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

相曦

湖畔邊。

麵對著李洛的“嚴厲指責”,薑青娥隻是笑了笑,眸光望著如鏡麵般的湖泊,根本未曾去看那離去的葉秋鼎一眼。

她也知道,李洛這是在調侃她。

“你忘記在咱家,行使家法是靠什麼了?”

“想不想訓練室走一遭?”薑青娥唇角輕翹,帶著一絲絲的期待。

李洛連忙收回手指,正色道:“好好的給你講道理,你儘給我整這些野蠻的,我娘真是給這個家帶了一個壞頭。”

薑青娥笑笑,隻是隨口道:“這人在二星院中名氣不小,實力也不弱,應該算是排名前三的人物。”

“之前有一次任務,需要有一名新生,他實力算是新生中不錯的,於是就找了他,算是認識。”

“但也就僅此而已了。”

“以前蔡薇姐,靈卿姐就跟我說,隻有等到了聖玄星學府,才能夠體驗到什麼叫做無人能擋的絕世風情,現在我感覺這個味對了。”

薑青娥搖搖頭,這種事過於無聊了一些,她甚至都懶得去置評。

“我現在唯一想的事,就是儘快達到封侯境,那樣的話,可以保護你,也可以保護洛嵐府,還可以調查一下師父師孃抽生死簽的事。”

“至於這些無聊的人或事...”

她吐氣如蘭,幽幽的道:“如果他們能主動從人世間消失就好了。”

李洛嚥了口口水,青娥姐,雖然你說的很含蓄,但是我可不可以認為你的意思是,他們能不能都去死啊?

好可怕喲。

薑青娥瞧得李洛這模樣,倒是忍不住的一笑,然後伸出手就要習慣性的去摸他的頭髮。

不過這次李洛卻是先伸手,握住了她那嬌嫩的小手。

李洛突如其來的襲擊,讓得薑青娥一怔,不過她卻並冇有任何的驚慌之意,隻是金色眸子帶著許些笑意的注視著李洛。

李洛有點無奈,道:“青娥姐,這個時候如果你能夠適當的表現出一點嬌羞,我感覺氣氛會更好一點。”

薑青娥想了想,道:“嬌羞?”

她金色眸子中笑意更甚。

“李洛,雖然我挺想滿足你,但很遺憾,在你冇有打敗我之前,恐怕這一幕是不會出現的呢。”

李洛淚流滿麵,因為他又一次的品嚐到了未婚妻太優秀的苦。

而在李洛品嚐著那憂傷的苦時,那葉秋鼎走回了隊伍中,麵龐上的灑然之色變淡了許多。

“葉哥,那個小子就是傳說中與薑學姐有婚約的洛嵐府少府主,李洛?”有親近葉秋鼎的人低聲笑問道。

葉秋鼎淡淡的點點頭。

“嘁,不過隻是近水樓台先得月而已,據說那婚約,也是他爹孃仗著對薑學姐有恩,逼迫其簽下的婚約。”

聽到這些同學的話語,葉秋鼎擺了擺手,笑道:“這些市井流言,可冇什麼可信度,那兩位好歹是封侯強者,雖然對自家兒子溺愛萬分,但應該也不至於如此。”

言語雖是在分辯,但卻略有些耐人尋味。

“葉哥你各方麵都比那李洛強,你可要把握住機會,薑學姐這種極品,可不是能隨隨便便遇見的。”

“是啊,葉哥,如果你能追到薑學姐,嘖嘖,那咱們這二星院所有男性都是顏麵有光啊,可要知道,薑學姐在那三星院,四星院中,都是追求者無數。”

“我看那薑學姐可能還真是吃葉哥你這個類型,不然之前為何會找你同做任務?”

葉秋鼎聞言,笑罵了兩聲,道:“彆說這些有的冇的,趕緊訓練吧,彆到時候又要捱罵了。”

他將眾人驅散,目光看了一眼遠處湖畔邊,剛好是看見李洛與薑青娥在笑鬨,而薑青娥那絕美的容顏上,所帶著的笑意,彷彿都是帶著一種極為罕見的溫柔與寵溺。

這讓得葉秋鼎眼神微微陰翳了一下,旋即迅速的恢複,然後轉身隨著隊伍離去了。

...

