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了!”

伴隨著李洛一聲低喝,三人身上皆是有相力勃發,李洛一馬當先,木相之力率先流動:“木纏術!”

碧綠相力席捲而出,直接是化為青木蔓藤,對著藍色光虎纏繞而去。

唰!唰!

藍色光虎低吼,鋒利的爪風呼嘯而下,將那些相力所化的青木蔓藤儘數的斬斷。

旋即它虎躍而出,一爪劈向李洛。

“水光魔鏡!”

一麵閃爍著水光的鏡麵於李洛麵前出現,虎爪落下,鏡麵當即破碎,但那股反彈力量,也是將虎爪震退一些。

“亂影刃!”

與此同時,隻見得有一道道黑光於李洛身後劈斬而出,彷彿是刀刃般,帶著銳利之氣,直指光虎。

光虎周身有藍光升騰,那些影刃一接近,速度便是陡然減緩,最後被它揮動爪子,儘數的劈碎。

李洛身形騰空而起,手中雙刀已是化為大弓,他眼神淩厲,拉弓開弦,體內相力流動,一支璀璨的光矢成形。

咻!

光矢陡然破空而出,閃電般的射向光虎。

而當光矢進入光虎周身半丈時,其速度不出意料的再度開始減緩。

“萌萌!”李洛一聲大喝。

白萌萌嬌軀上,有呈現晶瑩色彩的相力爆發,小手一揮,隻見得彷彿是有著閃爍著光芒的花粉從天而降,落在了光矢上麵。

“蝶粉之術!”

花粉閃爍,彷彿是帶著某種淨化效果一般,竟是將那粘附在光矢上麵的遲緩效果短暫的驅除了。

咻!

光矢速度不減,從光虎拍來的虎爪縫隙間射出,直指光虎左胸某處鱗片。

鐺!

光矢重重的射在了那處鱗片上,然而還不待李洛眼露喜意,隻見得光虎的皮膚上,彷彿是有著一層防禦出現,那防禦如層層水波,令得光矢一時間難以穿透。

在竭儘全力的穿破防禦未果後,光矢最終破碎開來。

訓練場邊,郗嬋導師端著茶杯的手在此時頓了頓,黑紗下的唇角微勾。

光矢破碎,可光矢之中,突然又是有著一道黑光暴射而出,那黑光猶如一道黑色的箭矢,鋒利無匹,直接是在光矢先前穿透的痕跡中,猛然鑽出,捅進了那光虎左胸的鱗片之中。

吼!

光虎身軀陡然僵硬,旋即瞬間爆碎成了滿地光點。

李洛三人望著那飄散的光點,都是有些恍惚,旋即忍不住的麵露喜色。

“成功了?”白萌萌歡喜的道。

李洛身影落下,也是忍不住的吐了一口氣,在其身後的陰影中,辛符緩步走出,兜帽下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弧度。

郗嬋導師走入場中,淡淡的道:“打了三天時間,纔開始懂得一些簡單的配合,我感覺是在教三頭豬。”

三人麵露尷尬。

“不過好在還算冇有笨到家。”

郗嬋導師盯著李洛,道:“身為隊長,你應該對隊友的實力,特性有一些基本的瞭解,這樣才能夠在應對敵人時,做到最完美的配合。”

“你們三人,需要找到各自的定位。”

“李洛有水相與木相,水相會使得他戰力更為持久,不懼對方消耗,木相可使他具備控場能力,纏住敵人,所以他的攻擊手段多變,威力不俗。”

“辛符擁有著影相,這註定他隻能隱於陰影間,無法正麵進攻,隻有當李洛進攻時,他才能夠在暗中找尋機會,給予敵人致命一擊。”

“白萌萌的水魘蝶相,攻擊力不強,但它的特殊之處是擁有著一些淨化效果,同時水魘蝶相可引發夢境,令人沉睡,也算是一種能夠取到奇效的控製。”

“綜合上述,你們三人若是形成完整的隊伍,必然是李洛作為主攻手,辛符暗中隱匿,等待時機,白萌萌居後輔助,同時觀測局麵,隨時給予警示或者幫助。”

聽得郗嬋導師這番話,李洛三人神色也是漸漸的變得凝重起來,因為她已經將三人的優劣勢儘數的道了出來。

如果按照郗嬋導師這種佈置,那麼他們這個小隊,或許才能夠真正的發揮出驚人的戰鬥力來。

“往後這段時間,你們在修行之餘,就繼續這樣訓練,其他四支紫輝小隊的實力,想必你們也很清楚,至於這月考上麵你們能取得什麼成績,就看你們三人的磨合如何了。”

“今日暫且到這裡,先去休息吧。”

...

聖玄星學府,積分殿。

大殿之外,人來人往,沸騰的人聲顯露著此處在聖玄星學府內的人氣之高。

而薑青娥與顏靈卿,便是在那諸多熾熱的目光注視下,來到了積分殿。

無視了那諸多目光的聚焦,薑青娥邁開長腿,直接前往了積分兌換處,她從懷中取出一枚聖玄星學府的獨有徽章,遞了過去。

有導師接過徽章,笑道:“薑同學想要兌換什麼?”

“十二段錦。”薑青娥平靜的說道。

“你兌換這個做什麼?”一旁的顏靈卿有些疑惑的問道。

“給李洛的,他現在隻是六品相,無法修煉候級能量引導術,而這“十二段錦”,是極少數不需要七品相要求的候級能量引導術。”薑青娥隨口解釋道。

顏靈卿恍然,旋即輕歎一聲,道:“怪不得你前些天接了好幾個任務,忙得人都看不見,原來是湊積分去了啊?”

雖說薑青娥每年賺取的積分不少,但很多時候都是直接用光了,所以為了湊齊這三千積分,薑青娥這十來天也累得夠嗆。

“冇辦法呀,李洛剛入學府,連接取任務的資格都還冇有,等他湊齊三千積分,又得浪費許多的時間。”薑青娥說道。

“你對他也太好了吧。”顏靈卿有些吃味的道。

“對你就不好了?”眼見著十二段錦要到手了,薑青娥心情也是不錯,所以隨口調笑道。

顏靈卿扶了扶銀質眼鏡,輕哼道:“差遠了。”

而就在兩女說笑間,那名兌換導師在查了片刻後,衝著薑青娥搖搖頭,道:“薑同學,十二段錦已經被人兌換走了,如果你需要的話,可能要等一段時間了。”

薑青娥絕美容顏微沉,十二段錦頗為的特殊,一般兌換它的人並不多,怎麼剛好在這個時間段被人兌換走了?

“老師可以幫我查查是哪位同學兌換的嗎?”薑青娥沉默了一下,問道。

兌換導師這倒是冇有多少猶豫,檢視了半晌,有些驚訝的道:“這部“十二段錦”...是被沈金霄導師取走的,說是要研究。”

“記錄冊上還有留言,說如果有同學需要的話,可以去找他商談。”

這一刻,顏靈卿感覺到一旁薑青娥的體內,似是有一股寒氣在釋放出來。

薑青娥麵無表情的收回徽章,然後轉身就走。

顏靈卿見狀,連忙追了上去。

“你不會真要去找沈金霄吧?”

薑青娥淡淡的道:“找他?怎麼可能。”

“我去找素心副院長,彈劾他。”

顏靈卿頓時目瞪口呆。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