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七章

隊長

亭內,郗嬋餘音落下,引得一片寂靜。

李洛三人顯然是受到了極大的衝擊,畢竟以前,從未有人與他們說過這個世間還存在著如此殘酷的真實。

不過也正常,這種訊息若是肆意的傳開,難免會引發更大的騷亂與恐懼,有序的隔絕,未必就是個壞事。

“王侯戰場極為特殊,其中步步殺機,危險絕倫,但其中同樣存在著諸多機緣,根據一些粗略的統計,在王侯戰場中由封侯境突破到王級的強者,遠比在外麵來得多。”

“所以也不乏真正具備大勇氣的封侯強者,主動前往其中,磨練自身。”

郗嬋望著李洛,輕聲道:“不過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進入王侯戰場的人都值得我們所有人的尊重,因為他們的存在,我們才能夠在這裡安穩的修行,提升自己。”

“從某種意義來說,他們是英雄。”

李洛沉默,神色複雜,英雄麼?或許更多是一種無奈吧,若是有選擇,哪個父母又願意丟下孩子,去那生死未知之地?

“不過王侯戰場雖然是異類進入這方世界的主要通道,但卻並非是絕對,因為異類也是在不斷的開辟著其他的通道,這種通道,被我們稱為“異巢之門”。”郗嬋導師話音從王侯戰場轉回,繼續說道。

“異巢之門帶著一些隨機性,有時候難以監測,以前曾經有異巢之門突然的出現,那所引發的後果,就是造成無數死亡,甚至曾經引發了國家的覆滅,萬裡之內,生機儘滅。”

“這種異巢之門,其實纔是學府聯盟緊盯的目標,一旦有異巢之門出現的征兆,這個地區的所有學府,必須第一時間派出精銳將其抹滅,破壞。”

“這人族各國以及各方勢力,平常爭端不休,即便是各學府之間,也充滿著競爭,可一旦麵對異類,所有勢力需放下一切成見,合力對抗。”

郗嬋導師聲音漸弱,她望著眼前有些恍惚的少年少女,知曉這些資訊對他們造成了極大的衝擊,畢竟在片刻之前,他們的人生都算得上是平和,然而現在,他們接觸到了這個世界更多的真實,自然就需要揹負更多的壓力。

“不過你們也冇必要想太多,異類固然是人族的威脅,但還輪不到你們這些小傢夥來擔憂,天塌了,還有個子高的去頂著。”她安撫了一聲。

三人勉強露出笑容,這種資訊,想要消化下去,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不過郗嬋導師說得倒也冇錯,告訴他們異類的存在,隻是讓他們對這個世界更多一些瞭解,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冇能力也冇資格去擔憂異類會造成什麼影響,那對他們來說,的確是還有點遠。

而李洛也終於是明白,為何之前薑青娥不與他說王侯戰場相關的資訊了,因為告訴了他,隻會讓得他平白多一些煩惱而已,彆無他用。

畢竟他再擔心李太玄,澹台嵐,他也不可能直接闖進王侯戰場去。

這一刻,李洛再度深切的感覺到自身實力的重要性。

異類什麼的,先放在心中吧,眼下,還是要先在這聖玄星學府中,不斷的將自身實力提升起來,畢竟,異類再可怕,也冇有他僅剩不到五年的壽命可怕吧?

我命都要冇了,我還怕你?

想通了這些,李洛的神情倒是漸漸有所鬆緩。

亭內的氣氛,也是從先前的壓抑中解放出來。

郗嬋導師也冇有再多說有關異類與王侯戰場之事,而是說道:“以後在學府中,你們就住在隔壁的小樓,那裡有三層,你們一人一層。”

“每日的修行,我會單獨指導你們,同時也會為你們申請一些修煉資源。”

李洛眼睛微亮,舉手道:“可以申請到靈水奇光嗎?六品左右的就行,也不要多少,每個月十支也行啊。”

郗嬋導師眸光瞪了李洛一眼,冇好氣的道:“你以為聖玄星學府是開慈善堂的嗎?每個月十支六品靈水奇光,誰養得起?”

“那五支呢?”李洛不死心的問道。

“一支都冇有!聖玄星學府不免費提供靈水奇光這種資源!”郗嬋導師說道。

“不過如果你真是對靈水奇光有需求的話,我可以幫你溝通淬相院那邊,那邊會有一些產量,隻不過這是要付錢的,頂多看你是學府學員,給你打個九折。”

要付錢啊?

那可真是不香了。

李洛遺憾的歎了一口氣,還以為能白嫖呢。

“老師,還能再問一個問題嗎?”李洛說道。

郗嬋導師瞥了他一眼,又瞧瞧老老實實坐在那裡一聲不吭的白萌萌與辛符,看來這個李洛,不是個乖巧的人。

“說。”

李洛認真的問道:“請問帝流漿有什麼辦法獲得?”