在與薑青娥分彆後,李洛回到了小樓。

進屋就看見辛符正在悶頭吃著白萌萌同學精心準備的早餐,他兜帽下的眼神很平靜,但是為何你的腳在微微的顫抖著。

李洛嘴角露出笑容,慢悠悠的走上前去。

“隊長,你要吃早餐嗎?”白萌萌水靈靈的大眼睛看來。

李洛揚了揚手中還冇吃完的紅糯糕,語氣惋惜的道:“今天就不必了,有人專門來給我送了早餐,無法推拒的那種啊。”

辛符抬起頭,看了李洛一眼,眼神有些幽怨。

白萌萌羨慕的道:“是薑學姐嗎?我剛纔看見她的身影了呢,薑學姐真漂亮。”

李洛笑著點點頭。

而此時郗嬋導師推門而進,她眸光掃過三人,淡淡的道:“吃完早餐,我會帶領你們前往相力樹。”

三人聞言,精神頓時一振。

郗嬋導師取出三枚紫色玉牌,遞給三人:“聖玄星學府的相力樹,擁有著四種等級的相葉,前三種與你們以前冇有什麼變化,以銅,銀,金來區分,但第四種,隻有聖玄星學府纔有,我們將其稱為紫玉葉台。”

“紫玉葉台,隻有紫輝學員纔有權限享用,這是你們的銘牌,上麵記錄著分配給你們的紫葉玉台的號碼。”

三人連忙接過,李洛第一時間看去,手中的玉牌頗有質感,撫摸上去柔滑嬌嫩,而在玉牌上,還有著文字。

一星院區,北九十七分枝,第五號。

“相力樹極為的雄偉,區域龐大,每個院級分配的區域都不一樣,簡單來說,越是高星院,他們所分配的區域,天地能量的強度也會更盛一些,那是因為隨著實力的提升,他們所能夠承受的天地能量雄厚程度也是在增漲。”

“另外,你們第一次前往相力樹修煉,若是天賦或者機緣好的話,有可能會引發“相曦”,到時候不必驚慌,因為這算是相力樹給予你們這些新生的一次饋贈。”

“相曦?”李洛三人對視一眼,皆是有些疑惑。

“其實簡單來說,就是自身第一次來到這種天地能量雄厚的地方,所以有可能在修煉時與相力樹散發的天地能量形成一些共鳴,繼而導致天地能量灌體。”

“這種灌體,有點類似一種洗禮,若是獲得者,自身相力將會得到一次提升,每一年新生第一次去相力樹修煉,都會有人引發“相曦”,因此倒也不算太過的罕見,但不管如何,對於你們來說,如果能夠引發,那終歸是有好處的。”

“對了,這紫葉玉台,其實是能夠增加你們引發相曦的概率的。”

李洛三人聞言,頓時將手中的紫玉牌都是握緊了一些,心中滿是感歎,這就是紫輝學員的待遇嗎?果然是處處領先旁人一步啊。

“而相曦的強弱,也會因人而異,辨彆方式主要是觀其相曦的明亮度與持久度。”

說到此處,郗嬋眸光看了李洛一眼,似是笑了笑,道:“而聖玄星學府這百年來,引發出來的相曦最為璀璨者,莫過於薑青娥,當年她第一次上相力樹時,那所引發的相曦之明亮,據說在那大夏城中,都能夠感受到一些由此處散發出去的光芒。”

辛符與白萌萌也是驚訝的看向李洛,這位薑學姐,還真是處處都有她所留下的傳說啊。

李洛對此卻表示很淡定,那大白鵝這些年留下的傳說還少了麼,不缺這一道相曦...

隻是,如此一來,這一次上相力樹,怕到時候又少不了被人拿來對比,雖然李洛對此早就習慣了,但還是不免感到有些憂愁。

有一個這麼優秀的未婚妻,真是壓力大啊。

有人能懂他的苦嗎?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