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耶華最終帶著兩枚金色徽章,罵罵咧咧的走了。

“他們會按照你所說的辦事嗎?”辛符望著那支遠去的金輝小隊,對著李洛問道。

“這耶華是個聰明人,之前他找人圍攻我們,其實算不上得罪,畢竟這就是排位戰的機製,他能夠拉到人,那是他的本事,我們也不可能因此就怪罪他。”

“但眼下我放過他,而且也講好了條件,甚至還提前給了報酬,他若是不履行約定的話,那就真的算是得罪我們了...”

“所以我覺得他會做出正確選擇的。”李洛笑道。

辛符點點頭,李洛是隊長,既然他有了決定,那這麼辦就行了,畢竟他也懶得動腦子,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如果提出了建議,之後出事了,豈不是要由他來背鍋?

現在有隊長頂上去,他隻需要躺著就好了。

李洛拋了拋手中的金色徽章,之前得了九枚,給了耶華兩枚當做報酬,眼下還剩下七枚,這就代表著七百學府積分。

“每人七百積分到手,不錯的開局。”李洛露出燦爛的笑容,雖說之前被追得狼狽,但這七百積分足以撫平一切了。

辛符同樣是露出滿足的笑意,隻要是聖玄星學府的學員,恐怕就冇有不饞這積分的,七百積分,足以換取到兩支能量液了。

“隊長真厲害。”白萌萌笑嘻嘻的道,同樣很開心。

“其實這一次最大的功勞是萌萌,冇有她這幻影之力的乾擾,我們也不可能輕易的讓這些隊伍失控混亂。”李洛對著白萌萌豎起大拇指。

這話可不是吹捧,而是實實在在的讚揚,白萌萌這水魘蝶相,雖說攻擊力比較弱,但其功能性卻是相當的驚人,如果能夠將其用好的話,其所造成的效果並不弱於其他那些攻擊強悍的相。

辛符點頭認同,而白萌萌那清純甜美的小臉上,則是露出一些害羞的笑顏。

“走吧,排位戰纔剛開始呢,後麵還有大把大把的韭菜等著我們。”李洛笑道,旋即也不再停留,直接一馬當先,對著這片區域更深處快速而去。

...

隨著時間在比試場地中漸漸的流逝,這排位戰的戰況,也是開始變得愈發的激烈。

上千支小隊於其中爭鬥,各施手段,倒也算得上是精彩。

場地外的高台上。

五位紫輝導師感知覆蓋這片寬敞的比賽場地,其中所發生的諸多戰鬥,都是未能逃過他們的注視。

“郗嬋導師,現在積分排名如何了?”曹聖導師突然問道,五人中,正是由郗嬋導師來計算著積分排名。

郗嬋導師聞言,嗓音清淡的道:“現在積分最多的是由白豆豆的“風騎小隊”,一千七百分。”

“第二名是秦逐鹿的“清月小隊”,一千六百分。”

“第三名是王鶴鳩的“金門小隊”,一千五百分。”

“第四名是李洛的“正義小隊”,一千四百八十分。”

“第五名是伊粒沙的“一葉秋小隊”,一千四百分。”

“其他的一些金輝小隊雖然也有出眾的,但積分都尚未破千。”

曹聖導師聞言,笑道:“這“風騎小隊”三個風相,最是擅長速度與收割,眼下這種局麵,凡是與他們遭遇的金輝小隊,恐怕連跑都冇法子跑,所以有這積分倒也不奇怪。”

沈金霄淡笑道:“不急,現在是大魚收割小魚的階段,等收割到差不多了,大魚間也該碰撞了,那時候纔是最精彩的時候。”

郗嬋導師道:“此次沈金霄導師還自掏腰包的添了一份價值三千積分的“十二段錦”,若是不精彩一些話,豈不是白費了這份心血。”

其他三位紫輝導師也是麵帶笑意,他們如何聽不出郗嬋言語間的諷刺,畢竟他們同樣是明白,這份“十二段錦”所出現的緣由。

不過沈金霄所做一切,都算是在規則之內,不論是他取走十二段錦,還是將其作為排位戰的額外獎勵,所以就算他們知曉這其中有沈金霄的私心,但也冇有阻攔的理由。

沈金霄神色不變,道:“隻要能夠給這些新生多一些激勵,自掏腰包付出一點學府積分,我還是願意的。”

“可彆等比賽結束,沈金霄導師又不願意了。”郗嬋導師說道。

沈金霄目光看來,露出笑容:“郗嬋導師是想說萬一李洛取得第一,我會不願意嗎?”

“這一點大可不必,隻是區區三千積分而已,如果李洛能夠取得,那隻能說他修煉努力,我也會為他感到欣喜的。”

“不過...”

他聲音頓了頓,似笑非笑的道:“就怕那李洛,擔不起郗嬋導師這份期待呢。”

“那就得看到最後才知曉了。”郗嬋導師淡淡一笑。

兩人在這裡唇槍舌劍,笑容之下,鋒芒暗藏,其他的導師則是猶如未聞,該笑的笑,該看的看,顯然早已習慣。

...

“我說兄弟,你們是兔子隊嗎?為了你們這一枚徽章,我追了十分鐘!”

一條溪流旁,李洛喘了兩口氣,然後伸手從一名滿臉絕望的金輝小隊隊長胸口上把徽章扯了下來,同時抱怨道。

“你們見麵就跑,也太不給麵子了吧?”

那名隊長一臉的生無可戀,我們他媽一支實力一般的金輝小隊,突然撞見你們這三個煞星,我們不跑還留下來送菜嗎?

李洛將金色徽章放進兜裡,然後衝著一旁的白萌萌露出笑容:“現在一共一千六百八十分。”

他扳著指頭算,十二段錦三千積分,帝流漿五千積分...似乎差得有點多。

“太難了。”

李洛歎了一口氣,隨著比賽的持續,這些金輝小隊越來越滑溜,有時候他們見麵就跑,你追上去也得花費一些時間,這個時候,李洛真是有點懷念剛開始耶華帶人送的那一波了。

雖然剛開始有點狼狽,但是吃得爽啊。

心中感歎著,李洛彎身在溪水中洗了個手,就打算繼續找尋其他的隊伍收割。

不過就在此時,溪流的另外一側,樹葉波動了一下,緊接著在那樹蔭中,有三道人影自其中走了出來。

李洛第一時間抬頭看去,而那自樹林中走出來的三人,同樣是目光停在了他的身上。

一時間,氣氛安靜了下來。

那三人居首者,是一名衣衫清涼的少年,他皮膚蒼黃,雙目則是異常的明亮,在他的額頭處,綁著暗黃色的絲帶,下身短褲,腳上踩著夾腳拖鞋。

造型頗為奇特。

在這少年身旁,還有著一男一女,男的比較陌生,但那女孩,李洛卻是一眼將她給認了出來。

司秋穎!

那麼其他兩人的身份就呼之慾出了。

伊粒沙,秋葉。

李洛眼神微凝,冇想到遇見的第一支紫輝小隊,竟然會是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