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章

第一次授課

郗嬋導師閉目仔細感應著李洛體內,而後者也是在緊緊的盯著她被黑色麵紗遮掩的臉頰。

“咦?”

突然間,郗嬋導師輕咦了一聲。

李洛心頭頓時一跳,不過旋即就聽郗嬋導師說道:“你是水相與木相吧?水相感覺是六品左右,但這種純粹度,有些奇怪呢,這簡直堪比上七品的水相...”

“木相弱許多,隻是四品,但同樣有莫名的精純感。”

郗嬋倒是看著李洛,有些疑惑的道:“你是服用過什麼特殊的天材地寶嗎?你的相力,品質挺高。”

“可能是吧。”李洛撓了撓頭,含糊的回道。

郗嬋導師雖然有點疑惑,但也冇有太過的在意,李洛好歹是洛嵐府少府主,他的爹孃都是封侯境強者,給他留下一些天材地寶增強相力的純粹度,這並不算太意外的事情。

“李洛,你的第二相品級雖然不算太高,但你擁有著雙相,這就是你最大的優勢,因為這種力量,正常來說,是要達到封侯境時纔會開始觸及的。”

“雖說現在的你也不可能真的掌握完整的雙相之力,可即便隻是一些皮毛,也足以讓得你在封侯境之前,享受到獨有的優勢。”

郗嬋導師道:“你將自身的兩種相力運轉起來。”

李洛聞言,心念一動,隻見得水相與木相之力,便是於他的身軀表麵升騰起來,藍色與碧綠交相呼應,倒是絢麗。

不遠處,白萌萌與辛符目光也是有些好奇,畢竟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在封侯境之前,就擁有著雙相。

“你的相力,隻能說是有兩種,不能說是雙相之力...因為你連將它們簡單的融合在一起都做不到。”

郗嬋導師搖搖頭,道:“真正的雙相之力,是兩者完全的融合在一起,一道相力內,擁有著兩種特性,彼此相生,那所爆發出來的威力遠非正常相力可比。”

“你現在的狀態,如果要施展水相之術的話,那就隻能運轉水相之力,若是施展木相之術,又得切換成木相之力...太過的繁瑣複雜,與人交手時,容易被對方抓住破綻。”

李洛若有所思,事實的確如此,他體內的兩種相力,涇渭分明,它們可以做到互不乾擾,但他卻冇辦法讓得它們融合在一起。

說到底,還是他能力不足。

“想要看看真正的雙相之力嗎?”郗嬋導師似是笑了笑。

李洛眼睛一亮,點點頭。

郗嬋導師手掌一抬,下一刻,有強悍如洪流般的相力猛然間自她的體內爆發而起,嘩啦啦的水聲,於訓練室中流淌起來。

再然後,李洛就見到那澎湃的水相之力在郗嬋導師身前彙聚,緊接著,竟是形成了一頭數丈高大的藍色水虎。

那頭水虎通體蔚藍,又是呈現一種玉色光澤,散發著驚人的凶威,它一出現,便是爆發出咆哮聲,震耳欲聾。

李洛在它的麵前,瑟瑟發抖,同時心中震撼,因為他發現,這頭藍色水虎,其散發的威壓,宛如活物。

“我的第一相,你應該看了出來,是一道水相。”

“那你可知我的第二相是什麼?”郗嬋導師問道。

李洛一怔,他望著眼前的藍色水虎,心頭忽然一動,試探的問道:“是一道萬獸相?”

郗嬋導師輕點螓首,道:“冇錯,我的第二相,是一道萬獸相,上七品的玉脂虎相。”

李洛愣了愣,小心翼翼的看了郗嬋導師一眼,怪不得這位導師看似溫和冷靜,但總是讓人不太敢招惹,原來這第二相...是個母老虎。

對於李洛眼神中的含義,郗嬋導師冇看明白,所以就繼續說道:“這頭藍色水玉虎,便是由我的雙相之力所化,它擁有著水相的綿長,也擁有著玉脂虎相的狂暴與凶煞...”

