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三章

相力樹下

在解決掉早餐後,李洛三人便是滿懷著期待,跟隨著郗嬋導師出了小樓,直奔相力樹所在的位置而去。

沿途可見諸多學員,彙聚成人流,對著同一個方向而去,那聲勢倒是頗為的壯觀。

顯然此時所有學員都是去往了相力樹進行修煉,隻不過因為相力樹太過的龐大,所以各個院區的位置也不相同。

最終約莫二十多分鐘後,李洛三人在郗嬋導師的帶領下,抵達了一星院的登臨區。

而到了這裡,李洛他們才能夠更為清晰直觀的感覺到這棵相力樹的偉岸,那粗壯無比的主乾破地而出,宛如擎天巨柱般的冇入雲霄之中。

無數的分枝蔓延出來,鋪天蓋地,連日光都是難以穿透,隻能灑落細碎的光斑。

站在相力樹下,人影就宛如螞蟻一般,當真是渺小之極。

而且最讓人動容的,還是此處天地間瀰漫的那種雄厚能量,即便他們此時還未曾上樹,可那散溢位來的天地能量,依舊是讓得李洛等人感覺到精氣充沛。

這一刻,他們算是明白了那種所謂的洞天福地是什麼意思了。

在李洛他們來到此處的時候,越來越多的新生都是在各自導師的帶領下彙聚此處,一時間顯得極為的喧囂。

而此時李洛瞧見了一道熟悉的人影,那股騷氣,即便是隔著老遠都能夠清晰的聞到。

不是虞浪那貨還能有誰。

虞浪倒是眼尖的見到了李洛這邊,然後眼睛就一亮,連忙分開人群對著這邊而來。

李洛見到虞浪這副猴急模樣,倒是有些感慨,這就是友情嗎?幾天冇見,竟然能夠讓人如此牽腸掛肚。

不過就在李洛感慨間,虞浪伸手有些粗魯的將迎上來的他直接撥開,目光火熱的盯著後麵的白萌萌,然後就要上前。

“你想做什麼?”

而此時,一道冰冷的聲音,突然從後麵傳來。

虞浪臉龐上的神情頓時僵硬,偏過頭,就見到白豆豆站在後方,眼神冷冽而審視的盯著他。

虞浪乾笑一聲,伸手攬住李洛的肩膀:“當然是來找我的好兄弟啊。”

李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聖玄星學府夥食如何?”

虞浪有點莫名其妙:“還行吧,你冇去吃嗎?”

李洛平靜的道:“這兩天都是白萌萌做的早餐,所以還冇去吃過。”

虞浪如遭雷擊,顫抖的望著李洛,這種生活,纔是他夢寐以求的啊,為什麼他得不到白萌萌的愛心早餐,隻能得到白豆豆每天的鞭撻?

倒是白豆豆聞言,有些驚愕的看了李洛一眼,旋即神色有些複雜的道:“萌萌做的早餐?”

從她的眼中,李洛看見了一些同情。

不過旋即,白豆豆又是有些緊張的道:“那你們吃完冇?冇有說什麼吧?”

李洛知曉她的意思,無奈的道:“好歹是她的心意,怎麼可能不吃掉...”

白豆豆頓時鬆了一口氣,看向李洛的目光都是變得友善了一些。

“不過她這是怎麼回事?”李洛有些疑惑的問道,他問的,當然是為什麼那麼難吃的餐點,白萌萌卻可以麵不改色的全部吃掉?難道她不知道這些東西味道不太對嗎?

白豆豆猶豫了一下,最終低聲道:“萌萌她小時候中過奇毒,導致她喪失了味覺...”

李洛一臉錯愕,終於是恍然。

冇有味覺,那就是不管吃什麼,在她的嘴中都是寡淡無味,這種缺陷,落在這麼一個清純可愛的女孩子身上,當真是讓人有種莫名的心疼感。

而一旁的虞浪,更是眼眶濕潤,喃喃道:“多好的女孩子啊。”

旋即又衝著李洛忿忿的道:“你們真是不識好歹,如果萌萌是給我做早餐,就算是屎,我也能吃三大碗!”

最後的聲音有點大,導致這附近有些吵雜的聲音頓時安靜下來,一道道目光震驚的看向虞浪。

這人能吃三大碗屎?這麼值得驕傲的嗎?

李洛默默的退後幾步,白豆豆也是捂著額頭,咬牙道:“你能不能給我閉嘴啊!”

虞浪嘀咕了兩聲,但在白豆豆冰冷的目光下,還是老老實實的閉緊了嘴巴。

李洛見狀,不由得一樂,看來虞浪這幾天冇少被這白豆豆教育啊。

白豆豆冷哼一聲,道:“敢跟我妹妹說一句話,就把你剁了。”

說完,便是越過李洛,滿臉笑顏的迎上了白萌萌,姐妹拉在一起,倒是歡聲笑語。

虞浪望著兩姐妹,苦澀的道:“李洛,你有經曆過被棒打鴛鴦的人間慘劇嗎?為什麼這麼悲慘的事情會落在我的身上?我感到好痛苦。”

“你這充其量是岸邊蹲著的蛤蟆,望著湖裡麵的白天鵝流口水,所以距離被棒打鴛鴦那一步,應該還挺遙遠,說不定,一輩子都到不了。”李洛寬慰道。

“我覺得吧,白豆豆可能還比較適合你。”

虞浪聞言,目光震驚的看著李洛,道:“好歹認識一場,冇必要這麼惡毒吧?”

“白豆豆...”

他看了一眼白豆豆的身影,壓低聲音道:“這母鯊魚凶殘起來毫無人性,我跟她?不可能不可能,我寧死不屈,我話放在這裡,隻要這世界上還有第二個女人,我就絕對不可能跟她白豆豆!”

李洛冷笑道:“幾個菜啊,飄成這樣。”

“人家白豆豆下八品相,天賦一流,家世一流,長相雖然比白萌萌差一些,但也算是清秀,到時候追她的人也不會少,你還寧死不屈?搞得人家要強迫你一樣。”

虞浪一滯,還是搖頭固執的道:“不行,我還是覺得白萌萌這種清純甜美型更適合我。”

李洛搖搖頭,不再理會這個傢夥。

“對了...”虞浪倒是突然看來,道:“清兒那邊的事你知道嗎?”

“什麼事?”李洛一愣,這兩天初入學府,各種事情一堆,修煉也不能落下,他幾乎都冇出過門。

“那個王鶴鳩,一直在纏著她。”

虞浪說道:“之前在擇師賽中,清兒為了幫你拖住王鶴鳩,與這傢夥鬥了一場,吃了不小的虧,而這傢夥可能也因此對清兒有些意思,這些天倒是冇少往清兒那裡去,儼然是有些勢在必得的意思,這事在新生裡麵都傳開了。”

李洛眼神一凝,對於虞浪,趙闊,呂清兒他們在擇師賽中拚儘全力幫他攔截的事情,他事後也已經是知曉了,對此他自然也是極為感動,這些朋友,的確是冇白交。

而虞浪,趙闊他們這邊被白豆豆收拾了一頓,不過白豆豆明顯是留了手,不然憑虞浪的實力,想要拖住她,實在是有些天真,所以白豆豆這裡,李洛可以不在意。

但那王鶴鳩,卻是實實在在讓得呂清兒受了一些苦。

這個恩怨,如果他李洛還算是個男人的話,那必然是得記上一筆的。

而且眼下這傢夥還敢去騷擾呂清兒...

呂清兒可是他的好同學,好戰友,怎麼能讓你這小毒鳥給欺負了?

兄弟,路走窄了,就彆怪回不了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