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玄星學府所有學員所期待的月底排位戰,最終是裹挾著沸騰喧囂的氣氛,滾滾而至。

嘹亮的擂鼓聲自清晨時,便迴盪在學府的每一個角落,為沸騰的氣氛更添一把熱火。

作為新生,李洛他們的排位戰地點是在聖玄星學府西麵,此處群山起伏,地形複雜,倒也是爭鬥的好場所。

數千新生被分散於數個不同方向的入口,等待比賽的開始。

李洛站在人群中,他望著周圍的那些隊伍,在每一個隊伍的隊長胸前,都是佩戴著一枚徽章,金輝隊伍是金色徽章,銀輝隊伍是銀色徽章。

而當排位戰開始後,隻要隊長胸前的徽章被奪下,那麼就代表著這一支隊伍被淘汰。

紫色徽章價值五百學府積分,金色徽章價值一百學府積分,銀色徽章價值二十學府積分。

最重要的是,打敗對方的隊伍,還能夠獲得對方五分之一戰利品作為額外的獎勵。

簡單來說,如果被打敗的隊伍之前繳獲了五枚徽章,那這五枚中,就有一枚是屬於額外獎勵,可以直接取走。

所以現在這些學員在李洛的眼中,已經不是同學了,而是行走的積分,如果能夠把這一片都給洗劫了,那麼他將會擁有高達上萬的積分!

到時候帝流漿直接買兩支,一支煉藥,一支嘗味道!

什麼能量液,三百積分,小意思。

“隊長,你能不能不要看著彆人吞口水啊。”一旁,白萌萌有些臉紅的好心提議道。

辛符也是神色古怪的看著李洛,現在的後者,看著其他人的目光,彷彿是餓鬼看著滿地的烤雞一般。

周圍一圈的隊伍,都在李洛那目光注視下,紛紛感到不適的退遠了一些。

李洛這纔回過神來,臉龐上浮現出尷尬的笑容。

“嗬嗬,其實剛纔是有點想念家裡的飯菜了。”李洛解釋道。

“哼,李洛,你家裡的飯菜長得跟人一樣的嗎?”

有人冷哼,李洛瞧去,說話的是一名皮膚有些灰白的少年,他盯著後者,遲疑了一下,道:“看起來有點麵熟,哦,我記得了,你是之前擇師賽想要搞我的那個石相...你叫做啥來著?”

之前在擇師賽上,李洛被兩人攔截,其中一人就是這個石相少年。

而李洛不知道的是,也是此人在攔截失敗後,遇見了都澤北軒,然後還因為對方的態度不好,任性的給他亂指了一條路。

“哼,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做耶華。”

“我以後一定也會成為紫輝學員!”石相少年慷慨激昂的道。

李洛點頭讚同:“我看你頭角崢嶸,一定能得償所願的。”

說完就不太想搭理這耶華了,因為他感覺對方似乎不太聰明的樣子。

李洛的目光,看向這片區域右方,那裡有一片高台,上麵有座椅,最高處是郗嬋導師,沈金霄這五位紫輝導師,再下麵一點,則是一些資曆深厚的金輝導師。

顯然,他們就是此次新生排位戰的主持者。

“其他院級的排位戰,也是今天開始吧...也不知道青娥姐那邊如何?”李洛目光看向聖玄星學府其他的方向,學府太大了,其場地也是極為遼闊,完全能夠承受幾個院級的大規模比賽。

而對於薑青娥那邊,其實他倒冇什麼好擔心的,因為在那三星院中,薑青娥已經稱霸許久了,可能這種每月的排位戰對她而言,隻是一個收割學府積分的渠道而已。

真是羨慕啊。

我也想要肆無忌憚的收割韭菜啊。

而在李洛心中感歎時,在那高台上,有紫輝導師雄渾的聲音傳下:“所有學員準備,此次排位戰,以日落之時結束,在這期間,你們可儘情爭鬥,隻要徽章未曾被搶走,便要戰至不休!”

“待得鐘鼓響起時,銀輝小隊第一批進場,十分鐘後,金輝小隊進場,紫輝小隊最後才進場。”

聽到這聲音,李洛有些無奈,這算是一種對實力相對弱小的隊伍的一種保護機製,免得到時候一窩蜂湧進去,大部分銀輝小隊被率先的滅掉。

畢竟這種排位戰,幾乎都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

而他們這些紫輝小隊,無疑是位於新生食物鏈中的頂端。

在李洛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第一道鐘鼓聲,陡然響起。

沸騰喧嘩聲瞬間爆發。

數以百計的銀輝小隊如洪流般的衝出,自那通道中,衝進了此次的比賽場地,然後撒歡般的迅速遠去。

李洛望著那些消失在視野中的銀輝小隊,有種莫名的不捨,那是積分長腿遠去的感覺。

咚!

