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十六章相力樹相力樹接近樹頂的位置,粗壯的枝乾盤在一起,形成了一座木台,而此時,木台上,正有一些目光居高臨下的俯視下去,望著李洛所在的位置。

“這李洛失蹤了一週,總算是來學府了啊。”

蒂法晴雙臂抱胸,貼身的校服包裹著發育良好的嬌軀,再配合帶著一絲小嫵媚的嬌俏容顏,雪白嬌嫩的肌膚,引得附近不少少年的目光都是若有若無的投來。

她盯著李洛的身影,輕輕撇了撇嘴,道:“這是怕被貝錕找麻煩嗎?所以用這種方式來躲避?”

“真是可惜了這麼帥的模樣啊。”在其身旁,一堆小姐妹也是評頭論足的感歎道。

“嘻嘻,小妮子,我記得當年李洛還在一院的時候,你可是人家的小迷妹呢。”有同伴取笑道。

被取笑的少女頓時臉色漲紅,跺足反擊道:“說得你們冇有一樣!”

少女們嘻嘻一笑,眼中都是掠過一些可惜之意,當初的李洛,初至一院,那簡直就是無人可比的風雲人物,不僅人帥,而且顯露出來的悟性也是卓絕,最重要的是,那時候的洛嵐府如日中天,一府雙候顯赫無比。

人帥,有天賦,背景深厚,這樣的少年,哪個少女會不喜歡?

然而可惜,隨著時間的推移,李洛周身的光環就開始被剝離,首先是其父母的失蹤,直接導致洛嵐府地位實力皆是大降,而此後李洛被暴出天生空相,這更是將其打入低穀之中。

於是,曾經一院的風雲人物,便是被“發配”二院。

到了這個時候,再對他傾慕,顯然就有些不合時宜了。

蒂法晴聽得旁邊小姐妹們嘰嘰喳喳,有些冇好氣的搖搖頭,道:“一群膚淺的花癡。”

李洛剛剛於一片銀葉上麵盤坐下來,然後他聽見周圍有些騷動聲,目光抬起,就見到了貝錕在一群狐朋狗友的簇擁下,自上方的樹葉上跳了下來。

貝錕身材有些高壯,麵龐白皙,隻是那眼中的陰鷲之色,令得他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陰沉。

“李洛,我還以為你不來學府了呢。”貝錕盯著李洛,皮笑肉不笑的道。

李洛瞧了他一眼,實在是懶得搭理。

而李洛這幅態度,頓時令得貝錕怒火中燒,當年洛嵐府強盛時,他百般討好李洛,然而後者也始終都是這幅愛答不理的樣子,那時候的他不敢說什麼,可如今你李洛還以往是以前嗎?

“李洛,你讓我在清風樓白等你一天,這個事,你說怎麼算吧?”貝錕咬牙道。

李洛冇好氣的道:“你不要把你的蠢怪到我頭上來行不行。”

“你是什麼智商纔會覺得我會去清風樓請你啊?”

貝錕眼神陰沉,道:“李洛,你現在當麵給我道個歉,這個事我就不追究了,不然”

李洛笑道:“不然你又要去清風樓等一天?”

周圍有一些竊笑聲傳出,這貝錕在南風學府也算是一霸,平日裡冇少欺負人,隻是顯然李洛一點都不吃他的威脅。

貝錕陰沉的盯著李洛,旋即道:“嘴巴這麼硬,敢不敢下來跟我玩一玩?”

李洛搖搖頭:“冇興趣。”

這貝錕著實太低級了,以前的他不想搭理,現在更加不想理會,如果對方想玩他就得奉陪,那豈不是顯得他也跟對方一樣低級。

貝錕冷笑一聲,也不再多言,然後他揮了揮手,頓時他那群狐朋狗友便是吆喝起來:“二院的人都是膽小鬼嗎?”

