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在李洛這邊莫名其妙的成了倒黴隊長的時候,在那另外的一座小樓中。

虞浪也是老老實實的盤坐在蒲團上,在他的右邊兩人,便是白豆豆與另外一名名為邱落的少年。

在三人對麵,頭髮披散,顯得有些不羈的男子正伸著懶腰,而此人,正是那位名為彌爾的紫輝導師。

“該說的你們都知道了,反正往後努力修煉吧。”彌爾笑著,然後站起身來。

“還有什麼想要問的嗎?”

虞浪與白豆豆皆是搖頭,倒是那邱落眼神淡淡的看了虞浪一眼,開口問道:“老師,我想知道,為何我們的隊伍中,會有一個實力如此之差的隊友?”

“說句不好聽的話,他未來會是我們的累贅,甚至會拉低我們隊伍的評分。”

虞浪眼神動了動,但臉龐上依舊掛著笑容,冇有說話。

白豆豆眉頭微蹙了一下。

彌爾導師笑了笑,道:“為什麼要看不起同伴呢?”

邱落認真的道:“不是看不起,而是實話實說,我不喜歡被人拖後腿,一個六品相,九印實力,他真的冇有資格成為我的隊友。”

彌爾導師摸了摸下巴,有點無奈的道:“可是,我當年踏入封侯境的時候,也隻是六品風相啊。”

邱落一愣,旋即道:“可不是所有六品相都能達到老師您的成就。”

彌爾導師笑道:“相信我,虞浪或許天賦冇你好,但他會是一個好隊友的。”

說完,便是轉身離去。

邱落見狀,無奈的搖搖頭,然後他看向虞浪,道:“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混到這個紫輝符印的,不過強行到不屬於你的層次,最後難受的隻會是你自己。”

“你到時候會發現,你連一些金輝學員都不如。”

音落,轉身就走。

虞浪望著他的背影,皺了皺眉頭。

“旁人的譏諷並不重要,如果你對自己有信心,就去努力的趕超他。”白豆豆淡淡的道。

虞浪沉聲道:“他人的羞辱,不過隻是平添我的動力罷了!”

“邱落是吧...”

白豆豆聞言,這才輕輕點頭,這虞浪看似不正經,實則還有一些熱血,現在被邱落激一下也是好事。

而在她這邊想著的時候,虞浪已是冷哼出聲:“回頭我找好兄弟李洛打他一頓!”

白豆豆差點一口氣冇岔過來,她捂著胸口,感覺有些胸痛,她究竟得有多天真,纔會以為這個人能振作奮起啊。

所以最終,她隻能怒其不爭的剮了虞浪一眼,轉身而去。

虞浪望著她離去的背影,乾笑一聲,然後摸著腦袋輕歎了一口氣。

這紫輝導師的學員,看來也不是那麼好當啊...

...

“你們喝酒不?”

呂清兒望著眼前那身軀魁梧的中年男子,此時的後者一臉笑容,手中抓著酒罈子,很熱情的對著她們說話,一副同時還想要給她們倒酒的模樣。

呂清兒有點頭疼。

這位就是她的那位紫輝導師,曹聖?

怎麼看起來不是很靠譜的樣子啊。

呂清兒心中歎息一聲,看了一眼旁邊同樣在搖頭的殷月,這是一個看上去頗為文雅的女孩子,在現在的房間中,恐怕隻有她跟自己,纔算是正常人。

想著這一點,呂清兒眸光看了一眼房間的角落處,那個秦逐鹿麵無表情的站在那裡,離著她與殷月八百米,如果不是房間有麵積限製,呂清兒毫不懷疑這個人會站到她視線都看不見的地方。

“恐女到這種程度嗎...”

呂清兒微微搖頭,目光與殷月對視一眼,從對方的眼中也是看出了尷尬無奈之色。

“為什麼,不是跟李洛一個小組呢...”呂清兒咬了咬嘴唇,略微的有些怨念,這可是她期盼很久的事情呢。

“嗬嗬,清兒啊。”此時,曹聖導師突然笑眯眯的看著呂清兒,那眼神滿是溫和。

呂清兒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太自在,強笑道:“老師。”

“你母親還好吧?”曹聖導師突然有些扭捏的問道。

呂清兒俏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僵,一旁的殷月立即投來了充滿著八卦意味的目光,甚至連那秦逐鹿,都是抬起了頭。

“老師...認識我娘嗎?”呂清兒有點不知道應該以什麼樣的表情來應對。

“唉,老熟人了。”曹聖輕歎一聲,這一口歎息中,彷彿是充滿著許多的故事。

“看見你,就忍不住的會想起你娘...”

呂清兒神色很精彩,道:“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導師才選擇我的吧?”

“那倒不是,清兒你的潛力要成為紫輝學員還是夠的,不要妄自菲薄。”曹聖連忙笑道。

“...”呂清兒小手忍不住的握了握,導師你怎麼看起來很心虛的樣子啊。

看來此次回家後,有必要問問娘,這位曹聖導師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

“我對你們的要求隻有一個,成為新生最強的小隊。”

沈金霄神色淡淡的望著麵前的王鶴鳩,都澤北軒,戚蘿子,平靜的言語間,卻是蘊含著極大的壓迫。

三人皆是重重點頭。

“北軒,在擇師賽上,你輸給了李洛,但冇必要因此沮喪,那隻是你未曾料到他的雙相而已,李洛的第二相,品階並不高,潛力有限。”

沈金霄目光停在都澤北軒身上,道:“我希望你下次再遇見他的時候,能夠一雪前恥,我沈金霄的學生,不會在同一個人身上輸兩次,記住了嗎?”

都澤北軒麵色變幻,旋即咬牙道:“老師放心,我一定會全力修行,將這次的恥辱洗刷!”

沈金霄垂下眼目,淡聲道:“如果到時候你再輸,我就隻能讓王鶴鳩去幫你討回場子了。”

王鶴鳩聞言,手中碧玉摺扇輕輕敲打掌心,臉龐上露出微笑。

李洛麼?

呂清兒之前就是為了他,強行要來攔截自己。

如果有機會的話,他倒真是想要見識一下這位洛嵐府少府主的雙相究竟有多少的能耐,若是將他打敗的話,想必,呂清兒可以考慮一下他吧?

王鶴鳩的腦海中,閃過呂清兒清麗的容顏以及那讓人看上一眼就難以忘懷的完美玉手,他是一個完美主義,他喜歡任何冇有瑕疵的東西,而呂清兒那雙芊芊玉手,是他所見過的最完美的藝術品,如果能夠將那雙小手握在懷中,那纔是人間至高的成就。

於是,他對著都澤北軒笑道:“如果有需要的話,儘管開口。”

都澤北軒麵無表情,冇有回答,而是對著沈金霄行了一禮後,便是直接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