在銀輝小隊入場後十分鐘,第二道鐘鼓聲響起,金輝小隊也是開始入場。

與銀輝小隊比起來,金輝小隊的氣勢都是變得更為的淩厲一些,畢竟組成這些金輝小隊的,都算是新生中的一流力量,其中一些人甚至比五支紫輝小隊的一些隊員都要強橫。

隻不過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他們冇能成為紫輝學員而已。

當金輝小隊進場後,這片區域就隻剩下李洛他們一支隊伍了,頓時沸騰的場地變得安靜起來。

李洛看了看空曠的四周,說道:“你們有冇有一種拔劍四顧,無人能戰的感覺?”

白萌萌小聲道:“隊長,不要飄。”

辛符也是說道:“低調。”

李洛感歎一聲,其實以前的他一直都很低調的,但自從遇見了白萌萌跟辛符後,他才明白,原來低調也是分等級的。

咚!

這個時候,第三聲鐘鼓聲響起。

李洛一揮手,道:“走,隊長帶你們開啟一場殺戮盛宴!”

一馬當先,順著通道,衝進了比賽場地中。

辛符,白萌萌迅速的跟上,三人穿過通道,視野驟然開闊,不過目光所及處,冇有一支隊伍存在。

“跑得真乾淨。”

李洛無奈的搖搖頭,接下來他們的任務,就是儘可能的抓出一些金輝,銀輝的隊伍,最起碼先把積分給攢起來。

“走,割韭菜去!”

李洛認準一個方向,然後便是急速前行,那些金輝,銀輝隊伍已經提前走了,必須追上去,才能夠找到人。

李洛三人對著一個方向疾馳了半晌,前方有一片森林出現,然後他便是眉頭一挑的見到,在那森林邊緣處,有一支四人的金輝隊伍停留。

“咦,是你?石頭娃!”

而隨著接近,李洛頓時有些驚訝,因為那支隊伍領頭的人,正是那頭角崢嶸的石相少年。

“你叫誰石頭娃呢!”耶華怒道。

“你不會是在這裡等著送溫暖吧?”李洛笑道。

“李洛,我就不服你這個紫輝學員的身份,所以今天一定要乾掉你!有本事,你們就過來把我們這隊給吃了!”耶華咬牙切齒的道。

李洛麵龐上笑意更甚,剛欲說話,腳下的陰影突然躦動起來,緊接著辛符的身影出現在其身後。

“隊長,不對勁,這森林裡麪人不少!”現身的辛符急聲提醒道。

李洛雙目微眯了一下,歎道:“果然如此,石頭娃,冇想到你濃眉大眼的,也是個壞貨,我都冇打你的主意,你竟然還想著蛇吞象?我真是小瞧了你。”

耶華聽到這話,麵龐上的表情頓時收斂了起來,他皺眉看了一眼辛符,一場謀劃,倒是被這傢夥提前給探知了。

“既然埋伏失敗,那就隻能硬上了!”耶華哼了一聲,雙掌一拍,隻見得後方森林中叢林晃動,一道道人影走了出來。

粗略看去,不下十支金輝小隊。

“李洛,你們這些紫輝小隊實力最強,如果任由你們施展手腳,我們這些金輝小隊遲早被你們一個個吃掉,與其如此,還不如一開始就集合力量,先將最強的你們給解決掉!”

“可惜,有這般見識的人終歸是少數,不然我還能再拉更多的人。”耶華有些遺憾的說道。

李洛望著那數十道虎視眈眈的人影,也是忍不住的感歎一聲,這耶華還真是個人才,其他的金輝小隊,一般都會躲著紫輝小隊走,可這傢夥偏偏反其道而行,不僅不躲著,反而要對紫輝小隊下手。

而他的想法,其實一點都冇錯,因為這的確是最明智以及最有魄力的決定,紫輝小隊對於這些金輝小隊而言,纔是最大的威脅,眼下比賽纔剛開始,紫輝小隊的氣勢還冇打出來,其他小隊對紫輝小隊的敬畏感還不太強,所以拉人是最容易的。

一旦隨著時間的推移,紫輝小隊的氣勢在一次次的勝利中開始累積起來,其他小隊難免會生出畏懼之心,再想要拉人圍剿紫輝小隊難度就會提高許多了。

所以這耶華,真是把時機把握得剛剛好。

金輝隊員中,心思敏捷者,當真是不少啊。

如果因為自身是紫輝學員就對其心懷小覷,恐怕遲早陰溝翻船。

“動手!讓我們見識一下紫輝小隊究竟有多強!”

而在此時,那耶華一聲咆哮,已是率先催動相力,當先衝來。

在其身後,數十名金輝學員也是氣勢洶洶的衝擊而來。

“隊長,怎麼辦?”見到這般陣仗,辛符麵色變得凝重起來,白萌萌更是雙手緊握。

“還能怎麼辦?”

李洛麵色肅然。

“當然是跑啊!”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