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綁!

當白豆豆與邱落斬擊到那襲來的青木上時,麵色皆是微變,因為他們感覺到這青木異常的堅硬,其中湧動的木相之力,也是格外的活躍。

這絕非是普通的青玉纏手!

鐺!鐺!

短短數息間,青木如綠蟒突襲,雙方硬憾數十記。

白豆豆身影紋絲不動,手中長槍轉動,將襲來的青木儘數斬碎,而邱落那邊則是要顯得狼狽許多,被逼得不斷的後退。

白豆豆掃了一眼,但卻並未施與援手,反而是腳尖一點,身影如風般掠出,淩厲槍鋒直指李洛。

擒賊先擒王。

李洛見狀,一掌拍出,綠光湧動間,青木纏繞,宛如巨蟒,凝聚全力的攻向試圖接近過來的白豆豆。

與此同時,那青木之上綻放的花朵突然枯萎而下,彷彿將其中的力量儘數的灌注到了青木之中。

正如白豆豆他們所料,他所施展的,並非是普通的青玉纏手,他在其中灌注了光明相力,光明照耀樹木,將會令得其變得更為的高壯,強盛,而這青玉纏手,在有了光明相力的輔助下,同樣威力更勝一籌。

這是這段時間,李洛所專研出來的一道專門用來乾擾,控製對手的虎將術。

青木輾轉,閃電般的襲向白豆豆。

白豆豆望著那在眼中急速放大的青木,卻並未退避,手掌陡然緊握槍柄,一步踏出,修長身軀宛如開弓之箭。

“虎將術,風隼之鳴!”

那一瞬,彷彿是有著隼鳥尖鳴,隻見得青光跳躍間,白豆豆手中槍芒暴刺而出,所過之處,那如巨蟒般的青木,竟直接是被從中破碎開來。

李洛神色一驚,這白豆豆比他預料的還要凶悍,他這一手青玉纏手,竟然直接被其蠻橫的破開。

李洛身影疾退。

但論起速度,他怎麼也快不過擁有著上八品風相的白豆豆,僅僅一個眨眼間,白豆豆的身影便已跨過數十步,一槍揮出,宛如驚鴻,直指李洛。

不過,就當其這一槍揮出時,在其身後,突有陰影閃現,一柄短刃破空而出,其上纏繞著陰影般的相力,吞吐不定,鋒利異常。

那是隱匿許久的辛符出手了。

身後刺骨勁風襲來,也是讓得白豆豆眉頭一皺,手中槍身陡然橫掃,青色相力席捲,破風聲刺耳。

鐺!

長槍與那刺來的短刃硬碰在一起,兩股強悍相力爆發,她身軀一震,而辛符的身影卻是被震得狼狽倒射而出,陰影相力爆發,身影又是迅速的隱匿了下去。

不過辛符爭取而來的短暫時間中,李洛身軀表麵上,水相之力已是凝現而出,雙刀上麵更是有著水芒震盪,流動起來。

他身影一動,直接對著白豆豆迎了上去,他倒是想要與對方硬碰一次,試試生紋段究竟有多強。

白豆豆見狀,眼中有著興奮之色湧現出來,對於擁有著雙相的李洛,她同樣是想要試試其真實水準。

兩人相力皆是全開,彷彿兩陣風般的呼嘯過場中,數息後,雙刀與長槍劈斬在一起。

鐺!

金鐵聲響徹,相力激盪。

兩人身軀皆是一震,白豆豆退後了半步,而李洛則是退後了數步。

顯然,身懷下八品風相,並且已經踏入生紋境的白豆豆,相力強橫上麵,依舊是要壓過李洛一頭。

不過這並未結束,兩人下一瞬再度出手,相力滾滾而動,雙刀與長槍閃電般的劈斬在一起,火花濺射。

短短片刻,兩人直接硬憾了十數回合。

這種硬碰,白豆豆在一步步的進逼,李洛則是在一步步的後退,隻是他始終冇有被白豆豆那極為淩厲,迅猛的攻勢所擊潰,他的相力雄厚不及對方,但憑藉著水相之力的綿長,白豆豆一時間顯然也未能突破他的防守。

不過這種僵持,讓得白豆豆有些不耐,李洛明明隻是下重花種境,落後她足足一個等級,卻能夠與她纏鬥這麼久。

“風螺旋!”

心中不耐,白豆豆再不留手,瞧準機會,一聲冷喝,風相之力席捲,手中長槍宛如青龍翻滾,裹挾著驚人力量,直接是撞在了李洛雙刀之上。

鐺!

金鐵聲響徹,李洛這一次,被震得身形滑退,甚至連雙刀上流轉著的水芒,都是被生生的震散了許多。

雙臂隱隱刺痛,這讓得他神色凝重,這白豆豆,果真是凶悍。

而且,李洛掃了一眼那邱落所在的方向,後者已經從先前他的攻勢中脫離了出來,如今也是在虎視眈眈,蓄勢待發。

還有虞浪那個傢夥...

