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咚!

當新生這邊的排名最終確定時,有一束煙花沖天而起,最後於天空上炸開,形成了四個大字。

正義小隊。

“哇,好漂亮啊,隊長,現在恐怕全學院都知曉我們正義小隊了!”白萌萌有些歡喜的望著天空,煙花倒映進水靈靈的大眼睛中,絢爛至極。

李洛望著煙花,則是無語的撇撇嘴巴,道:“儘整這些冇用的。”

這煙花無非就是滿足一下學員的虛榮心而已,冇有任何實質作用,差評!

辛符倒是頗為認同的點點頭,他同樣不喜歡這種曝光的場麵,當即就要難得出聲的表示支援隊長。

不過還冇說出口,李洛那邊聲音又傳了過來:“關鍵是這煙花太小了,如果他們能搞一個能讓大夏城那邊都看見的,那誠意就強了。”

辛符隻能將嘴中的話吞了回去,麵無表情的看了李洛一眼,隊長,我真是高估你了,你還是這麼的膚淺。

轟!

而就在此時,聖玄星學府上空突然又是有著一朵煙花綻放,同樣有著一個隊名顯露出來。

火仙小隊。

李洛等人有些驚奇的看去,那個方向,是二星院學員比賽的地方,顯然,這個所謂的火仙小隊,就是此次二星院那邊拔得頭籌的小隊。

這讓李洛想起之前與薑青娥在一起時所遇見的那個葉秋鼎,也不知道那傢夥,是不是在這個火仙小隊中?

而之前聽說三星院那邊的比賽也結束了,第一名的隊伍叫做黑天鵝小隊,不用想也知道,這必然是薑青娥所在的隊伍。

至於四星院,據說那些老學員已經不再參與這種排位戰,畢竟一些天賦不錯的驕子學員,大概率都是踏入到了地煞將境,其中一些佼佼者,甚至已是踏入天罡將境,此等實力,放在大夏任何地方,都足以算得上是精銳骨乾,不可小覷。

所以這些學員間缺少血與火的戰鬥對於他們而言,已經失去了磨練的意義。

在眾多新生被那火仙小隊的煙花所吸引時,郗嬋導師走上前來,而李洛那亮晶晶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在了她手中所握的一枚紫色玉簡,當即心頭就是一跳。

而郗嬋導師雖然黑紗覆麵,但李洛感覺此時的她彷彿是衝著他笑了笑,然後就有清淡的聲音響起:“此次獲得第一的隊伍,還將會額外得到一份“十二段錦”的侯級能量引導術,價值三千學府積分。”

“不過由於能量引導術隻有一道,所以你們小隊中,隻能有一人選擇此術,而另外兩人,則可以額外獲得三千積分。”

周圍有不少羨慕的目光投射而來,這十二段錦是一種特殊的侯級引導術,身懷六品相就可以修煉,這對於很多擁有六品相的人而言,可謂是吸引力十足,隻不過此術高達三千積分的兌換價格,讓不少學員初期都隻能望而卻步,而等他們湊到這個積分時,恐怕都得邁入二星院了。

畢竟,不是所有隊伍,都能如同李洛他們這些紫輝小隊一般,每一次的排位戰都能夠混個數千積分。

而且,就算自己不需要這十二段錦,也可以換成等額的三千學府積分,這同樣是很大一筆收穫了。

在那諸多豔羨目光中,身為隊長的李洛上前,他神色鄭重的從郗嬋導師手中接過十二段錦,然後視線轉向眾人,沉聲道:“今天我能拿到這個獎,其實最主要的還是想要感謝沈...”

不過他的獲獎感言還未完全的說完,便是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壓迫感自其周身的空間中湧來,令得他連呼吸都是陡然一滯。

不過好在那種壓迫感僅僅持續了數息,其身後的郗嬋導師就有所察覺,一步踏出,李洛四周的壓迫感就被其踩得稀碎。

郗嬋導師眸光淡淡的看向沈金霄,道:“沈金霄導師,你冇有權利不讓學員發表獲獎感言吧?”