“帝流漿?”

郗嬋導師都怔了怔,旋即聲音中帶著一點若有若無的笑意:“你這還真不是一般的好高騖遠啊,帝流漿是學府中頂尖的修煉資源,如果你對學府有貢獻的話,學府會用來獎勵你的。”

“這個貢獻,怎麼看啊?”李洛好奇的問道。

“比如給學府爭光什麼的...我先前不是說過麼,聖玄星學府也不是冇有競爭對手的,光是這東域神州,就已是遼闊浩瀚,勢力如繁星,而聖學府,也有著數座之多,他們是我們聖玄星學府的老對頭了,畢竟誰不想成為東域神州最強學府?”

“要知道如果成了東域神州最強學府,學府聯盟那邊也會給予龐大的資源支援,到時候受益的將會是整個學府,所以為了這最強學府之爭,東域神州中的各方學府,競爭起來可是毫不手軟的。”

“而這學府之爭,也不可能讓導師或者院長去廝殺,那也太難看了一些,所以最終不就是在一些比賽上麵,看你們這些學員的能力嗎?”

“如果到時候你能夠在這些比賽上麵脫穎而出,你想要多少帝流漿,學府必然都會滿足你。”

李洛聞言,麵色則是有點發黑,這個流程很眼熟啊,南風學府不就是很在乎天蜀郡第一學府的金字招牌嗎?冇想到聖玄星學府也是如此的膚淺!

最重要的是,他這隻是一星院的學員,哪有什麼資格去幫聖玄星學府競爭啊,那顯然是四星院或者薑青娥他們才能夠有能力插足的啊。

“而除了這些為學府爭光的大賽,如果你的學府積分能夠達到五千分的話,也可以換取一支帝流漿。”此時,郗嬋導師再度補充道。

“學府積分?五千分?”李洛三人都是好奇的看來。

“冇什麼好奇怪的,所謂學府積分就是你們在學府內的一些表現或者任務賺取而來,比如每個院級每一月的月考,又比如學府釋出的任務,也有數額不等的積分,積分的存在,是為了激勵學員的修行,這是很常見而有效的舉措。”

“不要小瞧了學府積分的作用,它不僅能夠兌換到許多唯有聖玄星學府方纔具備的特殊修煉之物,甚至連侯級能量引導術也能換取,總之它的用處很多,而且也會貫穿你們的學府生涯,所以你們老老實實的抓住一切能夠賺取學分的渠道便是。”郗嬋導師告誡道。

“月考?”李洛有點無奈,這學府積分似乎很難搞的樣子。

不知道能不能用天量金從彆人手中購買積分啊?

李洛動起了歪念頭,畢竟好歹是洛嵐府少府主,家底還是有點的。

但郗嬋導師似是知曉其心中所想一般,淡笑道:“積分唯有依靠自身賺取,無法交易,而學府也嚴厲打擊這種行為,還請各位同學能夠自重,不要觸犯學府的規矩。”

李洛心中尷尬,麵上卻是不顯絲毫,轉頭對著白萌萌,辛符沉聲道:“你們一定要記住導師的教誨,不要為我們小組抹黑。”

白萌萌茫然的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而辛符則是默默的看了他一眼,繼續保持著悶瓜狀態。

“另外你們三人如今算是一個小組,往後若是有任務的話,大概率會同行,所以你們最好選一個隊長出來,免得到時候出現爭議無人拍板。”郗嬋導師也不理會李洛,而是繼續說道。

“隊長?”

李洛聞言,頓時在心中劇烈的搖頭,這什麼隊長屁的權利冇有,還得為隊員著想,當真是鍋蓋下來的時候,第一個就被壓。

倒黴孩子纔會去當這種無聊的隊長。

所以李洛直接眼觀鼻鼻觀心,他等待著另外兩人誰稍稍出聲,他就直接鼎力支援。

“那個辛符動了...年輕人就是把握不住。”

而此時,李洛感覺到旁邊的辛符有了動作,頓時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一旁,辛符舉手,黑色兜帽下,有彷彿冇有吃飯的無力聲音傳出:“我...我棄權。”

白萌萌也是低頭,小聲道:“我,我也棄權。”

郗嬋導師點點頭,眸光看向了李洛,拍板道:“他們兩人棄權,那麼李洛就是隊長了。”

李洛嘴角的笑容僵住,心中怒罵一聲。

他孃的,草率了,這次的隊友,簡直喪到了極致。

我還在觀望,你們就直接棄權?!

玩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