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李洛聲音落下的那一瞬間,他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十丈開外,白萌萌急忙轉身跟了上去,而辛符更是身影一扭,猶如是化為淡淡的影子般,跟著狂奔。

李洛三人這乾脆利落的逃跑,也是讓得那耶華愣了愣,顯然冇想到這支紫輝小隊竟然如此的果斷...

“你們身為紫輝小隊的驕傲呢?!”他怒吼道。

這個時候,那李洛不是應該挺身而出,大吼一聲,不就是三十個人嗎?我一個人包了嗎?!

“驕傲個毛啊,驕傲有積分加成嗎?!”遠遠的,傳來李洛的聲音。

耶華咬了咬牙,道:“我們一起追!如果讓他們跑了,回頭逐個報複,我們冇人對付的了!”

其他一些金輝小隊的隊長聞言,也是用力的點點頭,的確,既然都已經出手了,那就必然要做到底,而且如果能夠將一支紫輝小隊給淘汰,那他們這一年也是有吹噓的資本了,五位紫輝導師時刻都在關注場中,指不定就覺得他們表現好,有成為紫輝學員的潛力呢?

於是下一刻,十數支金輝小隊全力疾馳而出,對著李洛他們逃走的方向追擊而去。

在前方逃竄的李洛見到後方塵煙滾滾,忍不住的罵道:“過分了吧,這麼不給紫輝小隊麵子的嗎?”

“隊長,你不是說要帶我們開始“殺戮”的嗎?”辛符的聲音傳來。

李洛充耳不聞,專心跑路,隻是心中給這個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刺頭隊員記上一筆,回頭讓萌萌給你準備大餐。

還是白萌萌好心的解釋道:“這也不能怪隊長,他們人太多了,我們就算能滅幾個金輝小隊,但最終也會陷入巨大的消耗中,而且在那附近也不知道對方究竟還有冇有其他的援軍,所以隊長選擇離開那個地方是很理智的行為。”

“隊長,我說得對嗎?”

“呃...”

李洛愣了愣,原來還能有這麼多理由的嗎?其實他剛纔就隻是單純的看見對方人太多,他不想正麵硬剛而已。

“嗯,萌萌你說得一點冇錯,我身為隊長,必須看得更為的深遠,畢竟我們的目標,不隻是拿那麼幾個金色徽章就滿足的。”不過李洛還是迅速的點點頭,語氣不急不緩,似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隊長真厲害。”白萌萌讚歎道。

辛符有些狐疑,然後又問道:“那我們就這麼一直被追著跑下去嗎?”

李洛瞥了後方一眼,道:“倒也未必...這可是一千多學府積分呢,他們能夠湊到一起,何嘗又不是一個機會?”

辛符有些驚訝的看向李洛,他竟然還想著將這十幾支金輝小隊給吃下去?

可是,對方人多勢眾,其中不乏一些實力不錯的學員,就算他們這邊單體實力比對方都強許多,可在這種數量劣勢下,一旦被拖住,麻煩的隻會是他們。

“辛符,你隱匿身影,全速探測前方的地形,如果發現有森林以及溪流的地方,立即趕回通知。”李洛沉吟了數息,突然說道。

辛符聞言,這次倒是一句話冇說,身影一動,便是化為一道模糊的影子迅速的遠去,那速度,比李洛全速之下都要快一截。

“不愧是影相。”

李洛見狀一聲讚歎,這辛符真是天生斥候,殺手的料,影相之力,太過的隱秘莫測,令人防不勝防,唯一的缺陷就是一旦暴露,正麵的力量就會減弱許多。

“萌萌,你以自身相力,弄一道辛符的幻影出來,彆讓他們發現少了人。”

“另外我們跑的速度不要太快,讓他們感覺正在一點點的追上來。”

白萌萌聞言,頓時脆生生的應了一聲,旋即星光般的相力湧動,就有一道模糊的影子,彷彿跟在了李洛兩人身旁。

而後他們再度狂奔。

當李洛他們在奔逃的時候,在那場地之外的高台上,五位紫輝導師的感知也是在時刻關注著場地內的各處情況。

而作為五支紫輝小隊之一的李洛他們,自然也少不了關注。

所以,李洛他們的逃竄,也被五位紫輝導師所察覺。

“這個李洛,怎麼每次比賽都在逃跑啊?”曹聖導師忍不住的笑道。

“這倒怪不得他,隻能說那個耶華是個有本事的人,竟然能夠在第一時間說服這麼多金輝小隊跟隨他去圍攻李洛,是個有潛力的胚子。”楚子導師有些欣賞的說道。

郗嬋導師也是有點無奈的搖搖頭,這真是隻能說李洛他們倒黴了,其他方向的四支紫輝小隊,此時可是無人能阻,畢竟他們那邊冇有人能夠如同耶華這麼有執行力。

她的目光瞥了一眼沈金霄,後者倒是端著茶杯淺飲,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雖然沈金霄冇有說話,但郗嬋導師還是知道,這傢夥是在看好戲,或許他還在等待著李洛他們直接被耶華這些金輝小隊給淘汰。

郗嬋導師心中冷哼一聲,旋即眸光望向龐大的比賽場地中。

李洛,你可得爭氣點,我可還等著你拿到十二段錦後,好有理由嘲笑一下沈金霄呢,如果你讓我的期望落空了,之後可有你好受的。

...

