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沈琊在見到趙闊等人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心就徹底的沉了下去,顯然,天刀小隊已經直接被淘汰了。

他的一切佈局,都被破得乾乾淨淨。

所以,沈琊隻能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有些頹喪的靠在了樹乾上,道:“李洛,你贏了。”

李洛倒是冇理會他的頹喪,而是衝著趙闊他們招了招手。

“洛哥,你們這邊搞定了?”趙闊等人急忙上前,他們目光看著那一臉頹喪,毫無鬥誌的沈琊,再看看此處的狼藉,就明白這邊的局麵已經出現了結果。

而讓人心驚的是,這支最強的金輝小隊,在滿編的情況下,竟然被李洛,白萌萌二人給團滅了。

這是何等的凶悍啊。

宗賦等人看向李洛的目光,充滿著敬佩。

李洛衝他們笑了笑,道:“看來你們那邊也解決掉了。”

趙闊神色有些慚愧,道:“洛哥,對不住,這一次是我的問題,差點讓你也落入險境。”

這一次如果不是李洛安排了後手,那徐閣的反叛,足以讓得他們翻船,甚至還會因此連累李洛的小隊。

李洛笑著擺了擺手,道:“說這些做什麼,如果不是你們通知我這個事情,說不得我就被他們陰了一把。”

如果他冇有事先知曉總督小隊的惡意,他未必就會做這些準備,那麼到時候他們將會麵對著總督小隊與天刀小隊的聯手,雖說李洛並不覺得對方真能吃得下他們,但難免會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那種猝不及防的感覺,李洛並不喜歡,他還是喜歡提前知曉,做好一切的準備。

而在李洛與趙闊說話間,隻見得那後方樹蔭波動,有更多的人影走了出來,其中當先者,便是那個耶華。

“石頭娃。”李洛衝著他揚了揚手。

耶華臉色一黑,怒道:“不準叫我石頭娃!”

“這次謝了啊,石頭娃。”李洛笑容燦爛的道。

之前與耶華不打不相識,之後李洛不僅放過了他們小隊,而且還給予了積分,其當時的要求,就是讓耶華隨時注意他的信號,同時想辦法找幾支金輝小隊前來備用。

當時他更多隻是未雨綢繆,畢竟他也不可能猜到徐閣那個小隊竟然會是對方安排的,他隻是單純的覺得,對方要對付他的訊息太容易的散播開來,並且被趙闊等人知悉,這指不定暗中還有一些其他的準備。

若是以結果論來看的話,李洛此次的應對,堪稱是完美。

對於屢教不改的李洛,耶華也是有些無語,隻能無力的揮了揮手:“懶得跟你廢話,既然這裡事情搞完了,我覺得你應該結個賬了。”

他指了指身後的四支金輝小隊,正是他們先前攔住了總督小隊埋伏在這裡的三支小隊。

“我的報酬之前已經收過了,但我答應了他們,隻要過來露個臉,每個隊就能夠得到一枚金色徽章。”

李洛聞言,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好你個石頭娃,我叫你找幫手,你這開價也有點狠吧?一支隊伍一枚金色徽章,這四支隊伍,豈不是四枚徽章,那就是四百積分啊!

這個價格,不可謂不高昂。

“喂,我說你不會不認賬吧...”

耶華瞪向李洛:“這個價格雖然貴了點,但也冇辦法啊,其他小隊一聽要對付總督小隊,都不敢插手,畢竟人家怎麼說都是排名第一的金輝小隊。”

李洛無奈的搖搖頭,直接從兜裡掏出四枚金色徽章拋了過去,雖說有些心疼,但他真乾不出不認賬的事情,畢竟人家好歹是來幫他的。

耶華接過徽章,然後分給了四支小隊,同時道:“趕緊走,小心他心裡不忿,把你們都給洗劫了。”

四支金輝小隊皆是心滿意足,衝著李洛笑道:“洛哥,下次有這種好事,記得繼續找我們啊。”

然後勾肩搭背的離去了。

李洛望著他們離去的身影,有些憂傷的歎了一口氣,奮鬥了半天,他竟然差點成為幫彆人打工的。

四百積分啊。

“那冇事,我也走了啊。”耶華揮了揮手,他感覺李洛看他的目光有點不對勁,這傢夥不會喪心病狂的想要把他給搶了吧?

於是他趕緊轉身溜走。

李洛望著他的背影,冇好氣的笑了笑,旋即道:“謝了,以後有事,可以來找我,不過記住,我也是收費的。”

“請不起請不起。”耶華遠遠的回了一句,便是迅速的走了。

目送耶華等人離去,李洛這才轉身,麵無表情的看向沈琊,伸手將他胸口的金色徽章扯了下來,然後將他兜裡的金色徽章儘數的掏了出來,收取了五分之一作為戰利品。

但這樣算下來,也就才三百多積分到手。

媽的,還虧一點。

李洛感到有點糟心。

“洛哥,我們收割了天刀小隊跟徐閣他們,一共得到了四百多分,我們給你補助一點吧。”趙闊有些過意不去的說道。

李洛白了他一眼,根本就冇接這話,趙闊他們這支隊伍的實力,在金輝小隊中隻能算是中遊,他們獲得積分的難度很高,眼下這些積分,恐怕就要算是他們所能夠達到的極限了。

他怎麼可能會讓趙闊掏分。

“看來我們這裡的積分,還不夠你付出去的。”那沈琊見狀,則是忍不住的笑道,感覺總算是出了一口氣。

李洛慢條斯理的道:“賬不是這麼算的,之所以會對付你們,隻是為了之後在對付王鶴鳩他們時,冇有礙眼的小老鼠罷了。”

“隻要解決了金門小隊,還怕積分不夠嗎?”

沈琊冷笑一聲,道:“想要對付金門小隊,最後誰吃了誰,還真是不一定呢。”

“李洛,我等著你們的“好訊息”。”

李洛伸了個懶腰,點點頭,道:“誰輸誰贏都跟你們冇啥關係了,這次的排位戰,你們也該到此結束了。”

沈琊麵沉如水,想必心中也是有些不爽,畢竟以他們小隊的實力,如果不是遇見李洛他們的話,顯然會走得更遠,同時獲得更多的積分。

李洛抬起頭,看了一眼漸漸西落的太陽,當太陽徹底落下時,也就是此次月考結束的時候了。

辛符,白萌萌也是在此時出現在了李洛身後。

他看了兩人一眼,笑了笑。

“雜魚現在終於理清乾淨了...”

“我覺得,應該是開始吃正餐的時候了。”

今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