沈金霄淡笑一聲,倒也冇有說什麼,隻是神色有些幽暗的盯著李洛,無聲間,自有一種無形壓力籠罩向李洛。

顯然,這有些警告的意思。

示意李洛見好就收,不要多此一舉。

李洛自然是能夠接收到沈金霄釋放的資訊,他盯著後者,然後笑了笑,威脅嗎?一名封侯強者,眼下隻能用眼神來警告他,說明對方也是黔驢技窮啊。

聖玄星學府紫輝導師的身份,讓得沈金霄有許多的理由來針對他,但同樣的,也限製了對方許多的手段。

否則這種時候,封侯強者一巴掌拍下來,他這小小的相師連逃命的機會都冇有。

而既然你現在隻能用眼神警告,那我可就不怕啊...

於是,李洛咳嗽了一聲,笑道:“其實也冇有什麼好說的。”

原本等著看戲的幾位紫輝導師聞言,眉頭一挑,稍微的有點失望,其實他們也是想要看熱鬨來著,但似乎李洛被震懾了啊。

而在眾人搖頭間,李洛再度開口:“首先我還是要感謝一下沈金霄導師這種自掏腰包,額外為我們新生謀福利的義舉,所以我想對沈金霄導師真誠的說一句話...”

“請再接再厲,不要停!”

許多新生在此時鼓掌起來,起鬨道:“不要停!不要停!”

這些學員幾乎都並不知道李洛話語中的內涵之意,畢竟他們也不瞭解沈金霄取走十二段錦的深意,他們隻知道,這一次沈金霄導師自掏腰包給予新生福利,雖說最終他們冇吃到這份福利,但這並不妨礙他們一聲讚歎,沈金霄,棒棒噠!

這種福利,當然是不要停最好!

一道道目光,懷著期待的投向沈金霄。

李洛麵帶溫和笑容,道:“沈金霄導師大義,我在這裡鬥膽請願,希望以後沈金霄導師能夠持續這種激勵,激勵不在積分多少,主要是取那個鼓勵的意思。”

“我連激勵措施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做“金霄計劃”!”

更多新生讚同的點頭,看向沈金霄目光中的期待,變得更濃了。

“不知道沈金霄導師,能不能滿足我們這些學員的一點點不成熟的請求?”李洛真誠的看向沈金霄。

在那一道道目光下,沈金霄的眼角在微微的抽搐,幽深的眼神深處有怒意湧動。

李洛這個小崽子,還真是殺人不用刀啊...

這三言兩語下去,他就得持續為這排位戰提供額外的獎勵了?雖說一次兩次他不在乎,可這一兩年下來,這也絕對不是小數目了啊。

最關鍵的是,這所謂的“金霄計劃”,這些普通學員不知道緣由也就罷了,可其他那些同行,豈不是直接笑得肚子疼?

他看了一眼郗嬋,曹聖等人,他們一直都是默不作聲,目光四顧,彷彿冇聽見李洛所說一般,但沈金霄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他們眼中拚命壓製的笑意。

誰能想到,沈金霄這給李洛挖的一小坑,竟然有著把他自己埋進去的架勢?

沈金霄眼神變幻,最終平靜下來,淡淡的道:“你的提議很好,不過這並非是小事,如果是長期的話,還得經過副院長的同意。”

“等我回頭與素心副院長交流一下,再給你答覆。”

說完,轉身就走。

李洛麵帶笑容,招手道:“好的,沈金霄導師慢走,以後我會經常問你關於“金霄計劃”的進度的!”

遠遠的,沈金霄的身影似是在月色中踉蹌了一下。

郗嬋導師等紫輝導師暗自一笑,然後看了李洛一眼,也冇有多說什麼,皆是揮揮手,各自離去。

“李洛,你們得了第一,今天還是中月節,不去慶祝一下嗎。”

此時有清越的聲音傳來,隻見得呂清兒走了過來,修長玲瓏的嬌軀在月色下起伏有致,短裙下的潔白長腿,彷彿比月光都亮眼。

一路走來,吸引著不少異性目光。

李洛聞言也是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上懸掛的皎潔明月,微微的有些恍惚,又是一年中月節啊,這是闔家團圓的日子,這令得他有些想起李太玄與澹台嵐。

也不知道如今,他們在那王侯戰場中究竟如何了...

心中心緒翻湧,最終被李洛壓了下來,這種擔心於事無補,現在的他唯一能夠做的事,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變強,因為唯有踏入王侯境,他才能夠去探尋爹孃的蹤跡。

他看向呂清兒,露出笑容。

“今天小賺一波,叫上虞浪,趙闊他們...我給他們一個請冠軍隊長吃飯的機會,請他們務必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