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哥,一個小時前,總督小隊與天刀小隊彙聚在了一起,從他們的行進路線來看,是對著比賽場地深處而去,應該是在找尋你們的蹤跡。”

山林間,一行人疾行,趙闊在給李洛講解著情報。

“總督小隊四人中,其隊長沈琊,乃是上重花種的實力,其他三位隊員,都是下重花種。”

“天刀小隊四人都是下重花種的實力,在所有的金輝小隊中,這兩支小隊算是數一數二,實力不可小覷。”

李洛微微點頭,這兩支金輝小隊比他之前遇見的所有小隊都強,如果這一次他們真的冇有什麼準備,被對方二打一的圍攻,恐怕還真是會有一些威脅。

“我們待會兩支隊伍會對付“天刀小隊”,對方實力比我們更強,即便有著人數優勢,我們也未必能夠取勝,所以還需要洛哥你們這邊的強力支援。”

“一切按照之前所說行事即可。”李洛笑道。

“不過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如果辛符來幫我們的話,可能洛哥你與萌萌就得兩人麵對滿編的“總督小隊”。”趙闊看向李洛。

李洛笑了笑,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趙闊聞言也就不再多說,畢竟與李洛認識這麼多年了,對他的性格還是有些瞭解的,既然他都這麼說,那就是真的做好了一些準備。

...

在這片山林的某處。

沈琊坐在樹下,手中輕輕的拋著摘下的野果,一顆顆的丟進嘴中,包括師箜在內的其他三名隊員,也是坐地休息。

此時樹林中有一隊人走了出來,有四人,皆是腰佩火紅長刀。

“沈琊,休息夠了就出發吧,早點找到李洛他們,把他們給洗了。”那領頭是一名高壯少年,有些不耐的說道。

“你這話說得,就跟宰自家養的豬一樣。”沈琊咧嘴一笑。

“哼,彆人怕紫輝小隊,我天刀小隊卻不怕。”高壯少年冷笑道。

“行。”

沈琊率先起身,然後一揮手,兩支隊伍便是開始全速前行。

樹木自兩支隊伍兩側迅速的後退,風聲呼嘯,他們則是一言不發,保持戒備,顯露出了超過其他金輝小隊的戰鬥素質。

而這般前行了約莫十數分鐘,沈琊眼神突然一動,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他轉頭看了一眼後方的天刀小隊,喊道:“柳缺,你們冇事吧?”

然而那支小隊卻是冇有迴應,依舊是在悶頭趕路。

沈琊麵色一沉,袖袍一揮,數道相力光矢暴射而出,直接是射向了後方那支天刀小隊,然後他便是見到,相力光矢竟是從他們的身上穿透了進去。

“幻影?”沈琊手掌一抬,疾行的小隊陡然停下,迅速靠攏。

“恐怕是李洛那支小隊裡麵白萌萌的能力。”師箜迅速說道,同時相力升騰,周身彷彿有雷光轟鳴。

“這李洛還真是厲害,知道我們要對他下手,所以反而先下手為強嗎?”

沈琊笑了笑,他目光看著四周,道:“李洛,好歹也是紫輝學員,不會連露個麵都不敢吧?”

“雖然激將法很低級,但它還真是挺管用。”

一句笑聲從前方傳來,沈琊看去,便是見到李洛的身影出現在一顆大樹的樹乾上,目露笑意的望著他們。

沈琊望著李洛,道:“天刀小隊被你們分割了?嗬嗬,身為紫輝小隊,難道還真怕我們兩支金輝小隊的聯手嗎?”

李洛笑道:“能用最小的代價乾掉對手,為什麼不用?”

沈琊嘴角浮現出一抹玩味之意,道:“能夠讓李洛隊長這麼看重,也算是我們的本事了...不過現在這裡,應該就隻有你和白萌萌吧?辛符則是被派去支援那趙闊他們了,是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吃下天刀小隊嗎?”

李洛雙目虛眯了一下。

“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何會知道你們的計劃?”沈琊嘴角的笑容漸漸的擴散。

李洛麵龐上的神情漸漸的收斂起來,緩緩出聲:“想要和趙闊他們聯手的那支隊伍...是你們安排的吧?”

沈琊眼中浮現出訝異之色,笑道:“李洛隊長,你的直覺,真的很敏銳啊。”

“冇錯,那支小隊的確是我們安排的,其實這個計劃,還是師箜提議的,他知曉那個趙闊與你的關係,所以我們才做了這場針對你的局...”

“所以,現在的你還覺得,趙闊那支小隊以及辛符,還能夠回得來嗎?”

李洛的眉頭,緩緩皺起。

...

轟!

一道道強悍的相力,於林間爆發。

十數道人影交錯,皆是彼此奮力的進攻,仔細看去,正是趙闊以及徐閣的兩支小隊,而他們所圍攻的那支隊伍,則是天刀小隊。

而天刀小隊所顯露的實力顯然不俗,即便是麵對著兩支金輝小隊的圍攻,依舊顯得進退有據。

“徐閣隊長,你們可彆留手了,直接全力進攻,洛哥那邊兩人可是壓力不小啊!”戰鬥持續了片刻,趙闊見到久攻不下,不由得大喝道。

徐閣的身影出現在趙闊身旁,他麵色凝重的點頭,沉聲道:“好,那我們就不再保留了!”

話音落下,他直接一掌拍出,相力滾滾,聲勢驚人。

隻是,這一掌,卻並非是拍向天刀小隊,反而是落向了趙闊的後背。

不過,就當其掌風剛要落下時,一道陰影相力陡然襲來,與其掌風相撞,直接是將其震得倒飛而出。

與此同時,徐閣的三名隊員,也是突然變向,對著宗賦,池蘇三人攻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宗賦等人頓時色變。

“徐閣,你做什麼?!”趙闊麵色鐵青,怒喝道。

“這還看不出來嗎?這是一個局,你們不過隻是其中的魚餌罷了!”天刀小隊的隊長柳缺大笑一聲,他手持赤紅長刀,猛的對著一處陰影劈斬而下,火紅相力席捲,宛如火焰燎原。

“辛符,你救了他,但你也露了影了!”

陰影相力呼嘯而出,黑色短刃與火紅刀光相撞,雖說火紅刀光被劈碎,但辛符的身影,也直接是被從陰影中逼了出來。

而天刀小隊其他三人,也是陡然間圍攏而來,麵露譏諷的看向辛符。

“哈哈,紫輝學員又如何?這一次,還不是要被我們輪了!”

辛符手持短刃,兜帽下有些蒼白的麵龐,也是在此時漸漸的變得肅然起來,顯然,他們都被總督小隊給設計了。

...

“李洛,失去了一名隊員的你,難道還想要憑藉兩人之力,對抗我們這支滿編的金輝小隊嗎?”沈琊麵露笑意的盯著李洛。

李洛迎著他的笑容,麵露沉吟:“其實,也不是不可能吧?”

沈琊竟然也是點點頭,道:“這個可能,我也是想過的...”

“所以,為了表達對你的足夠重視,我隻能告訴你,其實,在這片山林中,我還準備了三支金輝小隊。”

說著話時,他手中的信號彈陡然昇天爆炸,於天空上爆成了煙霧。

沈琊注視著那團煙霧,嘴角的笑意愈發的濃鬱。

他視線轉向李洛,有些懶散的聳了聳肩膀。

“李洛,你告訴我...這個局,你能怎麼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