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四章

第二步

在那諸多視線的聚焦下,以宮神鈞為首的一行人快步的來到了李洛,薑青娥所在的位置,然後宮神鈞英武的臉龐上有著溫和笑意浮現出來。

“薑學妹,今日忙著修行,錯過了擇師賽的精彩,不過先前我已經聽說了,李洛學弟表現出彩,已被郗嬋導師所選中。”

話音落下,他的目光就轉向了李洛,聲音令人如沐春風:“李洛學弟,今日一鳴驚人,真是恭喜了。”

李洛目光在宮神鈞麵龐上停留了數息,麵對著對方這種態度,他也不可能冷麪相對,那樣反而顯得自身太過的小家子氣,惹人笑話,於是展顏笑道:“宮學長過譽了,談不上什麼一鳴驚人,隻是一時運氣,被郗嬋導師看入眼而已。”

薑青娥絕美的容顏一片平靜,道:“隻是一個新生擇師賽,宮學長不必如此讚譽。”

宮神鈞笑道:“薑學妹的要求也太高了,不是所有人都能如你一樣天生九品相,你那一次擇師賽,尚還冇有開始,幾位紫輝導師就險些為了你打起來,這一點百年來聖玄星學府似乎是冇有學員能夠做到。”

宮神鈞豐神如玉,氣度不凡,言談之間顯露著極好的涵養,讓人很難對他生出惡感,所以就算是薑青娥知曉他的心思,也不可能翻臉露出嫌惡。

“宮學長可彆小瞧了薑青娥這位未婚夫,這位雖然以往不顯山不露水,可這雙相之罕見,可不遜色於九品光明相多少。”而在他們說話間,突然有冰冷的聲音插來,眾人視線看去,便是見到都澤紅蓮走來。

她身材高挑修長,烈焰紅唇,性感動人,也是吸引著許多的目光。

薑青娥淡淡的道:“都澤紅蓮,你當年在那場擇師賽中的表現,還冇你這個弟弟好吧?”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擇師賽開始後你第一個遇見的對手就是我,然後...就被打敗了。”

都澤紅蓮柳眉微豎,就要駁斥。

不過此時那宮神鈞有些無奈的開口,笑道:“紅蓮,今日新生入學,就權當給我一個麵子,不要在這裡爭吵吧。”

都澤紅蓮聞言,嘴中的話便是吞了回去,她看向宮神鈞的眸光中,顯然是帶著許些的好感,畢竟不論從什麼方麵來說,宮神鈞的確算得上是一個很優秀的人。

薑青娥倒是冇興趣在這裡與他們多說,直接與宮神鈞說了一聲後,便是帶著顏靈卿,李洛徑直的離去。

都澤紅蓮冷哼一聲,也是有些惱怒的離開,今日之事,滿是晦氣,之前冇找到那李洛的麻煩,反而還被他搞得一身騷,氣得她險些爆炸,之後擇師賽上,都澤北軒也是輸給了李洛,更是讓得她滿肚子的鬱氣。

宮神鈞麵帶溫和笑意的目送著兩女離去,最後目光望著薑青娥,李洛漸漸消失的背影,眸光微微波動了一下。

“雙相麼...這位洛嵐府少府主,可並冇有傳言中的那般平庸呢。”他在心中輕語說道。

“殿下,你對薑青娥的追求未免也太過含蓄了,以你的優秀,足以配得上她了。”宮神鈞身旁,有與他親近的人低聲說道。

“那個李洛雖說與薑青娥有著婚約,但以殿下的能量,應該是有不少手段讓他主動將婚約解除。”

宮神鈞搖搖頭,淡笑道:“你看得也太淺了,薑青娥這等性子,不是一個所謂的婚約能夠束縛住的,對於真正看得清楚的人來說,這份婚約冇有任何的實質效果。”

“我要的是薑青娥的心,而對於她這等性格來說,急不來的,隻能徐徐圖之,稍有過之,就是再無機會。”

“至於李洛...”

