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戰開幕

在那暗中諸多目光的關注下,代表著李洛小隊與王鶴鳩小隊的兩道光柱迅速的移動,最後不出意料的接近並且碰撞在了一起。

碰撞地點位於兩座險峻大山的交彙處,一條長長的山澗將兩山分離,形成了唯一的通道。

山澗中,有飛瀑而落,綠蔭蔥鬱。

“這裡環境還不錯,你們在這裡品嚐到第一次失敗的話,應該心裡也會好受一些吧。”

王鶴鳩打量著四周的環境,然後看向對麵流水潺潺的碎石灘中,那裡有著李洛與白萌萌的身影,而辛符顯然是第一時間就隱匿在了四周的陰影中。

“一般來說,一旦反派開口說這種話,翻船的概率很高。”李洛笑道。

“反派?”

王鶴鳩笑了笑:“還真當你李洛少府主是主角了?”

“至少從顏值上麵來說,隊長還能夠算的。”一旁的白萌萌小聲的說道。

王鶴鳩胸口有點悶,這些女孩子難道就都這麼膚淺的嗎?一個男人,長得好看算什麼啊?一拳頭下去,他鼻子不也得塌嗎?

“不要說這些廢話了。”

都澤北軒冷冷的開口,他目光陰沉的盯著李洛,道:“這一次,擇師賽上麵的債,你也該還了。”

他一步踏出,頓時有強橫的相力陡然爆發,那股相力之強,引得李洛眼神都是一凝。

“生紋段?”

這一點倒是稍微的有點出人意料,原本他以為都澤北軒踏入生紋段應該還需要一點時間的,看來之前擇師賽上的失敗,讓他很是憤怒,所以修煉是萬分的刻苦啊。

“你這暴露得也太快了,還想讓你藏一下,陰他一把呢。”王鶴鳩見到都澤北軒迫不及待的將自身實力儘數的展現,頓時無奈的一笑,然後身軀上有暗綠色的相力升騰起來,那股強度,顯然也是踏入了生紋段。

“李洛,我們這邊兩個生紋段第一紋,你那邊表麵實力最強的,反而隻是花種上重的辛符,而你本人,則隻是花種下重...”

王鶴鳩笑得雙目虛眯成線,道:“你告訴我,這一場對決,你究竟有什麼可能?”

“所以我建議你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了,直接把徽章交給我們,豈不是還痛快點?”

鏘。

迴應他的,是李洛自腰間緩緩抽出的雙刀,刀身之上,水芒高速流轉,光明暗蘊,嗡鳴之中顯露出異常鋒銳之力。

“萌萌,退後。”他的聲音比起往日,顯得要鄭重許多,顯然,麵對著王鶴鳩,都澤北軒這兩位生紋段的對手,他也有著不小的壓力。

而這個時候,辛符隻能在暗中等待機會,不可隨意暴露自身行跡,白萌萌更不可能暴露在前方,以她的實力,會直接被王鶴鳩,都澤北軒二人秒殺。

所以,李洛隻能成為矗立在隊員前麵的一堵牆。

這也是他在這個隊伍之中的定位所在。

“隊長,小心一點!”白萌萌小臉也是顯得格外的凝重,她明白此時的李洛將會承擔多大的壓力,換作其他任何隻是上重花種的人,恐怕此時都冇有勇氣站在兩名生紋段強敵的對麵。

李洛點點頭,旋即話不多說,身影直接疾射而出,腳掌掠過碎石灘的水麵時,濺起水波漣漪擴散。

而麵對著李洛的主動出手,王鶴鳩與都澤北軒倒並冇有說什麼我先單獨試試他之類的話,相力爆發間,他們直接同時間的暴射而出。

三道氣勢凶悍的身影,數息後,直接於山澗中央處,轟然相撞。

轟!

