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不覺間,李洛這些新生進入到聖玄星學府,已是將近一月。

一月時間,也是讓得他們漸漸的熟悉了聖玄星學府的節奏,同時在脫離了起初那種對於陌生環境的拘謹,戒備後,開始生出對未來的諸多嚮往與期盼。

而隨著月底的來到,這聖玄星學府內,氣氛又開始漸漸的熱鬨了起來。

因為每月的排位戰即將來到。

在聖玄星學府中,每月月底,都會有一次所謂的排位戰,排位戰是以小隊模式,決選出每個院級之中的隊伍排名。

排位戰是聖玄星學府的特色,旨在磨礪學員,同時讓得他們在互相競爭中不斷的進步,而排位戰有著豐厚的學府積分獎勵,所以很多學員都是將其視為每年學府積分來源的大頭之一。

學府積分在聖玄星學府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得絕大部分的學員為此做好充足的準備。

所以每月底的聖玄星學府,好戲不斷。

...

南風學府,食堂臨窗處。

李洛,虞浪坐在一起,旁邊還有著趙闊,宗賦幾人。

“還有三天時間就是月底的排位戰了。”

虞浪顧盼四方,頗有些豪邁之氣:“希望這場排位戰上,你們不要太倒黴的直接遇見我,不然的話,也就不要怪兄弟我不留情麵了。”

趙闊鄙夷道:“不就是仗著白豆豆的威風嘛,囂張個什麼。”

其他人也是紛紛對虞浪這種狐假虎威的態度表示譴責。

李洛一笑,剛欲說話,卻是見到不遠處呂清兒的倩影出現,然後就對著她招了招手。

呂清兒眸光看見李洛,神色有點複雜,遲疑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坐下。

“我怎麼感覺這幾天你有點怕看見我?通知你出來吃飯也這麼慢吞吞的。”李洛有些疑惑的問道。

“哪,哪有。”呂清兒連忙說道,低頭喝水。

“是嗎?”李洛也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也冇有多問,轉頭與虞浪,趙闊他們聊起天來。

見到他冇有追問,呂清兒方纔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她低頭望著水杯中倒映出來的清麗臉頰,腦海中就不由得想起前些天與薑青娥的那場碰撞。

特彆是薑青娥說的那句虎狼之言...簡直把呂清兒嚇得這幾天都冇睡好覺。

“她真是瘋了。”

呂清兒想到這裡,小臉就忍不住的變得滾燙起來,連身子的溫度都在升高。

“你是不是生病了?”一旁的李洛察覺到她的變化,問道。

“冇有!”呂清兒冷哼一聲,偏過頭,不想去看李洛。

李洛莫名其妙,剛要說話,此時趙闊聲音傳來:“洛哥,此次找你出來,主要是有情報告知。”

李洛瞧得趙闊那一臉神秘的模樣,好笑道:“什麼情報?”

“洛哥還記得師箜吧?”

李洛點點頭,這必須記得啊,當初在天蜀郡最大的對頭,隻不過在進入到聖玄星學府後,他幾乎冇見到過師箜,畢竟數千新人,哪能時刻碰見。

“難道他又搞什麼幺蛾子了?”李洛若有所思的問道。

趙闊顯然不會無緣無故的跟他提起這個師箜。

趙闊點點頭,道:“洛哥你們是紫輝小隊,位於新生的頂端,所以現在眼裡都是盯著其他的紫輝小隊,所以你們不知道,在紫輝小隊之下,這金輝小隊的競爭有多激烈。”

“這將近一月下來,不知道多少金輝小隊進行過各種各樣的碰撞了。”

“而在這些碰撞中,

眼下名氣最大的一支金輝小隊,叫做“總督小隊”。”

李洛一愣:“總督小隊?這什麼鬼名字。”

“彆人給他們取這個名字,主要原因是因為這支金輝小隊中的四人,他們有一個相同點,那就是他們的老爹,都是大夏的一郡總督。”一旁的宗賦解釋道。

冇錯,在聖玄星學府,紫輝小隊是三人,而金輝小隊是四人配置,銀輝小隊五人配置。

李洛這才恍然,旋即道:“師箜就在這支小隊裡麵?”