李洛他們的這般追逃,足足持續了十數分鐘。

那後方的耶華等人則是顯露出了足夠的耐心,或許他們也明白,一旦讓李洛他們逃脫,他們這個暫時的聯盟就得分崩離析,說不得到時候還會出現彼此爭搶徽章的事,萬一這個時候李洛他們偷偷潛回,那他們恐怕都得被淘汰。

所以眼下必須鼓足一口氣,先將李洛這支紫輝小隊淘汰!

在這口氣的支撐下,這十數支金輝小隊緊追不捨,最後見到李洛三人拐進了一片山林中,顯然是打算藉助其中複雜的環境擺脫他們。

“耶華,怎麼辦?!”有其他金輝小隊的隊長問道。

耶華沉吟了數息,道:“不能放棄,追上去,這處地形並不算太寬敞,我們可以圍困住他們。”

“我建議每三個金輝小隊成一組,彼此保持支援距離,隻要我們陣型不亂,他們絕對冇有機會反擊!”

“一旦他們要出手,隻要將他們稍微拖住一會,我們就能夠形成包圍圈!”

其他人聞言,也都是點點頭。

能夠跟到這裡的金輝學員,都算是實力不弱,而且也有一些野心,他們自然也不想將打敗紫輝小隊這個揚名的機會放過。

而且最重要的是,既然都動手了,現在放棄,豈不是隻能等著李洛他們來報複嗎?

一行人有了決議,便是不再猶豫,一道道身影迅速的射出,最後衝進了前方的山林間。

進入山林後,十數支金輝小隊開始散開包圍圈,迅速的推進。

而很快,耶華所率領的隊伍率先發現了李洛三人的蹤跡,他毫不猶豫的一揮手,十數道相術攻擊直接飆射而出,對著三人所在重重的轟擊而去。

轟!

相力炸湧,地麵被轟出一道道腦袋大小的坑洞。

不過耶華的麵色卻是在此時一變,因為他發現這些相力攻擊竟然是直接穿透了場中李洛三人的身影。

而當相力攻擊落下後,三人的身影也就消失而去。

“這,這是幻影?”耶華失聲道。

“他們人呢?!”

此時,右側的方向突然傳來了哨音,那是其他小隊發出的警戒信號。

“李洛他們在那邊!”耶華急忙道:“快快,包圍過去!”

一支支金輝小隊急忙對著那個方向疾馳而去。

片刻後,當他們趕到此處,形成包圍圈,小心翼翼的將前方的叢林儘數掀翻時,卻發現並冇有見到李洛三人的身影,唯有那地麵上,存在著一灘漸漸消散的水漬。

可還不待他們驚愕之色散去,那左側的方向,又是傳來了急促的哨音。

耶華等人隻得再度急忙趕過去。

但等他們氣喘籲籲的趕到時,卻隻見到三道漸漸消散的幻影。

“該死,他們這是在疲敝我們!”耶華麵色驚怒。

而且伴隨著這一次次哨音的胡亂傳信,他們原本的包圍陣型也是在漸漸的被打亂。

“好狡猾的李洛!”

耶華漸漸的感覺到有些不安,這次的圍攻,看來還是草率了一些。

而在他不安時,開始有著越來越多的急促哨音在自四周傳來,這說明很多隊伍都開始遭遇到李洛三人的幻影,在不確定對方行跡的情況下就發出了支援信號。

這也怪不得這些隊伍驚慌失措,畢竟在冇有足夠人數的優勢下,單一的金輝小隊遇見李洛他們就是送菜的。

“亂了,亂了!”

耶華望著原本有序的陣型開始變得混亂,一些金輝隊伍驚慌下,已經開始不再聽從指令,這讓得他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最終,他果斷的做出選擇。

“快撤退,不要留在這裡,我們的圍攻失敗了!”

做出選擇,他也不管其他金輝小隊了,直接帶著自己的隊伍轉身就走。

而也就是在耶華做出撤退選擇時候,在山林的某處,李洛聽得四周傳來的混亂哨音聲,臉龐上也是有著笑容浮現出來。

他看向白萌萌,辛符,扭了扭脖子,舒展著四肢。

“好了,接下來就是我們表演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