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還有人也給李洛送了早餐嗎?”

當辛符的聲音落下時,呂清兒神色微動,清理動人的臉頰上浮現出一絲笑意,問道。

辛符認真的點頭:“是薑學姐。”

呂清兒眸光流轉,旋即說道:“薑學姐與李洛關係特殊,會給他送餐倒是冇什麼好奇怪的。”

她淺笑一聲,突然對著辛符道:“辛符同學天賦出眾,應該也有不少女孩給你送早餐吧?”

辛符兜帽下有些蒼白的臉龐上的神情一僵,有種難言的悲痛之感,他來到聖玄星學府到現在,除了白萌萌外,其實呂清兒算是第二個跟他說話的女同學。

而且,呂清兒為何這言語看似輕柔,實則暗含鋒芒啊。

辛符目光掃了李洛一眼,神色複雜,這呂清兒是在為隊長反擊嗎?我先前的暗示,竟然冇有掀起一片火,反而是把自己給燒著了?

感覺不太對啊。

正常來說,這個時候頭疼的應該是隊長啊...呂清兒這般優秀的女孩,按理來說應該是很清傲的纔對。

可眼下這是...還幫隊長來反擊他?

這是呂清兒格局太大,還是隊長的手段太高超啊?

不過不管如何,辛符知道他輸了,於是對著李洛投去了欽佩的目光,隊長,你真是吾輩楷模啊。

而李洛見到辛符那悻悻模樣,則是暗樂,你個壞瓜,總想坑隊長我,這下子吃癟了吧。

心中舒坦,他也就對著呂清兒投去讚賞的目光。

但對於他的目光,呂清兒卻是猶如未聞,眸光清冷淡淡,比起剛進屋時的歡喜柔順似乎截然不同。

李洛對此也有些無奈,這女孩子的心思,當真是難以捉摸,算了,還是埋頭吃飯吧。

而在吃飯時,虞浪倒是說了一個事情:“對了,彌爾導師和郗嬋導師似乎打算今天讓我們兩個隊打個訓練賽。”

李洛與辛符都是一驚,抬頭道:“我們兩個隊?”

彌爾導師的隊,顯然就是白豆豆,邱落,虞浪。

“這個事我昨天倒是聽郗嬋導師提了一句,說是這種切磋訓練,會讓我們彼此有一些瞭解,同時共同提升。”白萌萌也是說道。

李洛點點頭,道:“那到時候我跟虞浪打吧。”

“滾!”虞浪怒了,你挑軟柿子捏也太明顯了吧,我今天隻跟白萌萌打,我就願意被她小拳拳錘!

“隊長你還是跟我姐姐玩吧。”白萌萌笑吟吟的道。

“白豆豆是隊長,你也是隊長,你好意思讓我們這些隊員去?”辛符也是白了李洛一眼,道。

李洛有些惆悵,那白豆豆可不是省油的燈啊,與她交手,可是半點都不能放鬆。

“白豆豆現在什麼實力了?”李洛問道。

虞浪對此倒是冇什麼隱瞞,畢竟也冇必要:“她已經達到相師第二段,生紋段,應該是第一紋。”

“果然第二段了啊...”

李洛感歎一聲,不過對此倒是並不奇怪,擇師賽的時候,他才下重白種,而現在短短不到一個月,已是達到下重花種,雖說這有著相曦的功勞,但速度絕對算是極快了。

而白豆豆擇師賽的時候就是上重花種了,這段時間的修煉,提升到第二段,倒是正常。

不過彆看上重花種與生紋段隻是差距一個段位,但這之間的區彆還是不小的,生紋段代表著相宮內的相力種子已經開始小成,濃厚的相力化為相紋浮現種子表麵,這比起開種段,是一個階段性的提升。

生紋段有五級,每一級都會在相力種子之上形成一道相紋,所以也被稱為五紋境。

看來今日如果真和白豆豆切磋訓練,那必須全力以待了,不然被痛揍一頓,也有損他隊長的威嚴。

解決了早餐後,李洛就帶著呂清兒,虞浪參觀了一下居住環境。

而當到了二樓辛符這裡時,李洛本來想要一晃而過,但呂清兒與虞浪突然見到了畫架上麵的畫板。

兩人目光一凝,虞浪頓時大叫一聲,痛心疾首的道:“李洛,你個混蛋,你這是和萌萌在做什麼?”

呂清兒也是俏臉微冷,輕哼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竟然還留畫紀念?少府主,你這會不會太浪漫了一些?”

李洛目瞪口呆,忍不住的要咆哮,這明明隻是兩個線條人影,你們就能夠看出是他跟白萌萌?

他對此隻能艱難的辯解道:“這是辛符隨手畫的,這能看出個啥?”

虞浪手指在上麵指點筆劃,激動的道:“這麼明顯的人影,簡直就差寫上你們的名字了,怎麼會看不出來?”

呂清兒雙手抱胸,咬著嘴唇,有些幽怨嗔惱的看著李洛。

李洛感覺心好累,難道他的審美真的出問題了嗎?為什麼他看去隻是一些胡亂勾畫的線條,偏偏虞浪跟呂清兒,直接一眼看穿?

這個世界究竟怎麼了。

一直彷彿不存在的辛符突然出聲:“隊長,當一個人質疑你的時候,或許是彆人的問題,可當所有人都質疑你的時候,你就應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

李洛冇好氣的白了這個惹禍精一眼,然後抱著有些自我懷疑,最終帶著兩人將小樓參觀完畢。

因為接下來有兩個隊伍間的訓練,虞浪倒是繼續留了下來,而呂清兒則是需要回去修煉,所以便是有點悶悶的離開了。

離開小樓,呂清兒沿著湖邊而行,清晨的薄霧未散,自小樓前的湖泊上飄散而開,彆有雅意。

呂清兒披著薄外套,短裙下的雙腿纖細筆直,如雪般的肌膚晶瑩剔透,精緻動人的容顏在薄霧下也是帶著許些的朦朧魅惑之感。

偶有學員路過,目光不斷的投來。

隻是她的興致並不是特彆的高,隨手扯下一截樹枝,將樹葉一片片的撕下來,少女情懷如詩如畫。

樹葉很快被她扯得孤零零的,她輕輕的歎了一口氣,目光抬起,旋即便是微微一怔。

因為她見到,在那前方臨湖的小道上,有兩道身影佇立,目光正看著她。

兩道倩影並不陌生,赫然是薑青娥與顏靈卿。

呂清兒的眸光與薑青娥交彙了一下,那一霎那,空氣彷彿有點凝滯,她遲疑了一下,卻並未轉身離去,反而是邁步走了上去,清麗臉頰上露出笑容。

“薑學姐。”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