿是鞭子沾滿了水一般,抽起人來,那力度與痛苦都是大大的增加。

劈啦!

在都澤北軒驚疑間,身後又是有蔓藤帶著沉重的風聲呼嘯而來,這一次他躲避不及,被狠狠的抽在了肩膀上。

頓時衣衫破碎,皮開肉綻,鮮血橫流。

都澤北軒憤怒不已,咆哮間相力爆發,重戟揮舞得密不透風,將自身護住。

砰!砰!砰!

而一道道樹藤則是如同巨蟒鞭子般,不斷的狠狠甩下,在這種密集的攻勢下,即便都澤北軒防禦固若金湯,但也在漸漸的被撕裂出一道道的破綻。

李洛笑眯眯的望著宛如困獸猶鬥般的都澤北軒,然後伸手摺下一些樹枝,用弓背將它們削成了一支支的木箭。

他拉弓張弦,搭上木箭,然後猛的射出。

木箭自那破綻中鑽進,噗嗤一聲,插在了都澤北軒身上。

這木箭的殺傷力其實很一般,不過入肉半指,難以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但是...侮辱性極強。

而李洛也不進入戰場,就站在外麵,一支支木箭的射出去,咻咻咻的,不一會,真的將都澤北軒射成了一個刺蝟。

而場中的都澤北軒也被氣炸了,這些木箭並冇有帶來太大的痛苦,但那羞辱性讓他眼睛都紅了。

“李洛,你個鼠輩,不敢站在我的麵前,跟我正麵相鬥嗎?!”他咆哮道。

同時他的心中,漸漸的開始湧上一些恐慌,因為伴隨著那沾染著重水的樹藤不斷攻擊,他自身的相力開始在急速的消耗。

短短片刻間,他已是感覺到自身開始在變得虛弱。

這再加上李洛還在不斷的騷擾,他的局麵已經很不妙了。

他憤怒的咆哮,口出汙言,想要逼得李洛與他近身相鬥,那樣他纔有一絲翻盤機會,但偏偏這李洛過於猥瑣,反而在他的罵聲中,射箭的頻率更快了。

太賤了!

砰!

最終,都澤北軒腳一軟,數道樹藤纏繞而來,直接是將其手中的重戟擊飛,同時樹藤飛快的疊了上來,將他雙手雙腳都是捆縛了起來。

短短數息,就隻剩下一個腦袋在外麵。

都澤北軒憤怒的掙紮,卻是絕望的發現他根本無法掙脫這些沾染了重水術的樹藤。

而此時,李洛撿起重戟,來到都澤北軒的麵前,手中重戟指著他的臉龐,沉聲道:“我來了。”

“來吧,讓我們堂堂正正的打一場吧!”

都澤北軒目眶欲裂,欲要咆哮怒罵,可一根樹藤直接鑽了過來,塞進嘴巴中,頓時聲音變得嗚嗚起來。

李洛見狀,失望的搖搖頭。

“都澤府少府主與洛嵐府少府主的第一場戰鬥,以都澤北軒不敢應戰而結束。”

都澤北軒怒極攻心,然後直接當場氣暈了過去。

瞧得都澤北軒昏迷過去,李洛也是鬆了一口氣,旋即他的麵龐急速的變得蒼白起來,周圍的樹藤迅速的縮回散去。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喘了幾口氣。

如果這都澤北軒再熬下去,他還真是有點撐不住了,四品木相,果然還是低了一些,提供的木相之力過於的淺薄。

不過好在,總算是支撐了下來。

而在李洛坐在地上喘氣的時候,他神色忽的一動,抬起頭,然後就見到在那前方,沈金霄的身影,緩緩的浮現出來。

此時的後者,也是麵帶異色的在盯著他。

“喲,沈師,您又來了啊?”

李洛望著現身的沈金霄,露出笑容,溫和的問道:“吃飯了嗎?”

沈金霄麵帶異色的盯著李洛,緩緩道:“李洛,真冇想到,你竟然還藏了一個雙相...我真是小瞧了你。”

李洛笑道:“人在江湖漂,哪能不留點壓箱底的東西?”

沈金霄點點頭,道:“不愧是李太玄,澹台嵐的兒子。”

“沈師,接下來你又打算搞點什麼?”李洛問道。

沈金霄微微沉默,那眼眸深處,甚至掠過一抹細微的殺機,但最終他還是壓製了下來,因為他就算是紫輝導師,也不可能破壞聖玄星學府的規矩,那樣一來,冇有地方能容得下他,即便他是一名封侯境強者。

“如果你不繼續搞事的話...那就該我了吧?”李洛衝著沈金霄露出笑容。

沈金霄冇有說話,隻是雙目虛眯,眼神淡淡的注視著李洛。

李洛坐在地上,仰頭望著天空,深吸一口氣,咆哮聲如雷。

“其他四位紫輝導師,我李洛現在有冇有資格讓你們不用在意沈師的顏麵啊?!”

他的咆哮聲,在山林間迴盪,帶來了一片寂靜。

隻不過,這種寂靜,僅僅持續了數息,下一瞬,這片天空突然震盪起來,有四道紫輝光柱猛然間從天而降。

轟轟轟!

四道紫輝光柱降落在李洛的四方,光柱之中,皆是有一枚紫色符印在懸浮,散發著耀眼的光澤。

這一幕,壯觀至極。

顯然,另外四位一直在暗中關注的四位紫輝導師,都是在這一刻,不再顧忌沈金霄的顏麵,直接對著李洛拋出了他們的橄欖枝。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