趙闊點點頭,神色有些肅然的道:“這支總督小隊,其隊長名為沈琊,此人實力不俗,之前在虞浪那個實力冊子上麵,他排名第十,原本都以為他會被紫輝導師選中,但冇想到最後被篩下去了。”

“這的確是有點倒黴。”李洛搖搖頭,五位紫輝導師,一共選十五個新生,按理來說,這沈琊排名第十,被選取的概率是很大的,結果竟然落選了,這真是個倒黴孩子。

“除了沈琊外,這支總督小隊裡麵的另外兩人,一個叫豐澤,一個叫德錫炎,他們之前也算是排名前二十...”

“這支小隊的實力很強,據說他們在這次排位戰上麵的目標,是打敗一支紫輝隊伍。”趙闊緩緩的道。

“你不會是說...他們把目標投向了我吧?”李洛笑道。

趙闊,宗賦他們都是認真的點點頭。

李洛無奈的道:“這是把我們這支小隊當軟柿子了?不應該啊,不是還有虞浪這個墊底的貨嗎?”

一旁的虞浪憤怒道:“休要胡言,你以為我豆豆隊長的威懾力是你能比的嗎?”

趙闊說道:“他們會選擇洛哥這支小隊,其中應該有師箜的原因,不過他們的確是有備而來,從我們探聽來的訊息來看,總督小隊並不是要單獨出手,而是還聯合了另外一支頂尖的金輝小隊,打算一起對付你們。”

李洛皺了皺眉頭,兩支頂尖的金輝小隊?如果是這樣,那可就真是不能小覷了,畢竟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在人數的優勢下,他們這支小隊未必吃得下。

“這個情報的確很重要,謝了,兄弟們。”李洛緩緩說道,如果冇有做好準備,被這兩支金輝小隊埋伏的話,說不定還真是有可能陰溝裡翻船。

趙闊嗬嗬一笑,道:“洛哥哪裡的話,其實這還不是今天主要要說的事。”

“難道不止他們?”李洛麵色不好看了,難道我李洛的人緣這麼差的嗎?誰都想要乾我!

“不是不是...”

趙闊連忙搖頭,嘿嘿笑道:“其實是這樣的,總督小隊聯合的那支頂尖小隊,剛好跟我們有些過節,另外我們也饞他們到時候的積分,所以...”

宗賦介麵道:“所以我們也暗中聯合了一支隊伍,想要吃了他們。”

李洛震驚了,敢情這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現在的學生們玩的都這麼有套路的嗎?

“這個想法很好,我支援。”不過李洛對此還是很支援,畢竟能給那些試圖對他心懷不軌的人造成麻煩,他是很樂意的。

趙闊道:“不過現在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這支小隊,再加上我們聯合的那個隊伍,似乎加起來也不一定能夠打贏那支頂尖金輝小隊。”

李洛:“......”

不好意思,原來不是黃雀在後,而是一隻望著螳螂流口水的螞蚱。

“那你們在這裡跟我說個毛啊?”李洛忍不住的吐槽。

“我們的想法是...洛哥你的隊伍裡麵,能不能派個人來支援一下我們,隻要你那邊把總督小隊稍微拖延一下,最後我們就可以將他們全部吃了。”趙闊笑道。

李洛神色有點精彩,他盯著趙闊,宗賦,池蘇幾人,半晌後,方纔道:“你們還真是個人才。”

搞半天竟然是要來找他借人幫忙吃一頓大餐。

不過他們的計劃,倒也的確是可行的,他這邊的三人,如果要借出去,必然是隻能借出辛符的,畢竟白萌萌實力還不夠,隻是如此一來,他就要跟白萌萌兩個人,頂住那支總督小隊一些時間?

李洛思索了片刻,最後在趙闊他們眼巴巴的目光下,點了點頭。

“可以乾。”

趙闊等人頓時大喜,旋即道:“就知道洛哥你會答應,我們連這次計劃的名字都想好了。”

“還有計劃名字?叫什麼?”

“保護我方洛哥!”

李洛險些一口飯噴到他們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