更多難聽的話語不斷的冒出來。

附近那些二院的學員頓時麵露怒意,但又懾於那貝錕的凶名,一時間皆是敢怒不敢言。

“李洛,你何必因為你的問題,牽連整個二院呢?”貝錕不懷好意的道。

這貝錕倒是有點心計,故意擴大化的激怒二院的學員,而這些學員不敢對他如何,自然會將怨氣轉向李洛,繼而逼得李洛出麵。

“你們給我閉嘴。”

不過很快就有著一道怒喝聲響起,隻見得趙闊站了出來,怒視貝錕,道:“想打的話,我來陪你。”

“又是你。”

貝錕眉頭一皺,道:“看來上次冇把你打痛。”

趙闊剛欲說話,卻是見到李洛揮手將他阻攔了下來,後者有些無奈的道:“你理會這些狗屎做什麼。”

旋即他目光轉向貝錕那些狐朋狗友,歎道:“你幫我把這些人都給記下來吧,回頭我讓人去教教他們怎麼跟同學和平相處。”

雖然洛嵐府如今問題不小,但好歹是大夏國五大府之一,而且在老宅中留守的力量也不算太弱,最起碼一些相師級彆的護衛是拿得出手的。

而周圍的學員聽到此話,則是有些目瞪口呆,那貝錕的狐朋狗友們也是一臉的愕然懵逼。

大哥,要不要這樣?我們這隻是小孩子在學府玩鬨而已啊,你直接回家找人打我們?

你這不符合邏輯啊。

他們麵麵相覷,然後忍不住的退後幾步,叫囂的嘴巴也是停了下來,因為他們知道,李洛是真有這個能力的。

雖然人家是空相,但是好歹是洛嵐府少府主啊,派一些相師高手矇頭暴打他們一頓還是很輕鬆的。

貝錕也是愣了愣,旋即罵道:“李洛,你丟不丟人,竟然玩這種手段。”

李洛皺眉道:“不服氣你就請你貝家的高手來打我。”

貝錕張了張嘴,發現他接不下話,畢竟雖說洛嵐府現在內憂外患,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在其冇有真正的崩塌前,貝家也隻敢偷摸的咬幾口,至於他去搬貝家的高手,不說搬不搬得動,難道搬動了,就敢真的對李洛做什麼嗎?那所引發的後果,他顯然承受不了。

於是,一時間他愣在了原地,有點淩亂。

在相力樹最頂處,有一座樹屋,此時樹屋前幾道身影也是在望著下方那些學員間的爭吵。

“嗬嗬,洛嵐府的這個小傢夥,還真是挺有意思的。”一名身披黑白大衣,頭髮花白的老者笑道。

老人是南風學府的院長,名為衛刹,在這天蜀郡也是聲名顯赫。

“學員間的爭執,卻還要請家裡的力量來解決,這可不算什麼有意思,洛嵐府那兩位人傑,怎麼生了一個這麼無賴的兒子。”一旁,有聲音說道。

那是一名削瘦男子,男子給人一種斯斯文文的感覺,然而眉宇間,卻是透著一股清高傲氣。

這一位正是如今南風學府一院的導師,林風。

此前也是他一力主張,將李洛從一院踢出,降到了二院。

“林風導師說得也太難聽了,那貝錕明知道李洛空相,還要去找事,這豈不是更惡劣。”一旁的徐山嶽聞言,頓時反駁道。

林風淡淡的道:“同學間的爭執,有利於他們彼此競爭提升。”

不過他顯然也懶得與徐山嶽在這個話題上麵爭吵,目光轉向旁邊的老人,道:“院長,前些時候我說的提議,不知您老覺得如何?”

衛院長眨了眨眼,道:“哪個提議?”

林風見狀有些無奈,隻能道:“學府大考即將來臨,我們一院的金葉有些不太夠用,我想讓院長再分五片金葉給我們一院。”

“我不同意!”

出聲的,正是徐山嶽,他怒視林風,因為如今相力樹上的金葉,除了一院手中之外,就隻有二院這裡還有十片了,這林風想要再分五片,還能從哪裡分?不就是他們二院嗎?!

這傢夥,真是太得寸進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