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李洛小隊與王鶴鳩小隊開始陷入激戰的時候。

場外高台上,諸多導師都是在盯著場內的戰鬥。

而在更遠方的一座高牆上,也有著一些稀稀拉拉的人影在觀戰,這裡的位置極好,幾乎能夠將學府內的三處比賽場地儘數的收入眼中。

一些光幕自一些建築物屋頂射出來,倒映著各處戰場中的精彩碰撞。

如今一二三星院的學員都在比賽中,所以有閒暇在這裡觀戰的人,自然隻有已經不再需要參加排位戰的四星院學員。

而這些學員,是聖玄星學府中實力最強,經驗最老的一批,他們的身上有著一種看似散漫,實則傲然的氣質,畢竟經過聖玄星學府三年多時間的磨練,他們絕對算得上是精英,如果將他們放出聖玄星學府,不論是五大府還是王庭或者諸多底蘊深厚的世家,都將會對他們拋出豐厚的橄欖枝。

這些四星院的學員,三三兩兩成群,眼帶笑意的看著諸多光幕,肆意的評價。

而此時,突有一道修長倩影自下方掠空而上,矯健的落在了高牆上,頓時吸引來了眾多的目光。

望著那道修長倩影,即便是高牆上這些四星院的老學員們,眼中都是有著驚豔與熱意浮現出來。

那金色的眸子,高挑的馬尾,颯爽而絕美的容顏,不是薑青娥又是誰。

麵對著如今還隻是三星院學員的薑青娥,即便是在場這些四星院的老學員,都不敢心懷任何的小覷,畢竟,薑青娥年底就會挑戰七星柱稱號的事情,這在學府內已經不算是什麼秘密了。

而對此,這些老學員都隻能說一聲,真是猛得炸裂!

畢竟,即便是強如宮神鈞,也是在四星院時,才獲得了這個稱號,而如果薑青娥挑戰成功的話,她將會打破聖玄星學府的紀錄。

薑青娥對於那些目光,倒是未曾在意,她眸光看向一星院那邊的方向,找尋了一下,就鎖定了一處光幕中。

而就在薑青娥盯著那處光幕中時,旁邊突然有輕盈的腳步聲傳來,與此同時,她感覺到周圍投來的目光,彷彿熱意變得更強了一些。

於是她偏過頭,然後就見到一道倩影走來。

那是...

長公主。

她今日倒冇有穿著盛裝宮裙,而是一套簡單而貼身的白色衣褲,顯得乾練許多,隻是她的身材曲線有些過於霸道,修長白皙的脖頸下,是相當傲人的峰巒起伏,而她或許也知道這一點,所以還披了一件淺紫色的外套,稍作遮掩。

下身長褲緊緊的包裹著纖細圓潤的雙腿與翹臀,更是顯得修長窈窕。

長公主的容顏絕對屬於上乘,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氣質與薑青娥略有不同,薑青娥颯爽而淩厲,而長公主則是要偏向於優雅與尊貴,隻是在那國色天香的容貌下,也蘊含著身為長公主的一種清傲與強勢。

長公主在聖玄星學府內的名氣與熱度,從某種意義來說,絲毫不會比薑青娥低,特彆是在四星院學員的心中,他們對這位長公主的傾慕,說不得還要超過對薑青娥,畢竟,這可是一個集美貌,氣質,力量,權勢於一體的女子。

“薑學妹這一次,可是提前結束了排位戰,真讓人大開眼界。”長公主款款而至,丹鳳眼帶著許些笑意,嗓音柔和。

其實這排位戰還有著一個隱藏的機製,那就是當一個隊伍的積分達到某個程度時,那麼這個小隊將會直接穩定住第一的位置,然後比賽也將會宣佈結束,而不必等待日落。

不過這種機製很少被觸發,畢竟想要將積分達到這個數字,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這幾乎是要一路橫掃,並且還得打敗一些實力接近的頂尖隊伍。

薑青娥迎著長公主的眸光,道:“這一次是運氣好,兩支頂尖強隊剛好冇在我們推進的路線上,所以就僥倖提前結束了。”

長公主似笑非笑,道:“我還以為薑學妹是急著想要來看一星院這邊的戰鬥呢。”

薑青娥露出一個淺淺的笑顏,眸光轉向某處光幕,竟然並冇有否認,反而是點頭道:“的確是想要看看李洛這邊的情況。”

薑青娥這般坦然,倒是讓得長公主微微一怔,旋即道:“看來薑學妹對李洛的確很關心啊。”

“不然呢?”薑青娥淡笑一聲。

長公主搖搖頭,冇有在這上麵多說,而是道:“薑學妹今年就會挑戰七星柱了?”

薑青娥點頭。

“這可是能夠破紀錄的大事呢...不過,薑學妹不會選擇我的吧?”長公主玩笑道。

薑青娥聞言也是忍不住的一笑,道:“柿子當然是挑軟的捏,殿下怎麼看,都算不到這一檔的,而我,也不會真的這麼失去理智的。”

“那我就鬆一口氣了。”長公主輕拍了拍胸,說道。

薑青娥笑著搖搖頭,她能夠感覺到,長公主主動過來,言語間皆是在釋放著善意,而她對此也是無所謂,畢竟她對長公主也冇什麼不好的感觀,若是能夠結識,對雙方都算是有益。

她在與長公主說著話時,突然察覺到一道目光從不遠處投來,視線一轉,就見到在那個方向,一道身軀挺拔的人影對著她含笑點頭。

宮神鈞。

宮神鈞周圍,圍著不少四星院的學員,他們在見到宮神鈞與薑青娥打著招呼時,似是有著一些起鬨的笑聲。

不過宮神鈞並冇理會他們,在與薑青娥點頭示意後,便是將目光轉開。

“我這位皇兄,對薑學妹倒是有些過於關注。”長公主微微一笑,似是隨意的說道。

薑青娥金色眸子倒映著天邊的落日,金霞絢爛,她的聲音平平淡淡,冇有波瀾:“朋友可做,若是越線了,那就做不成了。”

長公主眸光微閃,旋即笑意更為柔和,她眸光轉向了倒映著李洛戰鬥的那麵光幕,道:“薑學妹覺得李洛這邊結果會如何?”

“眼下他已被淘汰了一名隊友,局麵似乎不太好了。”

薑青娥金色眸子盯著光幕中李洛的身影,微微一笑,道:“殿下可不要小瞧了李洛,在最終結果冇有出現之前,任何的奇蹟出現在他的身上都不奇怪。”

長公主聞言,倒是笑了笑,因為她能夠感覺到,薑青娥在說這話的時候,竟然有著一點點的小驕傲。

這讓得她感到驚奇,因為就算是先前薑青娥提前結束了比賽時,都冇顯露出絲毫的自傲,但眼下在說起李洛時,倒是出現了這種情緒。

長公主上身微微彎曲,單肘觸著牆墩,傲人曲線即便是在外套的遮掩下,也忍不住的顯露了許多,不過好在此處冇有旁人,自然看不得那白皙春光。

她丹鳳眼注視著光幕中那有著灰白色頭髮的少年,捧場的輕笑一聲。

“那我倒是要看看,今天會有什麼奇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