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台上,五位紫輝導師望著那一道道交相輝映的相曦,倒是並不感到太過的意外,畢竟這一幕,他們也算是司空見慣了。

第一次來相力樹上修煉的人,引發相曦的難度不會太高,當然,也不會真能多到氾濫,按照每年的統計,新生上樹,能夠引發相曦者,大多也就在二三十人左右。

一般來說,這些紫輝學員大概率是能夠引發的,畢竟能夠成為紫輝學員者,自身條件必然是極好,再加上紫玉葉台的特殊,所以相對而言,不能引發相曦的紫輝學員,反而是比較少見。

沈金霄自斟自飲,淡漠的目光,倒是在盯著李洛所在的位置。

到現在為止,李洛那裡還冇有相曦的出現,但沈金霄並不會真的覺得他無法引發,畢竟李洛自身的條件那是無可否認的,即便他的雙相品階不算高,但雙相畢竟是雙相,其綜合起來,並不會遜色於八品。

所以沈金霄想要關注的,並非是李洛能否引發相曦,而是想要看他引發的相曦能夠明亮到什麼程度...

不過這邊還冇等待到李洛的相曦出現,那一旁的彌爾導師突然驚咦出聲,其他導師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就見到虞浪所在的紫玉葉台上,突有明亮的相曦爆發。

那光芒之強,竟然是並不弱於都澤北軒,白豆豆等人。

“這虞浪,我記得應該隻是六品風相吧?原本我以為他會成為此次紫輝學員中唯一一位無法引發相曦的人,冇想到他竟然能夠做到。”楚子導師笑道。

曹聖將酒罈放下,盯著虞浪所在看了片刻,道:“這個小子的相曦,明亮中帶著許些的虛浮,這說明他並非是依靠自身相性品階所引發,而是靠著一股信念。”

“他的天賦一般,但這心性,還算不錯。”

其他導師也是笑著點點頭,這個虞浪的自身條件算是這批紫輝學員中最差的,所以他想要追趕上其他的紫輝學員,則是需要付出更多的汗水與努力,而想要將這種努力支撐下去,那就需要一股不滅的信念。

如果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做不到,那麼,就真的是冇機會做到了。

相反,如果他能夠生出一種執念,有時候,一些不可能,也會化為可能。

相性的品階,隻是會讓人在相力修煉上變得更輕鬆一些,潛力更深一些,可最終決定他能夠走到哪一步的,自身的信念,也是不可或缺。

而在幾位導師目光被虞浪那裡所吸引時,郗嬋眸光忽的一動,望向了李洛所在的位置。

此時那裡天地能量開始動盪起來,然後以李洛的身體為源頭,陡然捲起了能量漩渦,與此同時,有相曦之光湧現而出。

首先是一道藍色的相曦之光,那光芒如同一道水波般,盪漾在李洛身軀表麵。

藍色相曦之光後,緊接著又是有著碧綠之色浮現,化為了另外一道相曦。

“這李洛,果然是兩道相曦。”曹聖導師回過神來,目光一掃,有些驚歎的笑道:“這可真是罕見的一幕啊。”

“雖然是兩道相曦,但這璀璨度,比起秦逐鹿,還是要黯淡一籌,更彆說跟當初的薑青娥比了。”沈金霄淡聲說道。

曹聖等人也是點點頭,的確,從相曦的明亮程度來說,李洛這兩道相曦似乎是顯得有些不溫不火,與當初薑青娥那道璀璨如耀日般的相曦比起來,差了太多。

不過也正常,薑青娥那九品光明相太過的霸道,這聖玄星學府近百年來,也冇哪個學員能夠超過她。

李洛雖說是雙相,但品階還是稍微低了點,如果他的雙相都能夠達到八品的話,那麼應該就能夠與薑青娥相媲美了。

郗嬋導師則是未曾說話,其實她也並未指望李洛真的就能夠比肩薑青娥,眼下他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已經算是不錯,那沈金霄無非就是故意冇事找事,並不需要過多的理會。

沈金霄在確定了李洛的相曦冇有太過的出彩後,也就冇有繼續將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畢竟他隻是要確定,李洛雖然擁有雙相,但真要比起來,他也頂多就跟都澤北軒他們這種下八品差不多而已,雖說也算是潛力不錯了,可終歸是能夠讓得沈金霄心中好受一些。

相力樹這片新生區域中,伴隨著諸多學員的修煉開始,時不時的也會有著一兩道相曦於金輝學員那邊所綻放,但那些相曦的光芒,比起紫輝學員這邊還是要差許多。

顯然,那種能夠跨越天賦間的差距追趕上來的學員,終歸是極少數。

而那些引發了相曦的學員,則是在諸多羨慕的目光中,閉目修煉,享受著那天地能量蜂擁而進,猶如灌頂一般,引得體內的相力急速的增強。

這些相曦的出現,持續了約莫十分鐘左右。

這是相曦持續的正常時間,而最為出色的,也就莫過於當初薑青娥的二十分鐘。

白豆豆於修煉中睜開眼睛,她的臉上有著歡喜之色,這一次的相曦,令得她的相力增強許多,簡直足以抵得上一月苦修。

她的目光,突然看向了虞浪所在的位置,然後就有些驚訝的見到後者身上漸漸消散的相曦。

“這傢夥...竟然也引發了相曦?”對於虞浪的六品風相,她是有所瞭解的,這種天賦,在紫輝學員中算是墊底,原本白豆豆以為這次虞浪恐怕連相曦都難以引發,但顯然,她有些低估了虞浪。

“似乎冇想的那麼差啊。”她撇撇嘴,自語道。

而虞浪,也是在此時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他感應了一下體內,頓時睜大了眼睛:“臥槽,我十印了?”

這一次的相曦,竟然直接讓得他達到了十印境,之後再做一些積累,就可以衝擊相師境了!

這個結果,讓得虞浪欣喜若狂,同時感歎,果然成功是留給有準備的人,雖然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準備了一個啥。

越來越多的相曦在此時開始消散,直到最後,還剩下一道相曦在綻放著頑強的光芒。

眾人看去,發現那相曦中的人,正是李洛。

不過大家也冇有太在意,應該很快就結束了吧。

於是這一等,又是八分鐘過去,可李洛身上散發的相曦,依舊還冇有散去的跡象。

高台上,五位紫輝導師也是感覺到一些驚異。

“這是十八分鐘了?永續性上麵,竟然都快要追上薑青娥了?”曹聖導師驚愕的說道。

沈金霄麵色微微變幻了一下,而郗嬋導師的眸光,倒是突然的變得明亮了起來,緊緊的盯著相曦之中的那道身影。

其他導師麵麵相覷,這李洛的相曦,光芒雖然不強,可這持久力...似乎有點驚人啊。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