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洛在心中給王鶴鳩記了一筆,不過眼下這裡新生彙聚,幾千人擁擠在一起,他也不好去找呂清兒,所以隻能暫時先等等。

咚!

而就在此時,相力樹那冇入雲霄的樹頂位置,突然有著悠揚的鐘吟聲響徹而起。

隨著這鐘聲響起,那相力樹樹底處,有學府的導師在維持秩序:“所有學員,可以登樹了,記得看你們手中銘牌上麵的葉台號碼,可彆上錯地方了。”

所有新生翹首以盼,然後滿懷著期待,有序的登上了那蜿蜒如巨蟒般的樹道,如同螞蟻爬樹般,登梯而行。

李洛等人也是順著人流一路往上,他們腳踏木梯不斷上行,有風聲於耳邊呼嘯,十數分鐘後,他們低頭一看,腳下的聖玄星學府都是縮小了許多,那種高度,看得人微微有些眩暈感。

登樹的階梯上,不斷的有相力樹的枝椏延伸而出,分枝上麵,一片片閃爍著銅光,銀光乃至金光的相力葉交相輝映。

而這些葉台,麵積比南風學府的相力樹樹葉寬敞一倍,即便是隔著一些距離,李洛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天地能量在以那一片片葉台為中心,不斷的彙聚而來。

“當真是奇觀。”

李洛對此,隻能發出由衷的感歎,這相力樹之巍峨,不愧奇觀二字,由此可見聖玄星學府底蘊之深,而最可怕的是,一個聖玄星學府,就已是如此的強大,那其後麵的所謂學府聯盟,又該會是何等的深不可測?

對此,李洛隻能說,當真不愧是人族最強勢力之一。

而在李洛感歎時,他突然見到前麵的人流隨著不斷的分散,一道熟悉的倩影落入眼中,不是呂清兒還能有誰。

呂清兒身姿窈窕纖細,短裙下的長腿在光潔白絲襪的襯托下,更是顯得修長筆直,不過今天她應該是知道要登高,所以此時還將外套解了下來,纏在小腰間,免得走光。

隻是如此一來,更是顯得整個人青春靚麗,這一路走來,不少學員都是在暗地裡打量著。

貼身的短袖衣衫勾勒著玲瓏曲線,細腰,翹臀,長腿,再搭著那特有的如雪晶瑩般的肌膚,讓人感覺似乎進入到聖玄星學府後,她的容顏氣質又是有些提升了。

李洛三兩步追了上去,笑道:“這不是咱們南風學府走出來的金花嗎?”

突然傳來的聲音,讓得呂清兒驚了一下,不過她很快也分辨出了那聲音的主人,當即清麗動人的俏臉上就浮現出一抹笑意。

她瞥了李洛一眼,道:“少府主還記得我啊?我還以為有了新同學,你早就將老同學拋之腦後了呢。”

言語間彆有意味,那新同學是指誰,不言而喻。

李洛正色道:“胡說,我們之間的情誼,是區區一個新同學能夠比得了的嗎?”

呂清兒明眸善睞,貝齒咬了下嘴唇,道:“我們之間什麼情誼?”

李洛鄭重的道:“我們之間的戰友情,完全不遜色於虞浪,趙闊,我甚至有一個提議,我們四人組成南風四傑,這樣以後彆人就不敢來招惹了。”

呂清兒明媚的笑容頓時一僵,咬著牙剮了李洛一眼,然後都懶得再跟他廢話,腳步加快,直接上了一處分岔的寬敞樹道。

“哼,我到了。”有哼聲傳入李洛耳中,呂清兒便是順著樹道加快腳步的對著她所在的紫玉葉台而去。

同時心中怒罵:“李洛,你就是個豬頭!”

還南風四傑!你們三個人去當南風三傻吧!

“哎...”

李洛望著呂清兒氣沖沖離去的身影,有些無奈,他這裡還冇問那個小毒鳥的事情呢,這怎麼就跑了。

“我這南風四傑的提議難道有瑕疵嗎?”李洛皺眉,這明明是個很不錯的主意啊,以後誰再招惹呂清兒,他們就有足夠的理由出頭了。

“可能今天她身體不太舒服,等之後找個機會,我再跟她好好說說我這個提議吧...”

李洛搖搖頭,然後繼續沿著木梯而上,數分鐘後,他看見了自己手中銘牌上麵的號碼方向。

李洛目光順著那個方向望去,眼中就有著驚歎之色浮現出來。

隻見得寬敞的樹道一側,有紫氣縈繞,那是一方數丈左右的葉台,葉台散發著紫光,遠遠看去,彷彿是一方紫玉所化。

天地間的能量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彙聚而來,李洛甚至能夠見到在那葉台上,有著淡淡的霧氣在流動。

這霧氣,乃是天地能量過於濃鬱所化。

比起之前見到的金葉台,這紫玉葉台彙聚的天地能量,的確是更上了一個檔次。

李洛眼中有垂涎之色湧現出來,他已經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體驗一下這紫玉葉台的修煉效果了。

不過就當他準備順著這條樹道前往自己的紫玉葉台時,卻是見到一個背影擋在了前麵。

那黝黑的皮膚,渾身散發的讓人心悸的煞氣,不用看正麵李洛就知道是誰。

秦逐鹿。

李洛咳了一聲,身前的秦逐鹿就麵無表情的轉過頭。

“雖然我不知道你站在這裡乾什麼,但是以我的智慧來判斷,你可能是找不到自己的紫玉葉台了。”李洛慢慢的說道。

秦逐鹿沉默了一下,將手中的紫色玉牌遞了過來。

李洛趕緊道:“我不換了啊!”

秦逐鹿腮幫子鼓了鼓,聲音沉悶的道:“幫我看看我的葉台在哪裡。”

李洛有點無語,歎了一口氣,接過玉牌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樹道上麵的一些指示牌,最後道:“你沿著這條樹道向上再走八個口,然後走右邊第三條分枝道,再左拐進去,應該就能看見你的葉台了。”

秦逐鹿沉默了數秒,道:“你帶我去吧。”

李洛呆了,然後怒道:“都說這麼清楚了,你還找不到?!”

你這個傢夥腦子裡麵是不是隻有戰鬥啊?難道連一點尋路常識都冇有的嗎?

秦逐鹿接過玉牌,默默低頭轉身欲走。

李洛見狀,是真冇脾氣了,隻能道:“趕緊吧,彆浪費時間。”

說著,走到秦逐鹿前麵,加快腳步帶路。

秦逐鹿趕緊跟上。

李洛帶著他前行了數分鐘,最後很順利的找到了秦逐鹿的葉台所在。

“喏,就是這裡了。”李洛指了指,轉身就走。

秦逐鹿目光看來,遲疑了一下,道:“謝了,你的雙相很特彆,什麼時候跟我打一場吧。”

李洛險些被氣樂了,你謝人的方式,就是想把人家打一頓?!

你這個腦迴路,很有問題啊!

行行,算我李洛怕了你,以後看見你繞路走!

“我可是謝謝你了。”

李洛冇好氣的說了一聲,然後也不跟他繼續廢話,迅速的原路返回,回到了自己的紫玉葉台中。

紫玉葉台上,淡淡的霧氣流動,進入此間,便是讓得人心曠神怡,彷彿體內的相力流動都是開始加快。

在紫玉葉台中央處,有一截木樁,彷彿蓮座一般。

李洛在這上麵坐下來,漸漸的將心境平複下來,同時眼目開始緩緩的閉攏,對於在這相力樹上的第一次修煉,他同樣是抱著極大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