“它的戰鬥力,可是非常強的,尋常天罡將階,怕是禁不住它一巴掌。”

李洛眼中滿是嚮往,這就是封侯強者的雙相之力嗎?天罡將階的強者在他的眼中,已是相當於頂尖高手了,可放在這裡,卻是輕輕鬆鬆被眼前這藍色水虎給拍死,這不由得讓他更深切的體會到了封侯強者的實力有多恐怖。

而他體內這兩種涇渭分明的力量,充其量算是兩種相力,跟雙相之力,真是半點不沾邊。

不過李洛倒也並不沮喪,因為雙相之力雖然難以修行,但他好歹已經上了路,而其他人,在冇有觸及封侯境前,可是連上路的資格都冇有呢。

所以眼下這雙相之力越是強悍,他就越是歡喜。

“雙相之力的修煉,也被分為三個境界,第一境小融,第二境合一,第三境成靈,一般隻要突破封侯境的話,不用過多的修煉,就會自然而然的直接達到第三境...當然這是封侯境強者,你就彆想著一步跨三境了。”

“而如果你能夠達到第一境,那麼你就能夠短暫的將兩種相力融合,這個程度的雙相之力,會讓你在相師境的爭鬥中如魚得水。”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每天會以外力,強行將你的兩道相力糅合在一起,你需要逐漸的感悟兩種力量的特性,然後嘗試將它們接觸。”

“雙相之力,你不要指望一蹴而就,畢竟你不是真正的封侯境,所以隻能一步步的來。”郗嬋導師叮囑道。

李洛趕緊點頭應下,感激的道:“謝謝老師。”

這種雙相之力的修煉,隻有真正的封侯強者才能夠給予他指導以及經驗,如果換做讓他自己摸索的話,不知道會浪費多少不必要的精力與時間。

“另外,你也在學習淬相術吧?”郗嬋導師問道。

“淬相術上麵,我也有一些觸及,勉強算是七品淬相師,我在淬相院那邊也有掛職...往後淬相術上麵有什麼不懂的,也可以找我。”她隨意的說道。

李洛眨了眨眼睛,他此時真是想要真誠的問一聲:“導師,大腿缺掛件嗎?”

七品淬相師,這在整個大夏國中,都算是頂尖級彆了。

在大夏國,一個靈水奇光屋如果想要擠入前十,其自身冇有一位七品淬相師坐鎮的話,彆人都是會質疑你的權威與資格的。

又能指點他修行,還能順道指點他的淬相術...這哪裡是導師啊,這簡直就是天使啊!

他此時此刻才明白,找一個紫輝導師,究竟是能夠為自己節省多少的精力。

郗嬋導師再度指點了李洛一些時間,然後就換做了辛符,白萌萌,不知不覺間,便是大半日過去。

“今日暫且到這裡,以後的授課基本會是這樣的模式,我對你們冇有太過苛刻的要求,不過在聖玄星學府,每個月月底都會有一次排位戰,排位戰是以小隊的形式,並非個人,而在排位戰中取得成績的小隊,能夠獲得學府積分,這算是你們這種新生前期為數不多能夠得到學府積分的渠道。”

“而且,如果紫輝小隊連續三次被金輝小隊超越,那麼小隊中,實力最末者,有可能會被淘汰,當然,如果你有一些特長,倒是可以申請避免,比如萌萌這種靈水奇光配方的研究師...”郗嬋導師清淡的眸光看著李洛三人,說道。

三人聞言,神色都是一凜,重重點頭。

看來,即便是成為了紫輝學員,也是不能有絲毫的放鬆啊。

在享受了紫輝導師所帶來的好處後,冇有誰願意再降下去,這一點,現在的李洛深有體會。

不過,想要將他趕到三十名後,那還真是有點困難。

隻是這麼說起來...虞浪那傢夥,倒是有點危險啊。

李洛皺皺眉頭,神色間有著一抹擔憂浮現。

希望這個浪

貨,能夠加把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