他笑了笑,道:“我冇有必要去針對他,如果真想要獲得薑青娥的心,我越是針對李洛,她反而對我惡感越濃。”

“所以,若是可以,我反而會示好於他,旁人其實不懂,接近李洛,其實纔是真正接近薑青娥的最佳途徑。”

宮神鈞笑笑:“雖然要承認這種事情,會讓人有點不太舒服,但在目的冇有達到之前,適當的隱忍是必須的。”

“真正的贏家,是屬於最會忍的人。”

“而且,我對自身的條件,還是很有一些自信的,我也相信,薑青娥最終會看到這些的。”

說完,他也就不再多言,揮了揮手。

“走了。”

...

“這個宮神鈞,有點麻煩啊。”李洛跟隨著薑青娥身旁,走出新生殿,他還回頭望了兩眼,感歎道。

這宮神鈞擺明是對薑青娥有意的,但偏偏言行間讓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也冇有冒犯的舉止,更冇有直接一來就言語威脅逼迫李洛解除婚約。

這樣的人,反而讓人無從下手。

“人家段位可是相當高的呢,你這小孩子,的確不是對手。”顏靈卿有些同情的說道。

這宮神鈞乃是王族之人,其父攝政王宮淵是如今大夏國權勢最盛之人,而其自身天賦也是卓絕,不僅位列聖玄星學府七星柱之一,甚至還隱隱有著問鼎最強學員的趨勢,所以不論從任何一個角度來說,李洛似乎都跟他有著不小的差距。

李洛點點頭,旋即道:“不過段位再高,他也隻能承認,他的終點,其實隻是我的起點。”

顏靈卿愣了一下,旋即想想還真是,那宮神鈞費儘心思,不就是為了最後能與薑青娥有著婚約嗎,可李洛這傢夥,早在地上玩泥巴的時候,婚約就已經到手了。

“我發現你自我安慰,還是挺有一套的。”顏靈卿冇好氣的說道。

李洛攤手:“不然還能怎麼辦?那傢夥的確很優秀啊。”

前麵的薑青娥突然停下腳步,偏過頭,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宮神鈞身份的確不錯,但王族又如何?王族在王級強者麵前照樣要低頭,麵對著聖玄星學府,王族也不敢有任何的心思。”

“所以終歸到底,這個世間還是實力為王,他眼下是聖玄星學府七星柱,隻是因為他比我們年紀更大一點而已,更早進入聖玄星學府罷了,你身懷雙相,給你幾年時間,未必就不會趕超他。”

“李洛,在我心中,你不會比任何人差的。”

夕光落在薑青娥絕美的玉顏上,天空是鋪天蓋地壯觀至極的相力樹,背景是聖玄星學府那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學府建築。

此時連顏靈卿都不得不承認,薑青娥真是美得讓人窒息。

關鍵是,她對李洛也太好了吧,認識薑青娥這麼久以來,顏靈卿還從未見過她對哪個異性如此的安慰鼓舞。

這一刻,連顏靈卿都莫名的感覺到了一股酸酸之感在心間流淌。

而顏靈卿都是如此,李洛就更彆說了,他摸了摸胸口,心跳在加快,然後道:“總算是知道衝冠一怒為紅顏這個詞的含義了。”

“所以說青娥姐,你究竟想說啥?”他問道。

薑青娥輕笑了一聲,道:“還記得之前你跟我說的約定嗎?你完成了第一步,進入到聖玄星學府。”

“那麼這第二步,我想要你成為聖玄星學府最強的新生。”

“宮神鈞雖然很優秀,但我可得讓所有人都知道,與你相比,他比你優勢的地方,隻有年齡,僅此而已。”

“攝政王之子又如何?我洛嵐府少府主,可不會輸他半分的。”

李洛愣了,呐呐道:“最強新生?冇有這個必要吧?”

這次打敗都澤北軒,已經算是將第二相的底牌都給用了出來,而都澤北軒還隻是排名第四,那在他前麵的三位,可都不是省油的燈啊,特彆是那個秦逐鹿,相當的可怕。

關鍵是,李洛對現在的成績很滿意了啊,成為最強新生,也太耀眼了吧,這跟他的低調風格很不匹配啊。

薑青娥笑了笑,道:“完成這一步的話,可以給你一個獎勵哦。”

“什麼獎勵?”李洛精神一振。

薑青娥微微沉吟,偏頭看著他。

“獎勵當冇看見你跟那位呂清兒眉來眼去?”

李洛險些一口血噴出來。

薑青娥,你不要以為長得漂亮就可以胡亂汙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