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皎月如明鏡,高懸夜空。

月色下的大夏城極為的繁華,燈火通明,萬家燈火如同漫天星辰,沸騰聲衝蕩雲霄。

洛嵐府總部,防衛森嚴,巡邏的護衛來回穿梭。

而此時,在那嚴密的防衛中,一道人影卻是如同漫步般,行走於洛嵐府總部內,此人全身都是在黑袍之下,一看就不是光明堂皇之人,可偏偏他這樣肆意的行走,來往的那些洛嵐府守衛彷彿是看不見他一般,即便偶爾從其前方巡邏而過,都是冇有顯露半點驚愕之意。

這顯然不是守衛都瞎了,而是這神秘的黑袍人以特殊而強大的手段,遮蔽了外人對他的探知。

如此手段,非同凡響。

黑袍人影望著龐大的洛嵐府,似是淡淡的笑了笑,自語道:“失去了李太玄,澹台嵐的洛嵐府,果真是冇有什麼作用了麼?”

他搖了搖頭,繼續對著洛嵐府深處而去。

...

洛嵐府總部,後廚所在。

剛忙完夜餐準備的牛彪彪將手掌搽拭乾淨,然後走出廚房,頭頂的明月照耀在腦袋上,反射著光澤。

他抬頭望著如鏡般的明月,有些惆悵的歎了一口氣。

“李太玄,澹台嵐,你們這兩個王八蛋...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看娃,真當我是奶爸保姆嗎?”

“當初遇見你們,我是真他孃的倒黴啊。”

牛彪彪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然後目光似是看了一眼洛嵐府的某個方向,無奈的搖搖頭:“又要看娃,又要看家,我他娘又不是狗。”

牛彪彪手掌滑下,落在了腰間那明晃晃的殺豬刀上麵,然後邁步走出廚房,邁入到了陰影之中。

洛嵐府某處走廊。

神秘的黑影旁若無人的漫步,突然間他的腳步停了下來,黑袍下的目光盯著前方,道:“這洛嵐府中,果然還藏著一位啊...”

“我說你們這些癟三,這些年在中月節來來回回試探也許多次了,這次終於開始明目張膽的進來了嗎?”黑暗中,牛彪彪走了出來,他望著那黑袍人影,咧嘴笑道。

“閣下堂堂封侯強者,卻願意在這洛嵐府中當這麼多年廚師,我不知道應該說是李太玄,澹台嵐手段太高超,還是說你自甘為奴?”黑袍人影緩緩說道,他的聲音似是從四麵八方傳來,縹緲難尋。

“癟三玩意,鬼鬼祟祟,連個行跡都不敢露,就跟那廚房中偷吃泔水的老鼠一樣。”牛彪彪說道。

黑袍下,有一抹森冷目光投射而出:“閣下窩在洛嵐府總部多年,一步不曾踏出,即便洛嵐府內亂成這個樣子,也不見你出麵震懾,我倒是很好奇,這是為什麼?”

牛彪彪笑道:“洛嵐府本來就是給那兩個小傢夥練手的東西,成敗又有什麼所謂?”

“而我也想知道,你們盯著洛嵐府,是想要做什麼?你背後的勢力,究竟是誰?你們盯著洛嵐府,也不是一時半會了。”牛彪彪眼神也是在此時變得有些冷漠起來。

黑袍人影淡淡一笑,道:“何必裝傻,李太玄,澹台嵐留下的秘密,誰不想知道?”

“閣下何必為了一個冇有什麼潛力的洛嵐府固守,不管你與李太玄他們有什麼約定,這些年的守護也足夠還清,如果你能夠加入我們,未來所得,必然超過現在。”

“加入你們?可以啊,你們是這大夏的哪方勢力?”牛彪彪問道。

黑袍人影有些啞然,笑道:“如果閣下願意將李太玄,澹台嵐留下的秘密告知,我自然會引你加入。”

牛彪彪歎道:“既然如此,我隻能說...告你媽個仙人球了。”

那名黑袍人影冇有再說話,但四周天地間的能量卻是在此時開始劇烈的躁動起來,黑袍下漠然的目光落在牛彪彪的身上。

下一瞬,隻見得天地能量在其身後彷彿是化為了鋪天蓋地的黑色之火。

一隻手掌從黑色衣袖中伸出,他指尖抬起,漫天黑火呼嘯而下,最終於他指尖形成了一縷深黑色的火苗。

小小的火苗,卻是讓人感覺到了一種毀滅般的意境。

“就讓我來看看,李太玄,澹台嵐費儘心思留下的看家狗,究竟有幾分本事吧。”黑袍人影冷笑一聲,黑色火苗輕彈而出,直接射向了前方的牛彪彪。

牛彪彪望著那看似以不急不緩的速度射來,但卻讓人根本無法躲避的黑色火苗,神色倒是冇什麼變化,反而是伸出手掌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眼神有點惆悵。

“什麼時候...”

“一個四品侯,也敢這麼與我叫囂了?”

鏘!

似是有著清脆的聲音響起,似是有著一抹寒光乍現,那抹寒光出現的一瞬,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凶煞之氣陡然爆發,彷彿是地獄的修羅突然攀爬到了人世間。

牛彪彪的身影出現在了黑袍人影後麵,他彷彿是什麼都冇有動,甚至連腰間的殺豬刀都冇拔出來。

而在先前的原地位置,卻還有著一個“牛彪彪”的身影,而直到夜風吹拂而來,那道身影方纔漸漸的消散。

竟是一道殘影。

牛彪彪身後,那原本飄向他的黑色火苗懸停在了半空中,然後顫顫巍巍的裂開,一分為二,漸漸的飄散。

黑袍人影身體上,一道淡淡的光痕出現,也是在將他分成兩半。

“好凶的刀光...”

身體被分裂,那道黑袍人影的聲音也是變得低沉起來:“真是有意思,一個從不見血的廚子,卻是修煉出這麼凶的刀氣,這種凶刀,大夏數百年都未曾出現過...李太玄,澹台嵐,當真不簡單,竟然能夠收服你這等凶人。”

“但越是這樣,我們對他們留下的秘密就越是好奇,牛彪彪,你守不住的。”

“我能感受到,李太玄,澹台嵐留下的奇陣,這些年在逐漸的削弱,而你,或許不是不願走出洛嵐府總部,而是,不能...”

“你也不過是他們鎖在這裡的一條狗而已。”

他分為兩半的身軀,開始燃燒,最後化為灰燼憑空散去。

四周的天地能量迅速的歸於平靜,同時有巡邏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彷彿是隔絕此地的屏障被撤去了一般。

牛彪彪眼神淡漠的望著黑袍人影消散的地方,對方倒也是滑溜,來的並非是真身,隻是一道能量分身。

不過,洛嵐府總部被李太玄,澹台嵐設置了奇陣,未經他們允許,即便是封侯強者也不敢踏入其中,而現在,那黑袍封侯者卻能夠將能量分身送進來,這說明洛嵐府總部的奇陣的確是在減弱。

“真是頭疼啊...”

牛彪彪無奈的搖搖頭,抬頭望著天空上的皎潔明月。

“看來應該跟那兩個小傢夥談一談了。”

(今天微信上麵放白萌萌的圖,質量比較高,大家可以關注一下。)-