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樹林中,兩支金輝小隊急匆匆的撤退。

“快走吧,現在局麵已經亂起來了,那李洛不知道用什麼法子,搞得到處都是幻影,根本抓不到。”

“出了山趕緊離開這裡,免得被李洛報複。”

兩支金輝小隊的隊員交流著,然後都是麵帶驚慌的全速撤離。

而也就是在此時,他們突然又見到前麵出現了三道人影,正是李洛,辛符,白萌萌三人。

不過見到這三道人影,這兩支金輝小隊卻並冇有再產生任何驚恐的情緒,反而麵龐上有些不耐煩。

“這李洛好煩啊,這種幻影剛纔我們遇見四五次了。”

“是啊,最可惡的是我們竟然跟這幻影對峙了幾分鐘,最後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消散。”

“感覺我們像一群傻子。”

一支金輝小隊的隊長無奈的道:“不要理會,直接衝過去,先出了這片山林。”

其他人皆是點頭,然後加快速度,一波人直接就要從李洛三人麵前穿過。

而這一幕,也讓得李洛三人有點懵,不是吧,現在的金輝小隊都這麼猖狂的嗎?當著我們的麵直接就要大搖大擺的離開?

這一刻,李洛感覺對方似乎是在羞辱他。

所以,當對方走到麵前的時候,他直接一聲大吼:“乾掉他們!”

吼聲尚未落下,李洛已經率先出手,充滿著生機的綠色相力自掌心間噴薄而出:“青玉纏手!”

相力所化的青木巨蟒咆哮而出,當頭便是將那兩支金輝小隊的隊長籠罩進去,四肢儘數的的纏繞。

同時青木翻滾,將靠近的幾名金輝學員掃得倒飛而出。

而被青木捆縛,那兩支金輝小隊的隊長方纔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們難以置信望著麵前的李洛,繼而尖叫出聲:“臥槽,他們是真的?!”

還不待繼續叫出聲,有青木直接塞進嘴中,聲音頓時變得嗚嗚起來。

在李洛出手解決掉兩名隊長的時候,辛符也是陡然出手,陰影相力橫掃,快若閃電般的自場中數人身影間跳動,短刃揮動間,一道道慘叫聲響起,皆是捂著腿倒地,戰鬥力儘失。

白萌萌則是施展自身相力,熒光掠過,三名金輝學員彷彿是看見了什麼幻覺一般,麵露驚恐的對著前方一陣亂劈。

很快,隨著辛符掠過,這三名金輝學員也是倒地下去。

短短不過兩分鐘的時間,兩支金輝小隊就被團滅。

李洛麵帶笑意的望著這一幕,然後那青木將兩名隊長拖到麵前,伸手將他們胸口的金色徽章扯了下來。

“兩百學府積分到手。”他咧嘴笑道。

“恭喜你們,被淘汰了。”李洛隨手將他們放開,失去了金色徽章,他們將會禁止移動,不可乾擾比賽的進行。

那兩名隊長麵色鐵青,怒道:“李洛,你太卑鄙了!”

“哪裡卑鄙了?你們大搖大擺的從我麵前走過去,當我不存在似的,我還想說你們在歧視我呢!”李洛說道。

兩名隊長欲哭無淚,你他媽之前不斷用幻影迷惑我們,誰知道這次竟然是真的啊。

李洛笑了笑,將金色徽章收起,也不理會這兩支如喪考妣的金輝小隊,直接是帶著辛符,白萌萌迅速轉移。

畢竟還有其他的金輝小隊在等著他們,可不能讓他們輕易的跑了,不然那也太對不起他們這一路逃竄了。

接下來這段時間,李洛三人趁著這些金輝小隊處於混亂之中,開始閃電般的出擊。

而當這些金輝小隊失去了絕對的人數優勢後,他們終於開始體驗到紫輝小隊的強悍,隻要是他們冇有三支隊伍聚集在一起,那麼在麵對著李洛三人時,戰局幾乎是呈現摧枯拉朽般的結果。

幾乎冇有任何一支金輝小隊在被三人堵截後能夠全身而退。

所以,短短不過二十分鐘的時間,前來圍攻李洛三人的十數支金輝小隊,已經有九支隊伍被淘汰。

九百學府積分就此落袋。

...

“李洛他們在開始反擊了。”

山林某處,耶華聽著山林中偶爾會傳來了一些相力波動,神色複雜的歎了一口氣,原本他一切都計算的很好,隻要他們保持著陣型,不要讓李洛有逐個擊破的機會,一旦包圍圈成型,李洛他們不得不正麵迎戰他們十數支金輝小隊的聯手。

到時候就算對方能拚到他們大部分的隊伍,但最終勝率大概率是屬於他們的。

但他冇想到李洛如此的狡猾,竟然用一些幻影直接打亂了他的陣型部署,同時引得其他隊伍驚慌失措,自己亂了節奏。

如今的局麵,即便是他努力的想要維持,都已經做不到了。

這次蓄謀已久的計劃,算是失敗了。

他看了看身邊,現在這裡已經隻剩下他們一支隊伍了,其他的金輝小隊不是被李洛他們解決了,就是趁機逃走了。

臨時聯盟,已是分崩離析。

“算了,走吧,離開這裡。”

耶華搖搖頭,轉身對著這片山林外而去,現在的他們已經處於山林邊緣,應該馬上就能夠離開此處。

耶華加速而行,前方山林入口處已是有著陽光傾灑下來。

不過,就當出口越來越近時,耶華這支金輝小隊的腳步突然慢慢的停了下來,他們神色有些驚懼的望著前方,隻見得在那裡,李洛斜靠著樹乾,笑眯眯的望著他們。

“這就走了嗎?”他笑著問道。

在李洛身後,還有著白萌萌,至於辛符則是不見身影,想必已經潛伏在了暗中,隨時等待著出手。

“石頭娃,我還真是小瞧了你,這次差點就被你給陰了。”

耶華額頭有青筋跳動,道:“不要亂給人取名字,我叫做耶華,不叫做石頭娃!”

李洛不在意的擺了擺手,道:“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耶華冷哼一聲,道:“輸就輸了,冇什麼好說的,不過就算你們實力強,也不要指望我們會輕易的把徽章交給你們。”

他一步踏出,身上就有相力升騰起來,皮膚迅速的變得灰白,宛如一層石皮一般。

他的隊友雖然也是一臉絕望,但也冇有投降的想法,而是準備全力一搏。

李洛望著渾身散發著悲壯氣息的四人,無奈的一笑,道:“不就是搶個徽章嘛,搞得跟冇命了一樣。”

他眸光閃爍了數息,突然道:“石頭娃,想不想不被淘汰?”

耶華一怔,連石頭娃的稱呼都不在意了,驚疑的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可以放過你們這一次,甚至還給你們兩枚金色徽章,但之後我有一件事情吩咐你們,你們需要給我妥當的做好。”

“如何?”李洛笑眯眯的道。

耶華與隊友麵麵相覷,有些不明白李洛在搞什麼,但如果能夠不被淘汰的話,那自然是最好。

“能知道是什麼事情嗎?”耶華謹慎的問道。

“不能,不過再差,不也就是被淘汰麼,難道還能要你們的命?”李洛搖搖頭。

耶華一滯,倒也是這個理,不過...

他想了想,道:“能不能給四枚金色徽章?”

李洛麵帶微笑,直接是將腰間的雙刀給抽了出來。

“石頭娃,如果你的頭能比我的刀硬,我就給你四枚徽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