李洛突然愣了愣,因為他發現虞浪似乎從剛纔開始,就在場中不斷的奔跑,直到現在都未曾停歇下來,甚至跑到連舌頭都吐了出來的大喘氣。

“抽風了?”李洛有些驚疑。

隱隱的,又感覺到有些不太對勁。

不過此時已來不及多想,因為白豆豆,邱落再度襲來,風相之力呼嘯,迅猛至極。

而且這一次,他察覺到了濃鬱的危險氣息。

白豆豆,邱落一左一右,彷彿是騎士衝鋒,氣勢與力量都是達到頂峰。

李洛渾身緊繃,身影急退。

不過好在他也並非是單獨一人,同一時間,熒光相力自其身後噴湧而出,周圍的環境彷彿是出現了變化,化為了泥沼,泥沼中,有藤蔓席捲而出,纏繞向白豆豆,邱落二人。

“不要理會,這是萌萌的幻境!”白豆豆目光鎖定急退的李洛,大喝出聲。

不過她雖然有著提醒,但莫說是邱落,就算是她自己在初見得泥沼中飛射而出的蔓藤時,即便知曉這是幻覺,可自身衝擊的速度,依舊是本能的緩了緩。

李洛身影在疾退的同時,他感覺到這白豆豆,邱落的氣勢在凝聚,他們之間,彷彿是形成了某種陣勢,隻不過,這陣勢,還有些缺陷。

那個缺陷,是虞浪。

李洛腦海中電光火石般的閃過這般念頭,旋即喝道:“辛符,攔住虞浪!”

而當他喝聲落下,白豆豆眼神一凝,不再猶豫,直接對著邱落喝道:“發動!”

“風矢鐵騎!”

風相之力於兩人身下嗚嘯,此時的他們彷彿是乘著鐵騎奔騰而過,要將前方一切阻礙生生的撕裂,捅穿。

一股難言的震懾氣場散發出來,讓得前方疾退的李洛,都是身影一緩。

“隊長,小心!”

不過此時後方有白萌萌的提醒聲音響起,有冰涼的熒光從頭頂降落下來,將那股震懾氣勢化解而去。

李洛手掌緊握雙刀,身軀緊繃如弓弦。

這個時候,不斷奔跑的虞浪也是大吼出聲,他渾身散發著蒸騰的氣息,他速度在此時莫名的陡然加快,原本並不算太強的相力,也是在此時變得格外的鋒銳起來。

他身影暴射而出,隨手一吸,有長槍落入手中,腳踏狂風呼嘯而出,對著李洛所在,奔馳而去。

他一旦與白豆豆二人彙合,就將會令三人的陣勢變得完美,宛如三座鐵騎呼嘯,撕裂一切。

不過,就當他身影剛剛衝出數步時,有陰影暴射而來,纏繞著陰影相力的鋒利短刃,刁鑽狠辣的指向虞浪周身要害。

麵對著這般攻擊,虞浪急忙迎擊,然而即便他全力爆發,但依舊是被辛符逼得狼狽不堪,畢竟雙方的實力差距並不小。

而這麼一耽擱,虞浪顯然就錯失了補全陣勢的最後機會。

白豆豆見狀,倒是冇有任何的猶豫,陣勢這裡雖然缺了一角,但有她與邱落之力,已經足夠。

以先前李洛展現而出的實力,絕對不可能接住這一擊。

兩道青光衝鋒而至,長槍如龍。

李洛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兩柄長槍上凝聚的驚人力量,但此時的他,並冇有驚慌失措,反而頭腦變得極為的清明。

他疾退的步伐陡然停下,手掌緊握雙刀。

這一瞬,他的腦海中掠過此前修煉時,體內兩股相力在郗嬋導師強行壓製下開始融合的那種奇妙之感。

彷彿靈光乍現。

李洛冇有任何的猶豫,腳掌一蹬,不退反進,身影急射而出,手中雙刀,直接硬生生的斬向了那兩柄洞穿而來的青光長槍。

後方的白萌萌見狀,驚得忍不住的捂住了嘴。

場外的郗嬋導師也是微微凝神,相力湧動,準備隨手出手,免得李洛被重創。

在那場中數道凝重的目光注視下,雙刀與雙槍碰撞了。

而也就是在這一霎那,李洛雙刀之上原本涇渭分明的水相與木相之力,竟是突然的出現了一瞬的融合。

雙刀上的相力,如同滾油,陡然沸騰,狂暴,繼而節節攀升。

李洛把握著這瞬息間的變化,麵色淩厲,雙刀斬下。

鐺!

刺耳的金鐵聲,於場中炸響。

激盪的相力橫掃,宛如低沉悶雷,於訓練場中滾滾傳開。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