相力激湧,將這附近的溪水都是炸得沖天而起,化為漫天的水珠。

碰撞的霎那,王鶴鳩,都澤北軒身影紋絲不動,而李洛的身影卻直接是被震得倒射而退,腳掌在水麵上倒滑而過。

這第一次的碰撞,李洛幾乎是被碾壓。

不過也正常,即便李洛身懷雙相,但他眼前的兩人哪個又是省油的燈,如今他們相力等級又是強於李洛,再加上兩人之力,李洛正常情況下想要抗衡無疑是難如登天。

一擊得勢,王鶴鳩與都澤北軒毫不停留,身影急追而至,道道淩厲攻勢籠罩向李洛。

李洛手持雙刀,施展出“雙魚靈刀”,精神極度集中,傾儘全力的與兩人凶悍交鋒,戰鬥幾乎是瞬間就進入到了白熱化。

鐺!鐺!

金鐵聲於山澗中迴盪。

鐺!

李洛刀鋒接住都澤北軒暴刺而來的長槍,兩股相力震盪時,其右側方向便是有著一柄摺扇暴刺而來,其上湧動的暗綠色相力,帶著撲鼻的腥氣。

來得凶狠而刁鑽。

不過就在此時,王鶴鳩身後的陰影突然動起來,一抹黑光暴射而出,流動著陰影相力的短刃,以一種極端狠辣的姿態,直接對著王鶴鳩後腦勺捅了下去。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得王鶴鳩眉頭一挑,但卻並冇有感覺到意外,畢竟隱藏在暗中的辛符,也一直是他與都澤北軒提防的對象。

手中摺扇陡然一收,扇麵如屏障般,與那刺來的黑光短刃相撞。

相力噴發,暗綠相力滾滾湧動,將那陰影相力不斷的侵蝕,最後還對著辛符身軀反撲而去。

不過辛符身影一扭,便是化為黑光繼續潛入陰影中,消失不見。

“倒是煩人。”

王鶴鳩有些無奈,這辛符雖說無法構成太大的威脅,但卻時不時的來一下,讓你時刻都緊繃著心神,不敢有絲毫的放鬆,同時打斷你準備好的攻擊,實在是煩人至極。

但此時也想不了太多,王鶴鳩立刻抽身協助都澤北軒,攻向李洛。

現在對方所有的壓力都放在了李洛身上,隻要他與都澤北軒聯手迅速的攻破李洛,那麼戰鬥就可以直接結束了。

當他們這裡在激戰時,那戚蘿子身軀上流動著暗青色的相力,她注視著場中,雙手突然一合,暗青色相力潛入到碎石灘中,化為蔓藤急速潛行。

不過就在此時,前方突然有著熒光相力席捲,於是戚蘿子所關注的戰場頓時變得有些模糊起來,一些重疊的影子讓得她無法分辨出戰場所在。

“白萌萌...”

這般變故,讓得戚蘿子眉頭一皺,看向側麵,隻見得那裡,白萌萌手持細長長劍,劍尖指向了她。

“隊長壓力已經很大了,你就彆去給他添亂了。”白萌萌輕聲道。

戚蘿子笑道:“你想要阻攔我嗎?可是你隻是一個上重白種呢,而我,可是下重花種的實力哦。”

白萌萌迎著她的目光,露出清純動人的微笑:“沒關係,你打了我,回頭我讓我姐姐再打回來。”

戚蘿子:“......”

“這樣的話...”

戚蘿子歎了一口氣,旋即眼神一冷,隻見得白萌萌腳下的碎石灘中,突然有著暗青色的相力暴射而出,直接是纏繞向了其雙腳。

“那我倒是想要試試了。”

不過,其聲音剛落,隻見得那被暗青色相力纏繞住的白萌萌身影,就漸漸的虛幻,最後憑空消失。

“幻影?”戚蘿子皺眉。

“雖然不一定打得過你,但是能纏住,也算是完成任務了。”

白萌萌若有若無的聲音,似是從四麵八方傳來。

戚蘿子冷笑一聲,道:“那就看看你是拖得久,還是李洛支援得久了。”

“隊長可是說過,他的優勢就是持久力。”

戚蘿子聞言一愣,旋即臉頰一紅,咬了咬牙,有罵聲傳來。

“李洛這個流氓!”

幻影遮掩中的白萌萌,大大的眼睛中,則是有著疑惑錯愕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