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清晨,李洛滿懷著對聖玄星學府那相力樹的期待之情,睜開了眼睛。

洗漱,下樓。

在二樓的地方見到辛符一如既往的專注於畫架之前,這一次李洛收起了那幼稚的隊長關懷,麵無表情的直接下樓了。

一樓客廳,白萌萌在廚房忙碌著,輕盈的身影在精心的準備著早餐。

望著少女清純嬌美的容顏,李洛輕歎一口氣,雖然說秀色可餐,但每天吃這種東西,也不是個事啊。

而在李洛心中愁悶間,突然房門被敲響,他上前打開,然後就有著一張熟悉的絕美臉頰映入眼中。

“青娥姐?”李洛有些驚喜,露出笑容。

薑青娥亭亭玉立,嬌軀玲瓏有致,戰裙下的雙腿纖細筆直,金色的眸子散發著一種難以言明的魅力,讓人目光忍不住的沉迷其中。

清晨的光落在她的俏臉上,嬌嫩的肌膚上,彷彿可見淡淡的玉光流轉。

而此時,在她的玉指上,拎著一個小袋,在見到李洛後,她笑了笑,將小袋遞了過去。

“這是聖玄星學府食堂裡麵最出名的紅糯糕,用來當早餐是最好的。”

李洛連忙接過,有些熱淚盈眶:“得救了!”

“你再來晚點,我又要被折磨一次了。”他悄悄指了指房間裡。

薑青娥瞥了一眼,就見到白萌萌那嬌小可愛的倩影,似笑非笑的道:“你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你吃一次就知道了。”李洛悲歎道。

薑青娥也不與他貧嘴,道:“跟我走走吧。”

李洛看她這樣子,就知道她是有話找他,於是點點頭,轉身跟白萌萌交代了一聲後,就與薑青娥走出了小樓。

小樓之前,有一片清澈如鏡般的湖泊,淡淡的霧氣縈繞。

湖泊邊的道路上,時不時的有著訓練的學員穿著魔鬼裝呼嘯而過,同時不免有一道道目光落在與薑青娥並肩而行的李洛身上。

那些目光中,充斥著濃烈的雄性嫉妒。

畢竟薑青娥如今已是聖玄星學府三星院的學員了,論起知名度,恐怕學府內無人不知,據說論起人氣,薑青娥已是絲毫不遜色於那位如今是四星院學員的長公主。

李洛對於這些目光,早已經免疫,他一口一個紅糯糕,同時說道:“青娥姐要說什麼?”

薑青娥金色眸子看了他一眼,沉默了數息,道:“有關王侯戰場的事情,你那位導師應該已經和你說過了吧?”

李洛抓向袋子裡麵的紅糯糕的手頓了頓,眼神一下子變得複雜了許多,輕輕點頭。

“難怪以前青娥姐不跟我說。”他歎了一聲。

“提前知曉這些,會對你造成不小的壓力,冇這個必要。”薑青娥說道。

“其實應該是無能為力吧。”李洛苦笑道。

“無能為力的不僅是你,連我也是。”

薑青娥輕聲道:“不過也冇必要妄自菲薄,有一個目標,並不是什麼壞事。”

李洛點點頭,沉默了一下,道:“也不知道老爹老孃,現在究竟怎麼樣了...”

“他們一定冇事的,我們不必做一些無謂的擔憂,而且與其擔心他們在王侯戰場中的安危,我們或許反而才更應該小心謹慎一些。”薑青娥緩緩道。

李洛眉頭一挑:“什麼意思?”

薑青娥走入湖泊邊一棵樹蔭下,眸光凝望著湖麵,這一刻,李洛感覺到她的神色變得冷冽了許多。

“你應該知道是如何挑選進入王侯戰場名額的吧?”

“生死簽。”李洛說道。

“大夏封侯強者,算不上太多,但粗略一算,也不下數十位...然而師父師孃同時抽中黑簽,這會不會...太巧合了一些?”

清晨,薑青娥平靜的聲音傳入李洛的耳中,卻是讓得他猛的打了一個寒顫,麵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你的意思是...他們被人算計了?”李洛一字一頓的道。

薑青娥伸手接著一片飄下的落葉,道:“我冇有證據,這隻是我的一種猜測與直覺。”

李洛沉聲道:“可是你也應該知道,想要在這生死簽上麵做手腳,可不是尋常人能夠做到的,誰能有這麼大的本事?”

薑青娥沉默了一下,道:“如果真要來猜測的話,大夏有三方勢力,具備這個本事。”

她看了李洛一眼。

“聖玄星學府,王庭,金龍寶行。”

李洛啞然,這三方,的確是大夏最強的勢力,但如果他們真要算計老爹老孃,動機又是什麼呢?真有這個必要嗎?

“我知道這個猜測很是天方夜譚,所以我一直冇有說過,隻是如今你來了王城,也進了聖玄星學府,開始進入各方勢力的眼中,那麼我這些猜測,就得和你也說一下,不管是不是我想太多,終歸還是得小心一些。”薑青娥說道。

李洛點點頭,歎道:“其實說到底,還是實力不夠。”

薑青娥也是深有同感,如果她此時已經封侯,那麼就不必如此的束手束腳,可以放心大膽的去探查一些她所疑惑的事。

而在此時,兩人突然聽見了腳步聲從一旁傳來,頓時都不約而同的停了話。

“嗬嗬,薑學姐,先前看你背影覺得眼熟,過來一看,果真是你。”有一道笑聲同時的響起,李洛轉頭,隻見得一名身軀挺拔的青年笑著走來。

青年模樣不差,劍眉星目,此時的他穿著厚重的魔鬼裝,然而即便是穿著如此沉重之物,他依舊是神色從容,可見實力不差。

青年身上的衣袍上麵,有著兩顆星辰,說明此人是二星院的學員,比李洛高一級。

而在李洛打量著這青年時,後者也是將目光看向他,露出笑容:“你就是李洛學弟吧?早就有所耳聞了。”

“我叫葉秋鼎,是二星院的學員。”

李洛回以笑容,道:“你好,葉學長。”

“有事嗎?”薑青娥眸光平靜的看了這葉秋鼎一眼,問道。

葉秋鼎連忙擺擺手,道:“我們訓練完畢,剛好在這裡歇息,我無意間見到薑學姐在這裡,就想過來打個招呼,冇打擾你們吧?”

李洛看了一眼後方的路道上,在那裡的綠蔭下,的確是見到數十人閒坐在那裡,他們都披著魔鬼裝,大汗淋漓的喘著粗氣。

從衣服上來看,這些人都是二星院的學員。

而此時那些歇息的學員,也有一些人,正在將目光投向這邊打量,而當他們在見到葉秋鼎與薑青娥說話時,都是在低低的笑起來。

薑青娥搖搖頭,道:“我給李洛送個早餐而已。”

葉秋鼎看了一眼李洛手中的紅糯糕,有些羨慕的道:“還是第一次見到薑學姐幫人買早餐呢,李洛學弟好福氣。”

“嗬嗬,我就不多打擾了,薑學姐,以後還有任務需要我的話,儘管找我,我一定竭儘所能。”

他衝著薑青娥有些乖巧的笑了笑,然後就擺擺手,灑脫的轉身離去。

李洛望著葉秋鼎離去的身影,有些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然後用握著紅糯糕的手指了指薑青娥,聲音嚴厲。

“你給我說說,這又是個啥情況?”

“我這剛進聖玄星學府,又是老獅子,又是大狼狗,又是小奶狗的,這一個個類型都不帶重複的...薑青娥,你是不是想被家法伺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